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四十四章 痴心之人
    先天性疾病大都难以治愈,即使放在华佗那个年代,以他当时的医术,同样是束手无策。

    但是架不住人家后来成了医仙,本身医术通神,又结合道术和仙术,最后创造出各种开天辟地的手法。

    在这其中,既有依靠透支生命力,用于保命的绝招,又有促进器官二次发育,治疗先天病症的手段。

    林夕的情况属于第二种,她本身并没有太严重的问题,即使不治疗也能顺利活到老,唯一的问题就是子宫发育不全,以致终身不孕。

    项天说完,陈浩民和林夕的目光瞬间交汇在一起,神色几乎完全相同:激动,兴奋,难以相信。

    “项兄弟,真能治愈?”陈浩民声音颤抖,很害怕这是场梦。

    “能?!?br />
    项天点头,说不出的自信。

    “哈哈!”

    陈浩民仰天大笑,他健步上前,一把抱住林夕,飞快的转了两圈:“林夕,你听见了吗?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娶你,他们再也没有理由反对?!?br />
    林夕凝视着他,红唇颤抖,早已泪流满面。

    唐君微微打量着两人,心中疑惑一扫而空,多了些恍然。

    激动过后,陈浩民急忙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项天想了想:“治疗过程需要食疗和针灸并行,食疗补充元气,针灸刺激器官再生。我先写张药方,你们尽快购买药材。因为治疗时间比较长,治疗期间,每七天针灸一次,食疗也必须跟上,所以比较麻烦。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住在河源市?!?br />
    唐君眼前一亮:“浩民,我在市里有套空置的房子,你们不如住在那儿?!?br />
    陈浩民面露感激之色,沉吟片刻,他突然问:“项天,你住在哪儿?”

    好不容易抓住治愈机会,他自然希望住在项天附近,既方便治疗又能随时关注病情发展,可谓两全其美。

    项天苦笑道:“我本来住在燕南大学附近,但是最近遇到点儿小麻烦,暂时打算去同学家借宿?!?br />
    “???”

    陈浩民闻言一愣,不由看向唐君:“唐哥,怎么事?”

    唐君解释道:“项天租住的是商住两用的房间,昨天不慎失火,虽然没有人员伤亡,办公室却彻底烧毁?!?br />
    陈浩民同情的道:“没关系。找人装修装修,相信很快就能再次入住?!?br />
    “希望如此!”

    项天勉强笑道:“陈先生,那我们先进行第一次针灸,等找好住的地方再通知我,一周后继续?!?br />
    “没问题?!?br />
    陈浩民巴不得赶紧治疗,自然不会拒绝。

    针灸速度很快,大概过了半小时,项天收银针,起身告辞。

    唐君和项天并肩走出明珠大酒店,来到停车场。

    一前一后坐进车里,唐君突然问道:“项天,那林夕到底是什么???”

    “不孕?!?br />
    项天吐出两个字,言简意赅。

    唐君愣了愣,顿时恍然:“原来如此?!?br />
    “唐哥,陈浩民是什么来路?”项天好奇的问。

    唐君瞧了眼司机,压低声音道:“陈家是大家族,在政商两界影响力巨大,浩民不想说,我实在不好告诉你?!彼档酱?,他感慨的说:“虽然浩民背景深厚,却为人低调,恩怨分明,没有半点儿大家族接班人的架子?!?br />
    “哦?那林夕呢?”项天又问。

    唐君摇头:“这我却是不清楚。不过圈子里以前有传言,说浩民爱上了一名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子,两人感情很深。而陈家第四代只有浩民这根独苗,所以都希望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子?!?br />
    “浩民倒是硬气,坚持两年多,终于说服了父母?!?br />
    “没想到就在订婚前几天,他的父母突然改变主意,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为了这件事,浩民离家出走,险些和家族闹翻?!?br />
    说到此,唐君叹了口气:“如今看来,肯定是因为林夕无法生育。试想一个大家族,唯一的接班人却不能生育,那还了得?放谁身上都不会同意?!?br />
    “额?”

    项天恍然大悟,怪不得得知他能治愈林夕,陈浩民会那么激动,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不过陈浩民对爱情的坚持,倒是让他颇为佩服。

    车子抵达华晨大厦,注视着项天走进楼门,唐君思索片刻,自言自语:“机会难得,若能让浩民欠个人情,那就太好了?!彼低?,他吩咐司机道;“去明珠大酒店?!?br />
    华晨大厦。

    项天独自在办公室内站了会儿,打量着烧毁的办公室,沉默不语。片刻后,他打开保险柜,取出那枚水火珠看了看,顺手放进口袋里。

    他又取出合约翻了翻,继而目光一凝:“华佗本草经果然又消失了?!?br />
    一边说着,项天站起身,刚要往外走,突然看见门外走进一男子。那男子大概三十多岁,西装革履,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是803的住户?”

    “是?!?br />
    项天心中一动,平静的问:“你是谁?”

    中年人哼道:“我是华晨大厦物业经理徐良?;看笙檬俏颐枪镜牟?,消防部门的报告你应该知道,803房间是起火点,最后殃及其他房间。我早上去过医院,得知你已经出院。我问你,你想怎么赔偿?”

    项天微笑道:“你想怎么赔偿?”

    “我们请人计算过,火灾损失接近三百万?!毙炝寂宄宓乃担骸八兴鹗?,你必须全部赔偿。和你签订的三年租房合同作废,你必须马上搬出去,租金不退?!?br />
    听见这话,项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要说这次的确和他有关,什么电线老化,那都是无稽之谈。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愿意赔偿损失,但是如果想把他当凯子,那就不能忍了。

    “赔偿没问题,不过既然是电路老化导致,你们物业难道没有一点儿责任?”项天笑眯眯的说:“按照咱们签订的合同,倘若是人为事故,我当然负全责,事实却是消防疏漏。就算告到法院,法院也不可能支持你们?!?br />
    徐良脸色微变,寒声道:“小子,你以为华晨集团是你那家破公司?三百万赔偿,限期三天交齐,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吧!”

    项天见对方威胁自己,顿时嘴角一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色。

    “那就抱歉了!本人所有财产已经烧得一干二净,如今身无分文,就算把我抓进去,老子也不会赔偿一毛钱?!?/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