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四十三章 欠个人情(求收藏)
    华晨大厦突发大火,不幸中的万幸,仅一人轻伤,一人陷入昏迷,没有其他人员伤亡。

    毫无疑问,昏迷的是项天。

    今早上,这件事上了河源新闻。

    尽管众多证据表明,起火原因乃是人为纵火,但是在新闻中,消防部门依然表示,火灾起因来自电路老化。

    而在私底下,分局已经立案调查,可惜暂时来说,还没有任何进展。

    唐君虽然看到了新闻,也知道项天的公司位于华晨大厦,不过此次火灾并没有人员死亡,连重伤都没有,以至他并未放在心上。

    上午安排好公司,又陪一名重要客户吃过中饭,他终于想起给项天打电话。毕竟两人昨天就商量好,今天给他的朋友治病。

    结果不用多说,手机关机。

    没办法,他只得亲自来一趟,恰好遇到项天来。

    注视着烧毁的办公室,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

    半响后,唐君拍了拍项天的肩膀,颇为同情的说:“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烧掉就烧掉吧,人没事就好。我和华晨地产老总认识,争取让他免除赔偿?!?br />
    项天摇了摇头:“既然是因我而起,该赔偿就得赔偿,而且我不想欠人家人情?!彼低?,他想了想道:“唐总,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先帮我垫付赔偿款,就当我借你的?!?br />
    唐君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问题?!?br />
    如果是其他人,唐君或许早就婉言拒绝,毕竟这次赔偿肯定不是个小数目,但是项天给他的感觉很特别。而且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眼前这个年轻人,终有一天会真龙腾空,成就一番大事业。

    “多谢,将来如果有用得着我项天的地方,只要不违背原则,我决不推辞?!倍匀魏窝┲兴吞康呐笥?,项天自是颇为感激。

    “这些都是小事。走,咱们去拜访我那位老朋友。倘若能获得他的欣赏,指头缝里露出一点儿,就给你享用一辈子?!碧凭噬Φ?。

    项天听得心中一动,嘴角露出抹浅笑:“既然这样,他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保证让他活蹦乱跳?!?br />
    河源明珠大酒店,坐落在河源火车站附近。

    酒店不错,房间却并非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只是一套普通房间。

    项天跟随唐君来到二十三楼,敲门后不多久,房门打开,门内站了一女子。

    那女子大概二十五六岁,相貌清秀,充满柔弱之感,让人一见之下就涌起无尽的?;び?。

    “请问找谁?”女子开口问道,声音极为悦耳。

    “谁来了?”

    就在这时,门内响起一道男音,一三十多岁的男子探头一看,顿时大喜过往:“唐哥,快请进?!?br />
    项天能感觉出来,那男子出现的瞬间,唐君微微挺直了身躯,眼眸中闪过几分尊敬。

    “浩民,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项天项大夫?!?br />
    双方落座,寒暄了几句,唐君为双方介绍道:“项天,这位是陈浩民,我的好兄弟?!?br />
    唐君说完,陈浩民和那女子几乎同时看向项天,陈浩民目中充满审视,那女子却神色复杂,又有那么几分期望。

    项天打量陈浩民一眼,发现他虽然穿着普通,举手投足间却透着一股贵气。这种贵气和唐君有些相似,但是比唐君更加惊人。

    显然,这种人肯定出自大富大贵之家。

    微微一笑,项天伸出手,不亢不卑的说:“陈先生,你好?!?br />
    眼见项天一脸从容,陈浩民暗暗点点头,边和项天握手边笑道:“项大夫,唐哥把你和尊师夸得比华佗还神,我可是专门为你而来?!?br />
    项天满脸傲然:“比医圣更神不敢说,但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基本上问题不大?!?br />
    唐君听得一愣,急忙给项天使了个眼色。那些话,咱们私下里说说也就算了,当着这位的面,你这是挖坑给自己跳??!

    万一束手无策,可就彻底完了。

    陈浩民却是眼前一亮,一拍巴掌道:“好。项大夫,如果能治好我的病,从今往后,你就是我陈浩民的兄弟?!?br />
    听见这话,唐君大吃一惊,看向项天的目光中,竟然多了几分羡慕。

    项天浅笑道:“陈先生,你只是有点儿睡眠不足,其他方面一切正常?!?br />
    说完,他望向那女子:“倒是这位女士的情况比较麻烦,先天性病症,一般大夫怕是束手无策?!?br />
    忽。

    话音刚落,陈浩民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

    他健步冲到项天身前,一把攥住了他的手。

    陈浩民嘴角哆嗦,声音艰涩的问:“项大夫,林夕的病症,你能治好?”

    那叫林夕的女子,同样瞪大了眼睛,两只玉手紧紧搅在一起,指节呈现出失血后的苍白色。她凝视着项天,眼眸中充满难以置信。

    显而易见,人家能一眼看出自己的情况,自然有几分真本事。

    项天不禁吓了一跳,有些无语的瞥了眼唐君,结果发现唐君目露思索,显然发现了什么,但是又无法确定。

    “项大夫,项兄弟,只要能治好林夕,任何要求我都答应?!背潞泼褚』巫畔钐斓氖?,一脸祈求。

    “我需要先确定病情?!?br />
    项天想了想,没敢直接答应。诊断病情是一事,能否治疗又是一事,自然不能信口开河。

    给人希望却又把希望亲手打碎,绝对是件极其残忍的事,君子所不为。

    “好好,项兄弟请?!?br />
    陈浩民二话不说,拉着项天来到林夕身前。他静静观察着项天把脉,目中满满的都是激动。

    以他的家世,哪位名医请不到?但是先天性疾病来自遗传,哪怕出生前就开始治疗,大部分病症依然无法根治。

    如果是别人,他或许早就放弃,但是林夕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为了林夕,他甚至差点儿和家族闹翻,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绝不会放弃。

    房间内鸦雀无声,时间几乎停滞。

    短短五分钟,陈浩民却觉得好似过了很多年、眼间项天收胳膊,闭目沉思,他眉头紧皱,整颗心瞬间揪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项天嘴角微翘,一脸自信的说:“虽然是先天性疾病,但是问题不大。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必能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