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十六章 威胁反威胁(求收藏)
    毕竟是持枪威胁,虽然是仿真枪,但是警察来的并不慢。

    五六辆警车在校门口停下,十多名警察呼啦啦下车,齐齐围了上来??辞宄矍暗那榭?,其中一中年人皱眉问道:“怎么事?”

    一名校警急忙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那中年人脸色微变,“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不像话了。大张,立刻把他们送到医院。小刘,把仿真枪送到警局检验?!?br />
    “是?!?br />
    张强敬了个礼,招呼一声,快步跑向马俊。、

    马俊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双目紧闭,不时发出一声痛呼??醇庖荒?,张强顿时吓了一跳,他仔细打量马俊一番,吃惊的问:“你是马少?”

    认出马俊,张强那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谁动的手?”

    项天心中一沉,按着肩膀道:“是我。他用枪指着我,我属于正当防卫?!彼蛋?,他环视着周围:“大家都可以作证?!?br />
    “注意你的措辞,仿真枪不是真枪,具体谁的责任,还要等出了鉴定结果再说?!闭徘垦纤嗟乃担骸袄慈?,把他们带走?!?br />
    “等等?!?br />
    柳云曦挡在项天身前,娇声道:“项天肩膀受伤,必须先去医院?!?br />
    张强看向柳云曦,目光闪烁。

    他认识马俊,却不认识柳云曦。尽管两人的家世相差无几,但是柳云曦比较低调,从未和警局打过交道。

    不像马俊,小错不断,若非他老子擦屁股,估计早就完了。

    “打电话叫救护车?!?br />
    张强深深的看了眼项天,沉声道。说完,他蹲下扶起马俊,发现马俊只是些皮外伤,没有生命危险,不由松了口气。

    警察维持秩序,人群渐渐散去。

    “项天,疼吗?”。

    柳云曦注视着项天,看见他肩膀上的斑斑血迹,眼眸中渐渐浮现些许雾气。

    最后时刻,项天张开双臂的动作,她看的清清楚楚。索性那并非真枪,而且马俊的枪法实在怎么样,否则项天必死无疑。

    在那种时候,项天明明能躲闪,却硬是迎头冲上去,柳云曦岂能不明白缘由?正是因为她站在身后,项天才不顾可能的危险,选择了义无反顾。

    或许从那一瞬间开始,少女的芳心,悄悄打开了一丝缝隙。

    项天见柳云曦眼圈微红,满脸担忧,笑着摇了摇头:“这点儿伤势不算什么?!?br />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绷脐氐蜕?。

    “和你无关?!毕钐炱骄驳乃担骸拔液吐砜”纠淳陀忻?,他恼羞成怒,失去理智,只能说适逢其会?!?br />
    想了想,他又道:“等会儿我去医院,你先学校!”

    柳云曦拒绝道:“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br />
    街头传来救护车的鸣叫,不多时,两辆救护车急刹车停下,迅速抬下一副担架。

    此时马俊已经醒来,眯眼看见柳云曦和项天站在一起,他满脸阴沉,神色中充满怨毒。

    张强看着马俊被抬上救护车,转头瞥了眼项天,叫过两名同事低语几声,这才转身钻进警车。

    奇怪的是,马俊那救护车上没有任何警察,反而是项天这边。两名警察坐在他对面,紧盯着他,显得警惕不已。

    项天察言观色,不由得心头暗骂。

    到了医院,两人同时进入急救室。

    项天受伤并不严重,打上麻药后,肩膀上的子弹很快被取了出来。接着,他被推出手术室,送进病房。

    麻药的效果尚未过去,张强突然推门进来,他看了眼病床边的柳云曦,严肃的道:“这位同学,请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问他?!?br />
    柳云曦闻言望向项天,见项天点头,随即起身离开。

    “你叫项天?”张强在床尾站定,开口问道。

    “是?!毕钐熳诖餐?,答道。

    张强沉默片刻,慢悠悠的说:“事情经过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和马俊打架斗殴,马俊取出玩具枪威胁你,后来你夺过玩具枪,把他打成重伤。我说的可对?”

    项天眉头一挑:“玩具枪?”

    “对。经过局里检验,那把枪的动能低于2焦耳,只能算玩具枪?!闭徘磕抗馍畛?,继续道:“而马俊内脏出血,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刺穿了脾脏。双眼遭到重击,有可能失明,符合重伤标准?!?br />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项天不屑的道:“玩具枪能隔了十米击伤我?至于马俊的伤势,别说重伤,连轻伤都算不上?!?br />
    张强眉头微皱:“小子,你最好想清楚。马俊用枪指着你,你把他踹出去,的确算是正当防卫。但是后来你又对他大打出手,导致他重伤昏迷,性质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他如果判刑,你也好不了?!?br />
    “事件起因,归根结底是你们争风吃醋,为了女人动手,社会危害性并不大。而且马俊是学生,你刚毕业不久,你们还年轻,一旦提起公诉,你们这辈子就完了?!?br />
    闻听此言,项天双目微眯,沉默不语。

    尽管持枪伤人和防卫过当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张强明显偏向马俊,但是他说的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马俊的确身受重伤。

    张强见项天陷入思索,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这是马总给你的住院费。只要你不追究这件事,马总保证,马少今后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br />
    项天瞥了眼支票,嘴角忽的挂上一抹轻笑:“他保证?他拿什么保证?”

    张强一愣,目中多了些怒气:“小子,马总是省内著名企业家,身家数亿,他说的话就是保证?!?br />
    “呵呵,想让我放过马俊,一张支票就打发了,未免太没诚意了吧?”项天已经做出决定,他仰靠在床头,慢悠悠的说:“数额加一倍,马俊父子亲自过来道歉,我可以考虑考虑?!?br />
    “不可能?!闭徘砍辽溃骸靶∽?,千万不要不自量力,得寸进尺。你是什么人,马总又是什么人?别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br />
    听见这话,项天仔细打量张强一番,嘴角含笑:“张警官,最近半月,你是不是觉得双腿无力,腰酸背疼,眼神还不太好,偶尔犯晕?”

    张强失声叫道:“你怎么知道?”

    “可惜??!”项天摇了摇头:“我劝你赶紧做个全身检查,说不定有所发现。再迟一两个月,就算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