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十章 马俊牌小白鼠(求收藏)
    项天的笑容很和蔼,很热情,而马俊却显得尤其激动。

    他弹身而起,一把抓住项天的脖领,咬牙切齿的道:“现在,立刻,马上治疗,以最快的方式去根,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报个价,老子绝不还价?!?br />
    以前和人动手的时候,谁敢这么抓脖领,项天早就报以老拳伺候。现在他却表现的很淡定:“马少,你这病乃是常年淤积,肾力衰竭,就算再快也得一个月时间。每三天过来一趟,十次一个疗程?!?br />
    “好?!?br />
    马俊松开他,从兜里掏出张卡扔在桌上,大大方方的道:“里面有五万,密码八个六,立刻开始治疗?!?br />
    项天瞥了眼银行卡,却是摇了摇头:“现在不行。明天上午十点,洗好澡空腹过来?;褂?,治疗期间以及治疗好三个月内,不能近女色?!?br />
    听见这话,马俊目光闪烁,皱眉道:“可以。但是我警告你,若没有效果,我保证你会很惨?!?br />
    “哈哈,马少说的哪里话。医者仁心,咱只要答应你,肯定尽力而为?!毕钐齑蛄烁龉?,笑道。

    “最好这样?!?br />
    马俊哼了声,转身就走:“明天上午,我准时过来?!?br />
    注视着马俊阴沉着脸离开,项天坐老板椅,他紧盯着那银行卡,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年头啊,果然还是技术流好混?!?br />
    他之所以让马俊明天来,当然不是吃饭不吃饭,洗澡不洗澡的问题,而是他压根没做好准备。

    华佗本草经记载,这种病既可以针灸,又可以服药。而他一没有银针,二没有药材,单单写个药方,他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况且让马俊拿着药方走,以后不来咋办?好不容逮住个冤大头,关键还不是什么好人,项天当然不能便宜了他。

    华晨大厦外,马俊低头疾走,显得忧心忡忡。

    周刚察言观色,试探着问:“骏哥,就这么放过那小子?”

    “放过?我什么时候答应放过他?”

    马俊转头,目中闪过几分不屑:“想打云曦主意的人,你何时见我放过?更何况他还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我自然不能轻易饶了他?!?br />
    “那您这是?”周刚不由得一头雾水。

    “现在还不到时候。一个月后,如果一切顺利,最多让他滚出河源市。否则的话,我会让他在床上躺一辈子?!甭砜『?。

    “额?”

    周刚顿时吓了一跳,别看他经常打架斗殴欺负人,但是致人重伤这种事,他却想都不敢想。

    归根结底,如果说周刚是个真小人,那么马俊就是伪君子。

    真小人好对付,伪君子最难缠。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早上十点,马俊准时来到飞越职介所。

    昨晚下班后,项天去中药店大肆采购一番。来后,他又整理办公室,腾出空间放置了一张折叠床。

    如今万事俱备,见马俊二人出现,他快步迎上去,笑容满面的说:“马少,我昨天的吩咐,你还记得吧?”

    “当然!”马俊点头。

    “脱掉上衣,趴在床上?!?br />
    项天安排好马俊,又吩咐周刚道:“待会儿无论看见什么,你都不能出声,不然万一吓到我,以致出了问题,全是你的责任?!?br />
    周刚骇了一跳,“这么严重?要不我还是去门外等着吧?”

    “不用。你在沙发上等我?!甭砜∶畹?。

    项天听见这话,心中恍然却并没有说破。

    接着,他返办公桌,取出银针开始消毒:“马少,总共十次针灸,每次半小时。期间如果有什么反应,你最好暂时忍耐。当然,实在忍不住也可以告诉我?!?br />
    马俊不爽的说:“笑话。我做过很多次针灸,岂能不了解?”

    “哈,那就好那就好?!?br />
    项天听得满脸古怪,心说咱和别人不一样??!人家都是老手,咱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

    “我要开始了?!?br />
    项天拿着银针,盯着马俊的后背,手腕突然有些哆嗦。

    诊断病症和治疗病症完全是两码事,尤其是针灸,需要极高的医术造诣和经验。他虽然自信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但终究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

    看见项天准备动手,周刚立马转头看向窗户,就害怕因为某些特殊问题惊呼出声,打扰到他。

    “呼?!?br />
    默默数到十,项天手腕一抬,一针刺下。

    “嗯!”

    马俊突然发出闷哼,后背肌肉猛然绷紧,那张脸几乎皱成一团。

    “这他么也太疼了?!?br />
    而项天同时目瞪口呆,因为他发现银针刺入的位置,正缓缓冒出血珠。

    “针灸也能出血?没听说过??!”

    “坏了,肯定是扎错了位置?!?br />
    饶是他的确抱着教训马俊,外加练手的目的,发现出了血依然尴尬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索性马俊没法看见后背,周刚又害怕担责任,压根不敢看。

    “呵呵。第一针的确比较疼,很快就会好?!?br />
    项天干笑一声,迅速拔出银针,又取出棉签擦干净,这才决定重新开始。

    “华佗在上,保佑这一针一定成功?!?br />
    他抬头仰望天花板,暗暗祈祷华佗大爷帮忙?;蛐硎瞧淼挥辛俗饔?,更重要的是,有了第一针的经验,这次他的手腕总算没哆嗦。

    于是乎,第一根银针顺利刺入穴位。

    有了成功经验,项天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那些铭记在脑海中的各种针灸术,在这一刻忽的变得生动起来。

    好似他天生就会,不需要任何学习或者训练,直接就能使用。

    随着时间推移,觉察到项天终于进入角色,马俊暗暗松了口气。刚才那一针,疼得他差点儿跳起来。

    “华佗本草经记载,这个穴位如果加深一分,患者就会泻肚子,不知是真是假?”

    “还有这处穴位,说是能掉头发?!?br />
    “这个也很有意思,增强肠胃功能,让人胃口大开,变成胖子?!?br />
    “”

    新鲜劲过去,项天那心思顿时活泛起来。

    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知,他虽然坚信华佗本草经没错,但是既然有机会试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不得不说,项天和马俊绝对是半斤八两,都是焉坏儿的家伙。

    “拉肚子又不会死人,而且还排毒养颜,就试一次?!?br />
    眼看着半小时已到,项天瞥了眼马俊,手腕再次哆嗦了一下!

    (推荐越来越少了,感谢大家支持!感谢友virgolib,舞叶魂,忧郁丿青年的打赏?。?/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