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三十章 再三挑衅
    凌萱家前那句话,听得项天愣了许久,直到那辆白色宝来消失在视线中,他才过神来。

    就那个乌鸦嘴,中二少年竟然是电脑天才?

    可能吗?

    到办公室,只见哪吒神情专注,一手拿着计算机教材,一手劈里啪啦的打字,一心二用却毫不耽误,而且那打字速度,貌似比项天双手打字更快。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华大爷那神奇的医术,哪吒那超强的精力,还有传授给自己的无名心法,样样都透着诡异?;?,哪吒,他们莫非真是神仙下凡?”

    项天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顿时把他吓了一跳。他纠结的摇摇头,自嘲的道:“绝不可能。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神仙?”

    “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br />
    叮嘱了哪吒一句,项天返卧室。他并没有立刻休息,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无名法诀。

    一夜修炼,翌日清晨,他跳下床伸了个懒腰,刚把右臂抬起来,他突然大吃一惊。中枪的肩膀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好似已经痊愈。

    解开绷带一看,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一处浅浅的疤痕。

    “想不到那套法诀如此强大,不仅能提升身体素质,在疗伤方面都有独到之处?!?br />
    所谓见怪不怪,见多了哪吒强悍的一面,项天早已能保持平常心。

    走出卧室,电脑前依然响着有节奏的敲击键盘声,项天打眼望去,顿时眉头紧皱:“你一夜没睡?”

    “是???怎么了?”哪吒头也不抬的道。

    项天跨步上前,一巴掌拍在桌上:“立刻去休息,睡醒再学?!?br />
    哪吒抬眼瞪着他:“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看你印堂发黑,眉心微赤,肯定有血光之灾?!?br />
    “我”

    项天张了张嘴,彻底被他打败。

    半小时后,项天悻悻的走出华晨大厦,神色中满是郁闷。

    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吩咐司机前往市委家属院,那出租车刚离开,马路一侧突然驶出辆本田商务。

    商务车后排,一膘肥体壮,人高马大的男子瞥了眼出租车,又看了看手中照片,嘴角缓缓露出一抹冷笑。

    “就是他?!?br />
    副驾驶座那男子转头问道:“大哥,这小子什么来头?值得咱们亲自出马?”

    “你懂个屁。他没有任何来头,也没有背景,但是他值钱?!备叽竽凶幽抗庖醭粒骸坝腥顺鲆话偻蛞乃炙??!?br />
    “卧槽,这么多钱!”

    高大男子哼道:“动作麻利点儿,别留下痕迹?!?br />
    “嘿嘿,大哥放心,咱们又不是干了一次两次,哪次不是赶紧利落?”一尖嘴猴腮的男子自信的道。

    本田商务紧跟着出租车,七拐八拐,那出租车终于停下。

    高大男子瞥了眼前方小区,不禁大惊失色:“市委家属院?”

    “好像是吧!”

    “妈的,马良成怎么事?这不是坑我吗?那小子进了市委家属院,明显背景深厚,这种人,咱们怎么惹得起?”高大男子破口大骂,骂完立刻拨打电话。

    片刻后,他放下电话,一脸阴晴不定的说:“躲远点儿,别让他发现,等离开这片区域再动手?!?br />
    项天自然不知道被人盯上,他乘坐出租车抵达唐家,先给老爷子做了针灸。在唐老爷子盛情邀请下,吃完中饭才告辞离开。

    小区外,商务车上那群人早已等的心焦不已,此时终于看见正主,几人皆是大喜,发动车子再次跟了上去。

    这次,项天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径直来到车站,接着乘坐客车离开市区,前往大王村。

    随着深入山区,车辆越来越少。

    突然,本田商务一个加速横在客车前方,客车司机急忙刹车??统德痔シ⒊鲋ㄑ降纳?,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

    客车司机擦了把额头冷汗,按下玻璃,破口大骂:“妈了个巴子,你们找死??!”刚骂完,他登时双目圆睁,刚擦干净的额头,冷汗再次流了下来。

    “你们想干嘛?我可告诉你们,这附近就是派出所?!?br />
    “老东西,不关你的事?!蹦歉叽竽凶右唤捧咴诔得派?,凶狠的道:“开门?!?br />
    客车司机满脸惶恐,一咬牙打开了车门。不仅是他,客车上二十多人,除了项天还能保持镇定,其他人皆是战战兢兢,不敢抬头。

    高大男子登上客车,扫了眼车厢,他抬手一指项天:“你,滚下来?!?br />
    车上即有老人又有孩子,项天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的起身,“既然为了找我,我下去就是,不要伤害别人?!?br />
    “嘿嘿,你小子倒是有种。如果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老子不介意和你交个朋友?!毖奂钐烀娌桓纳?,高大男子颇为欣赏的道。

    “和你们做朋友?”项天哧笑道:“除非我哪天瞎了眼?!?br />
    “妈的,给脸不要脸?!?br />
    高大男子大怒,抬手抓向项天的衣领,项天双目一眯,后发先至,瞬间攥住高大男子的手腕。

    “有事下车说,车上有小朋友,别吓着他们?!?br />
    轻易被抓住手腕,高大男子奋力挣脱,却发现项天的手好似铁钳,纹丝不动。他不禁心中凛然,眼珠一转道:“放开我,下车?!?br />
    项天闻言松开对方,当先迈了下去。

    看见这一幕,众多乘客目露同情之色,却没有一人站出来阻止。

    待项天下车,司机师傅迅速发动客车。先倒车十多米,紧跟着一个加速扬长而去。

    “马俊让你们来的?”

    项天一一扫过六人,嘴角缓缓露出一抹轻笑:“他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前两天被我教训一顿,这么快就坐不住了?还有马良成,呵呵,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不过如此?!?br />
    高大男子后退几步,与小弟们并肩而立,“小子,识相的不要反抗,让老子打断你的手脚,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否则的话,谁都救不了你?!?br />
    听见这话,项天古怪的问:“你们真是地下势力?我怎么觉得像白痴?!?br />
    高大男子狞笑道:“小子,你很快就知道,谁才是白痴。废了他?!?br />
    话音刚落,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闪,胸口已经多了只大脚。高大男子腾空而起,砰的一声砸在商务车上,车窗玻璃瞬间粉碎。

    一脚踹飞高大男子,项天舔了舔嘴唇,健步冲了上去:“今天,你们谁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