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十七章 上门道歉
    项天说完,张强顿时傻了。尤其项天的神色中满是怜悯,边叹气边摇头,让他感觉好像第二天就要病死一样。

    “你,你什么意思?”

    “据我所知,警察的平均寿命只有五十一岁。不得不说,你们很辛苦,令人敬佩,但是辛苦也不能不顾及身体??!”

    项天叹了口气,笑眯眯的说:“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出问题则已,出问题就是大事。我虽然精通医术,但是老天要收人,就算神仙来了都没辙?!?br />
    张强那张脸早已黑成一片,他俯身逼视着项天,故作镇定的道:“小子,你敢忽悠我?”

    项天摊了摊手:“你死不死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吃饱撑的才忽悠你。好了,言尽于此,你赶紧去问问那位马总,他到底答不答应?!?br />
    张强闻言越发纠结,迟疑的问:“这个,你说的是真是假?”在生命和讨好马总之间,他貌似选择了生命。

    “假的?!毕钐焓缚诜袢?。

    “小,小兄弟,我是不是真的病了?”

    项天越是否认,张强就越是没底。

    “前几天,我刚把马俊治愈,他却忘恩负义找我麻烦,否则我也不会这么生气?!笨醇徘肯诺貌畈欢?,项天淡淡的道:“不过别看他现在嚣张,早晚有求我的时候?!?br />
    沉了沉,他紧跟着道:“不仅是他,唐家老爷子同样是我的病人。算了,你不信就不信吧!”

    张强一脸阴晴不定,思索片刻,他客气的说:“我这就去通知马总,尽量说服他答应你的条件?!?br />
    注视着张强走出病房,项天嘴角微翘,浮现出一抹笑容。

    张强的身体的确有些问题,而且是大问题,但是他尚未来得及学习下册华佗本草经,因此无法确定。

    毫无疑问,他无法确定的病症,至少是疑难杂症的范围。

    楼上病房。

    马俊同样坐在床头,床边站着一西装革履,戴金丝眼镜的中年人。

    “爸,事情就是这样。妈的,那王八蛋何德何能,竟然让柳云曦对他青睐有加,甚至拒绝和我订婚,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br />
    马俊顶着熊猫眼,脸颊肿胀,显得愤怒不已,

    “啪?!?br />
    突然,马良成扬起巴掌,抽在马俊脸上,顿时把马俊打蒙了:“爸,你怎么打我?”

    马良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怒气冲冲的说:“我以前怎么教导你的?现在是法律社会,要么不做,要么做事不留痕迹。像你这样为个女人不顾一切,持枪伤人,简直就是废物,白痴?!?br />
    马俊捂着脸颊,满脸委屈:“我就是气不过?!?br />
    马良成扶了扶眼镜,冷冷的道:“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即使报仇也不能把自己摆在明面上,那么做非但让人嗤笑,还会把自己陷进去?!?br />
    “我嘱咐你很多次,不是不能动用手段,但是用之前必须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像你今天做的,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无论结果如何,都意味着失败!”

    马俊呆呆的看着马良成,心头突然涌出些许后悔:“爸,我错了。但是这个仇,我一定要报?!?br />
    马良成舒了口气:“知道错了就好。至于报仇,安排别人去做,你不要亲自动手?!?br />
    砰砰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张强推门进来,客气的说道:“马总,项天同意和解,不过他有两个条件?!?br />
    “张队请坐?!?br />
    马良成快步迎上前,边和张强握手,边笑容满面的问:“那小兄弟有什么要求?”

    “一是住院费翻倍,二是马总和马少亲自过去道歉?!闭徘壳嵘?。

    “要老子道歉?白日做梦?!甭砜∨叵?。

    马良成目露寒芒,他瞪了眼马俊,又看向张强问道:“张队,他如果追究到底,小俊这边好操作吗?”

    张强刚要出主意,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项天那些话,他思索片刻,沉吟着道:“马总,实话实说,如果不是发生在校门口,的确有操作空间??上У笔蔽Ч鄣娜颂?,想把案子翻过来,难度很大。项天如果申请重新鉴定枪支,以马少的伤势,他最多拘留几天?!?br />
    马良成闻言一笑:“既然这样,道歉就道歉吧!而且小俊做得的确有些过分,增加赔偿也是应该的?!?br />
    “爸!”

    马俊瞪着眼,老大的不愿意。

    “闭嘴,犯了错就要勇于担当,以后尽量避免就是?!甭砹汲衫涞?,“我现在过去道歉,你给我好好待着?!?br />
    张强见马良成同意道歉,忍不住松了口气。

    内心里,他自然不想得罪马良成,毕竟人家非但是知名企业家,背景更是深厚,他这个小队长得罪不起。

    但是项天那些话又让他不敢太过偏袒,不然万一项天所言属实,说不定就要上门求医。

    和生命相比,其他一切皆是浮云。

    “妈的,如果检查结果正常,老子饶不了他?!?br />
    张强边带着马良成前往项天的病房,边咬牙启齿的想道。

    病房内,项天正在和柳云曦聊天,不时响起悦耳的笑声。抬头发现张强两人进门,尤其看见马良成,柳云曦急忙站起来,尴尬的道:“马叔叔,您来了?!?br />
    “云曦也在!”

    马良成深深的看了眼柳云曦,语气和蔼的道:“云曦啊,都怪叔叔管教无方,让小俊做了错事。叔叔向你道歉,你放心,你们的婚事,叔叔尊重你的选择,绝不插嘴?!?br />
    柳云曦歉意的道:“马叔,对不起?!?br />
    “呵呵,没关系。现在不是当年,叔叔又不是老封建,只要你们过得好,叔叔就满足了?!?br />
    马良成满脸真诚,他走到床边,微微躬身道:“小兄弟,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小俊行动不便,我这个做父亲的,代表他向你道歉,请你原谅?!?br />
    项天注视着马良成,眼眸中充满惊奇,同时又有些警惕。

    以马良成的地位能做到这样,要么他的确心胸宽阔,为人厚道,要么就是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种人无疑极其危险。

    等了片刻没听见项天答,马良成取出支票本,填了张支票:“小兄弟住院期间,所有费用有马家负责?!?br />
    听到此,项天目中闪过一道精光:“既然马总亲自道歉,我和马少的恩怨,从现在开始一笔勾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