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三十七章 办公室火了?。ㄇ笫詹兀?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中午。

    在大王村吃过中饭,众人又去附近果园里转了转,可惜如今这个季节只能看树,想吃果实基本不可能。

    而对一些城市学生来说,他们哪见过尚未成熟的果实,就连柳云曦都没见过,自然玩的很是尽兴。

    傍晚时分,送走柳云曦一行人,项天哼着歌返家里。

    活了二十多年,今天绝对是最幸福的时刻之一。在遇到神秘中年人之前,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能获得柳云曦的芳心。

    如今感情顺利,事业有成,又学会了华佗本草经,未来必将一片光明。

    无论弟弟妹妹,还是李娟,都会因他的成功而改变,那些曾经的誓言,都将依次实现。

    还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吗?“

    一周一晃而过,除了每天和柳云曦打电话,各种甜言蜜语,项天只去了趟唐家,给老爷子做了最后一次针灸。

    眼看新房到了封顶阶段,项天在院子里转了转,下午返市区。

    十多天不公司,只把哪吒留在家里,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与此同时,河源国际机场。

    一名戴着墨镜的男子走出候机厅,打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那男子身材不高却极为结实,左脸有道伤疤,藏在眼镜下的双目充满暴虐。他在燕南大学附近下了车,住进了紧邻华晨大厦的如家宾馆。

    项天此时刚到公司,他坐在沙发上,注视着神色严肃,噼里啪啦打着键盘的哪吒,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哪吒小朋友,这么多天没见面,你难道没什么话想对我说?”

    哪吒头也不抬:“有?!?br />
    项天笑道:“那就说呗!”

    “我没钱了,而且已经两天没吃饭?!蹦倪敢槐菊牡?。

    “我日?!?br />
    项天闻言满脑门黑线,他急忙起身,边朝外走边没好气的道:“兄弟,哥们真服了。你没钱难道不会给我打电话?我要是再不来,你是不是得饿死?”

    哪吒瞥了他一眼:“怎么会?前天在凌老师家里吃的?!?br />
    项天无语,刚要教育他一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过手机一看,顿时疑惑的问:“唐哥,有事?”

    “小兄弟,我有个朋友最近有点不舒服,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唐君朗声道。

    “有?!?br />
    家里有个吃货,过几天又要装修房子,买家具家电,项天再次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此时有顾客上门,当然不会拒绝。

    不过他很快补充道:“唐哥,给老爷子治病的时候,正好是义诊时间。现在可是要收费,而且出诊费一万。依据病症大小,价钱各有不同?!?br />
    “哈哈?!碧凭笮Γ骸靶值苣憔头判陌?!以那家伙的身家,别说一万,就是一百万都没问题?!?br />
    “那行,我明天去一趟?!?br />
    约好见面时间,项天挂断电话,琢磨着那人如果为富不仁,看着不顺眼,怎么也要坑他十万八万。反正人家又不缺钱,就当劫富济贫了。

    华晨大厦对面有几家饭店,选好一家订了饭菜,他走到门口取出根烟,刚要点燃,心头突然涌入一丝?;?,心脏紧紧揪了起来。

    项天迅速看向四周,目光定格在华晨大厦旁边的酒店。

    “怎么事?”

    观察片刻没有任何发现,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以为感觉错了。

    拎着饭菜到办公室,没想到凌萱竟然也在。项天不禁目光怪异,笑问:“凌老师什么时候来的?”

    凌萱撩了撩额前刘海儿:“今天下午没有课,我就早出来了一会儿?!?br />
    “正好,一起吃饭吧!”项天放下饭盒道。

    “不用,谢谢?!绷栎婵戳搜勰倪?,低声说道:“我本来想请李牧去家里吃饭,既然你已经来,那就算了?!?br />
    项天一愣,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惊奇。

    这节奏貌似不对??!

    他看向哪吒,不客气的道:“李牧,赶紧送凌老师家,吃了饭再来?!?br />
    哪吒抬起头,看看凌萱,又瞧瞧项天,终于让出了电脑桌。出门的瞬间,他突然转身,朝着项天狠狠的竖了竖中指。

    独自吃了晚饭,又玩了会儿游戏,转眼到了九点多。

    项天关掉电脑,边走向洗手间边自语道:“真是奇怪,今晚莫非不来?”关上房门,他迅速脱掉衣服,流水声顷刻响起。

    他边洗澡边哼歌,可谓惬意无比。

    在村里待了十多天,天天监督施工,忙上忙下,如今几乎发霉。

    不知过了多久,他站在镜子前,握拳做了个健美的姿势,继而满意的点点头:“身材貌似比以前更好?!?br />
    话音落下,他突然皱了皱眉:“怎么有股汽油味?”

    上前拉开房门,一股浓烟猛然涌了进来,伴随着浓烟,还有炽热的火焰。高温之下,他的头发瞬间卷曲,发出嗤嗤的声音。

    项天大惊失色,急忙关上洗手间门。

    脑筋急转,他迅速摸起湿毛巾堵住口鼻,顾不得走光,奋力冲向门口。

    咣当。

    “操,打不开?!?br />
    房门好似被人锁上,竟然打不开。

    项天彻底毛了,一个转身,再次蹿洗手间。

    就这短短时间,他已经脸色漆黑,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温度太高,汗水犹如小溪,转眼打湿了地面。

    “怎么会这样?手机在办公桌上,打电话都不行?!?br />
    浓烟滚滚,洗手间门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隐约可见,火苗顺着门缝涌进来,越着越旺。

    照目前的燃烧速度,最多三分钟,房门肯定烧毁,而他必将葬身火海。

    “是谁?到底是谁?”

    项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已然束手无策。

    办公室在八楼,跳下去就是个死,而且办公桌那边火势最旺,根本冲不过去。

    火势燎天,从窗口蔓延出去,飞快的烧向其他楼层。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又是在夜晚,隔了很远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楼外,很快响起消防车的怒吼。

    项天凝视着卫生间门,嘴角溢满了苦笑:“已经太晚了?!?br />
    轰隆。

    房门倒塌,火焰直冲进来,转眼点燃梳妆台,洗手间内的氧气急速消耗。

    毛巾,洗发水,各种洗涤用品,纷纷开始燃烧。

    项天坐在裕头下方,水管全开,借着水流才能抵挡那种灼热。但是空气稀薄,氧气减少,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闷死。

    就在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放在梳妆台上的水火珠,突然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