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三十三章 不速之客
    “马俊失踪了!”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使得项天愣在原地,半响没反应过来。

    失踪?

    对马俊这样的二代来说,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它所代表的意义,至少一半可能是被杀。

    再想到前两天威胁刘豹的话,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他和马俊的确矛盾重重,很想教训他一顿,不过上次治病的时候,他其实并未完全治愈马俊。

    因此,如果马俊不懂得节制,最多两个月,他肯定来求自己。

    到了那时,是扁是圆,还不是他说了算。

    “什么时候的事,确定吗?”项天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脸凝重。

    “应该是前天,暂时不确定。不过马叔给我打了电话,说马俊从前天就一直没有消息,手机关机,找遍他常去的地方,始终没找到人?!?br />
    柳云曦见项天并不知情,不禁松了口气。她最担心是项天绑架了马俊,马良成一旦知道,双方必然不死不休。

    以项天的人脉,根本不是马良成的对手。

    沉默片刻,项天勉强笑道:“仅仅一天而已,不一定失踪,说不定明天就来呢?!?br />
    “希望吧!”柳云曦转移话题道:“后天是周末,志愿者协会组织活动,可能去大王村义务劳动?!?br />
    “哦?欢迎欢迎?!?br />
    项天嘴角微翘,挂上些笑容:“我这两天正好在家,必定扫榻相迎?!?br />
    柳云曦皱皱小鼻子,撇嘴道:“谁稀罕!我先挂了,后天再联系?!?br />
    “好。再见?!?br />
    挂了电话,项天咂咂嘴,觉得刘豹应该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毕竟打断双腿和杀人可是两个概念,惹恼了马良成,这老东西还不和刘豹拼命。

    过神来,他开车了趟华晨大厦。

    哪吒依然守在电脑前,手边已经没有教科??醇钐炖?,他直截了当的提出要求“购买两台最高配置的电脑。

    项天哪有时间干这个,丢给他一张卡,扬长而去。

    傍晚时分,和设计公司签了合约,驾车返大王村。

    到了村口,他一眼看见路旁停了辆面包车,刘豹站在车边,满脸焦急。

    “吱呀!”

    项天刹车停下,边下车边满脸阴沉的喝道:“刘豹,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绑架杀人!”

    刘豹骇了一跳,目露凶光。转头发现是项天,他顿时大喜,急忙迎上前:“项哥,你要求的事,我已经办成?!?br />
    “放屁?!毕钐煳叛源笈?,寒声道:“你做的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敢胡言乱语,这辈子别想再碰女人?!?br />
    开玩笑,万一刘豹真把马俊干掉,然后说受他指使,这辈子就完了。

    刘豹愣了愣,迅速过味来,干笑道:“项哥说得对,这都是马俊那王八蛋咎由自取,断腿都是便宜他。而且是我自作主张,和项哥没有任何关系?!?br />
    一听马俊没死,项天忍不住松了口气,“马俊现在在哪儿?”

    刘豹看了眼左右,凑到项天耳边,压低声音说:“我把他关在城中村出租屋,等我离开河源再通知警察?!?br />
    “离开河源?”项天目光闪烁,心中恍然,顿时笑眯眯的说:“好主意。希望豹哥一路顺风,闯出一番大事业?!?br />
    刘豹眼角哆嗦,咬牙说道:“项哥,我那点儿小毛???”

    “哦哦。转身,脱掉上衣?!?br />
    事到如今,项天自然不想和刘豹再有瓜葛,吩咐刘豹脱下上衣,他取出银针,迅速刺了两针。

    做完这些,他转身就走:“行了,众位再见?!?br />
    注视着奇瑞瑞虎疾驰而去,刘豹点上烟,深深的吸了口:“妈的,最好以后再也不见。走?!?br />
    这次和项天的较量,他是真怕了!

    动手打不过,手段又诡异,简直防不胜防。这种人若想杀人,刘豹觉得就算最高明的法医,大概都找不出死因。

    翌日清晨,众人坐在院子里吃着早饭,门外突然走进两名警察,带头那人赫然是项天的熟人陆凝。

    项天瞥了眼,顿时心中明了。他站起身,笑呵呵的问:“陆警官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陆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神色中满是严肃:“项天,马俊失踪。据我们调查,你们之间矛盾很大,从实招来,是不是你干的?”

    项天抱怨道:“陆警官,咱们怎么说都曾经并肩作战,我项天的人品,你难道不清楚?再说,马俊那种花花公子,失踪个一两天还不是常事?!?br />
    “本姑娘怀疑此次绑架案和你有关,跟我走一趟吧!”

    眼见项天满脸委屈,陆凝心底突然涌出几分异样,一句话脱口而出:“如果是你做的,赶紧放了他,我就当不知道?!?br />
    听见这话,不仅项天愣了,就连跟随陆凝而来的同事都大吃一惊。在他的印象里,陆姐最是嫉恶如仇,哪会对嫌疑人假以辞色?

    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

    “咳?!?br />
    瞥见项天神色不对,陆凝难得俏脸微红,强作镇定道:“上次行动,市里的嘉奖很快下来。保持联络,如果有需要,随时来局里报道。邢恕,咱们走?!?br />
    陆凝说完,转身就走,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邢恕见状,古怪的看看陆凝,又瞥了眼项天,急忙追了上去。

    “小天,陆警官怎么了?”陆凝两人一走,李娟开口问道。

    “没什么?!?br />
    项天摇摇头,显得毫不为意。

    日上三竿,刘队长的工程队和监理先后抵达,工程正式开始。

    项天在院子里转了转,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看到了中午,他正要去厨房,突然看见门外走进两男一女,其中一人正是?;?。

    ?;⑸聿嗄侵心耆宋髯案锫?,气度不凡,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小虎,这些年,你受苦了!”

    中年女子扫视着破旧的房屋,凌乱的院子,眼角含泪,心疼不已。

    “唉!”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当年都是我们的错,如今终于找到小虎,一定要好好补偿他?!?br />
    ?;⒓改嘎郴谝?,目中闪过一道精光。

    “爸妈,李阿姨对我很好,但是家里孩子多,有时候难免挨饿?!敝;⒁涣掣锌?,好似沉浸在忆中:“饿肚子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br />
    “小虎,妈妈对不起你?!?br />
    中年女子闻言,一把将?;⒈г诨忱?,眼泪如断线的珠子,顷刻而下。

    看见这一幕,项天双目微眯,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