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四十一章 暗器,又见暗器!
    挂了电话,项天在窗边站了片刻,注视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神色中溢满了复杂。过神来,他又联系张强,将事情经过叙述一番,这才返值班室。

    到病房,项天拖出那男子,摸起针头,咬牙刺了下去。

    张强来得很快,身后还跟着两名属下。

    进门后,他注视着昏迷的杀手,脸色阴沉的几乎滴下水来。上前摸了摸杀手的鼻息,他强忍着怒气问道:“就是他想杀你?”

    “对?!毕钐熳诖采?,指了指床头柜:“那是他使用的凶器,针管里应该是剧毒。我的反应哪怕慢那么一点点,必死无疑?!?br />
    “混蛋?!?br />
    张强大怒:“小李,立刻叫大夫过来。小孙,收起凶器,把他拷起来?!?br />
    “是,队长?!?br />
    两人答应一声,一人跑去叫值班医生,另一人弯腰拷上那人。

    片刻后,医生护士风风火火跑进来,那医生迅速检查一番,暗暗皱眉道:“双肩和双腿小腿骨折,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问题,最好送到骨科?!?br />
    张强吩咐道:“抬去骨科,你们两个给我盯紧了。等他苏醒,严加审讯?!?br />
    待医生护士离开,他转头看向项天,不由露出些苦笑:“兄弟,你这次真是得罪了人,而且还是深仇大恨,人家这是铁了心想要你的命??!”

    项天摊摊手:“没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br />
    “要不我派两个人?;つ??”张强问道。

    “算了吧!我就是个小人物,不习惯被人?;??!毕钐斐烈髯诺溃骸安还挥星兆鲈?,没有千日防贼。必须撬开杀手的嘴,找出幕后真凶,我才能真正安全?!?br />
    张强闻言拍拍他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br />
    “那就多谢了?!?br />
    项天开口道谢,两人又聊了片刻,眼看东方发白,张强告辞离去。

    项天见天色尚早,重新爬上床,迷迷糊糊再次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推自己,他睁眼看去,只见床边站着一名年轻医生。

    “大夫,有事吗?”

    “你昨天没有交住院费,今天必须补上,否则只能出院?!蹦昵嵋缴醋畔钐?,面无表情的说。

    项天听得一愣,笑道:“那我还是出院吧!”

    “可以,先补齐住院费?!?br />
    项天无语:“家里昨晚着火,烧得一干二净,我昏迷后被人送来,除了内裤,如今早已身无分文?!?br />
    年轻医生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转头朝身后的护士道:“把手机借给他,让他叫家人送钱?!彼低?,他又看向项天,“结清费用才能出院,不然我们立刻报警?!?br />
    “额?”

    听见这话,项天呲了呲牙:“你说没钱只能出院,我想走,你们又要报警?哥们,你到底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

    年轻医生冷哼一声:“意思就是看病交钱天经地义,我们这里不是福利院,你在医院住了一天,又做了诸多检查,想走必须先结清费用?!?br />
    “好吧!我家一趟,下午给你们送过来?!毕钐旌偃坏?。

    年轻医生面露鄙夷之色:“小子,像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放你家拿,你能来才怪?!?br />
    项天彻底无语。走不行,留不行,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给他手机?!?br />
    一句话噎住项天,对方脸上浮现出几分自得,再次吩咐道。

    项天看了眼对方,接过电话想了想,迅速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他嘻嘻哈哈的说:“明子,我在医院,帮我买套衣服和鞋过来,不用太贵?!?br />
    “再拿一万块钱,就当我借你的,出了院立刻还你?!?br />
    “燕南大学附属医院,病房楼522,速度点儿!”

    年轻医生见项天打完电话,转身就走,边走边朝护士说道:“你在门口盯着他,等他结清费用再走?!?br />
    “肖医生,这么做不太好吧?”护士面露难色。人家已经打了电话,再盯着人家,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他如果跑了,住院费你交!”

    肖医生瞪了眼护士,扬长而去。

    小护士吓了一跳,不敢多言,只能守在门口。

    看见这一幕,项天忍不住撇撇嘴,朝着肖医生的背影,狠狠的竖了个中指。

    大概过了半小时,他正等得不耐烦,病房门猛然被人推开,走进一穿着运动服,颇有几分帅气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浓眉大眼,乍一看好似很厚道。

    他打量项天一番,嘿嘿笑道:“让人搞了?”

    “搞毛??!衣服和钱带来了?”项天一瞪眼,毫不客气的说。

    “哥们特意请假过来探望你,你就这态度??!啧啧,果然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蔽饷饔怯舻乃?。

    “我只看见狗,没看见吕洞宾?!?br />
    项天夺过袋子,三下五除二换上衣服。

    吴明是苏城人,是项天的大学同学。两人同宿舍睡了四年,绝对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毕业后,吴明没有家,而是和女朋友留在了河源。

    别看两人很少见面,但是关键时刻能第一个想起他,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看见项天换好衣服,吴明终于多了些郑重:“到底怎么事?我看你面色红润,精神奕奕,实在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br />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毕钐焯玖丝谄?,“中午喝两杯,我请客?!?br />
    “哎吆!”

    吴明眼前一亮,大惊小怪的说:“项大官人竟然主动请客,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就算压压惊吧!”

    项天实在没心思开玩笑,交完住院费,两人很快离开医院。

    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酒店,项天在前,吴明在后。他们刚进门,眼前黑影闪过,兜头飞来一盏菜盘子。

    “我日,有暗器!”

    项天反应极快,侧身一躲,餐盘从他身前飞了过去。而吴明被项天挡住视线,再想躲避早已来不及。

    转眼间,番茄炒蛋,红红黄黄挂了一身。

    吴明低头一看,顿时大怒:“操尼玛,那个王八蛋干的?”话音刚落,他突然大惊失色,想都不想掉头就跑。

    项天打眼望去,嘴角一抽:“暖瓶都来了!”

    再次躲过暖瓶,就连项天都怒了。

    盘子好说,最多弄脏衣服。

    暖瓶是什么鬼?砸身上还不得毁容???

    目光一扫找到正主,项天健步冲过去,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笑眯眯的说:“小妹妹,你是不是太嚣张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