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三十四章 这里没有舞台?。ㄇ笫詹兀?
    ?;⒈慌颖г诨忱?,他低着头,眼眸中闪烁着精光。

    就在前两天,郑中锋突然任命他的大哥担任集团副总,这个认命顿时把?;⒋蛄烁龃胧植患?。

    显然,郑中锋已经下定决心,要培养大儿子接班。

    如此一来,?;⑵衲苌瓢崭市??但是他同样很清楚,以他的能力以及与父母的感情,根本无法和大哥竞争。

    思来想去,他终于想到个好办法,来大王村报恩。

    在郑中锋两口子心中,对抛弃小儿子怀着深深的愧疚,若想得到父母宠爱,从而有能力和大哥一争长短,就必须加深这种影响。

    于是乎,?;⒗戳?。

    注意到门口站了三人,工程队众人纷纷转头,打量着他们,面露疑惑之色。

    “愣着干嘛?不想要工钱了?”

    项天皱了皱眉头,一脸不满。接着,他慢悠悠上前,在郑中锋三人身前站定,语气平静的问:“这里不欢迎你们,立刻离开?!?br />
    郑中锋愣了愣,和蔼的道:“我是郑中锋,?;⒌母盖?。你就是项天吧?小虎经常提起你,说小时候,你最照顾他。我们这次过来,是专门为了感谢李娟女士?!?br />
    “对?!?br />
    李妍擦拭着眼角,目中满是敬佩:“李娟女士家境贫寒,却独自收养这么多孤儿,我和中锋都很佩服。我们还有些产业,倘若有需要的地方,小兄弟尽管开口?!?br />
    眼见父母和项天交涉,?;⑵挠行┬男?。

    他极其隐蔽的看了眼项天,咬牙上前,朝项天深深鞠躬道:“项哥,以前都是你照顾我,请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报答你和李阿姨?!?br />
    “不用?!?br />
    项天断然拒绝,继而露出抹冷笑:“?;?,你找到了父母,从此是锦衣玉食,还是乞讨饿死,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虽然穷,但是也不缺那几个钱,带着你父母走吧!”

    ?;⑽叛?,目中闪过一抹凶光:“项哥,我真的不想这样。爸妈工作忙,我又要上学,实在没时间来?!?br />
    李妍见状解释道:“项天,小虎求过我们很多次,想来看看。但是我们这段时间的确很忙,不然早就来了?!?br />
    项天愤怒的是?;?,对李妍和郑中锋倒是没有多少偏见。至于他们抛弃儿子,以至?;⒙傥露?,若是以前,他肯定火大,现在却已经心平气和。

    归根结底,此时的?;⒁丫恢档盟?。

    “郑先生,这位女士,你们走吧!”

    项天吸了口气,强忍着怒气说道:“?;⒑凸露涸傥薰叵?,我和李阿姨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们把他管教好?!?br />
    郑中锋深深的看了眼项天,目中浮现出些许疑惑。

    李娟家的情况,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单从房子来说,家境的确不好。而且据说还有几个孩子上学,又大都有病症,更是雪上加霜。

    他抱着感恩之心而来,对方却断然拒绝,这事怎么想怎么诡异?

    “小兄弟,你对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商海沉浮十多年,郑中锋明白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项天这种表现,显然有他不知道的缘由。

    再说,项天就算对他们有意见,对?;⑷床桓谜庋??

    听见询问,项天眉头一挑,刚要开口,突然觉察到?;⑼独吹哪抗?,那目光中满是祈求和担忧。

    十多年兄弟情义,不是说了断就能了断。

    项天暗暗叹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其实对大部分孤儿来说,能找到父母已经是邀天之幸。更何况你们对?;⒑芎?,我和李阿姨很放心?!?br />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这些年也算创业有成,如今正要翻盖房屋,经济方面只会越来越好。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我们并不需要报答,不然岂不违背了李阿姨最初的心愿?”

    四目相对,项天毫无心虚,平静如昔。

    半响后,郑中锋歉意的道:“抱歉,是我们考虑不周,我们很佩服李娟女士,自然不想让她为难,更不会用金钱来侮辱她的好心?!?br />
    说到此,他拿出张名片递给项天:“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尽管给我打电话。郑氏集团在河源有分公司,来很方便?!?br />
    项天没有拒绝:“好。家里比较忙,郑总请?!?br />
    “告辞?!?br />
    郑中锋和项天握了握手,转身离开,李妍紧随其后。

    这时,?;⑼蝗惶?,嘴角露出抹冷笑。他凑到项天耳边,压低声音道:“项哥,今天你让兄弟下不了台,等我掌控了郑氏,咱们的账慢慢算?!?br />
    项天双目一眯:“?;?,你想对付谁我不管,但是不要惹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br />
    “咱们走着瞧?!?br />
    ?;⒑吡松?,快步追上李妍:“妈,我想去后山看看。小时候每天放学,我都要去山上砍柴,直到天黑才能来。妈,那时候我觉得很委屈,好像天大地大,却只有我一人?!?br />
    “都是妈妈的错。小虎,妈妈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受委屈?!?br />
    李妍再次泪流满面,她不时擦拭着眼角的泪花,越发心疼。?;⒁患液芸煜г诤⊥?,转道去了后山。

    项天站在门前,目光闪烁,一脸阴晴不定。

    不知过了多久,他返院子,刚一转身突然愣了。

    只见李娟躲在东屋门口,嘴角颤抖,泪眼婆娑。

    项天快步过去,劝慰道:“阿姨,虎子的父母对他不错,以他们的家世,和咱们就是两个世界。这样最好,咱们虽然很难见到虎子,但是虎子同样毫无牵挂,可以安心过他的少爷日子?!?br />
    李娟勉强笑了笑:“小天,你不用劝我,阿姨都明白。他走错了路,被怨恨和金钱蒙蔽了双眼,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虎?!?br />
    项天听得一愣,注视着李娟,显得惊讶不已。

    “让刘队长他们洗洗手,准备开饭?!?br />
    李娟见项天一脸惊异,嘴角浮现出些许笑容,开口催促。

    与此同时,河源人民医院,手术室灯光终于熄灭。

    马良成健步冲到门前,待手术室门打开,他急忙问道:“大夫,我儿子怎么样?”

    大夫摘下口罩,叹了口气道:“马先生,手术很顺利,但是病人送来的太迟,将来就算康复,也会留下后遗症?!?br />
    马良成扶了扶眼镜,深吸口气道:“多谢大夫?!彼低?,他看向身侧那男子:“一天时间,查清楚!”

    (收藏好少,求支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