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四十七章 后手发威
    燕南大学附属医院,病房楼。

    夜深人静,十楼最角落的病房。

    病房门没有关,站在门口就能看见病房内的一切。

    对面长椅上坐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捏着烟,边吞云吐雾边抱怨道:“老夏,你说局里到底怎么想的?就一起杀人未遂而已,当事人未死,人证物证俱全,至于成立专案组?”

    老夏闻言瞥了眼左右,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个屁!昨晚听指导员说,那个家伙相当不简单,外号刺刀,是个职业杀手,恶行累累,杀了不少人。局里联系了上面,听说他在国际刑警组织都挂了号,悬赏百万美刀抓他。你想想,只要能让他开口,那得是多大的功劳?!?br />
    “真假的?”吸烟男子吃了一惊。

    “你说呢?如果不是他的四肢被打断,半死不活,动都动不了,上面肯定派武警守卫。不过也快了,听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快,再过几天,他们肯定过来接班?!?br />
    “嘿,什么刺刀,我看也就那样,牛皮吹得震天响,其实是银样镴枪头,不然也不会被一个市民打成重伤?!蔽棠凶油鲁龈鲅倘?,神色中满是不屑。

    “说来的确奇怪。如果他真是职业杀手,这水平未免太逊了?!崩舷脑尥牡愕阃?,紧跟着补充道:“管他呢!咱们只要看好他,功劳肯定少不了?!?br />
    就在这时,一名护士推着辆小车过来。那护士带着口罩,留着卷曲长发,胸前那团很是丰满,一见之下就让人印象深刻。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老夏急忙站起来,跟随护士进入病房。

    病房内,刺刀双肩双腿打着石膏,缠着厚厚的绷带,好似早已睡着。

    觉察到有人进来,他豁然睁开双目,目中闪过道寒芒。

    “医生,这是打的什么针?”看着护士拿出注射器,小心翼翼的吸进药液,老夏满脸疑惑,忍不住问道。

    他们在医院住了七天,而刺刀的情况又不是很严重,从未有过半夜打针的时候。

    那护士瞥了他一眼,迈步走向床头。

    床头临近墙壁,在门外无法看见。

    “慢着!”

    护士不说话,老夏更加疑惑,开口阻止道:“叫主治大夫过来。没有他的同意,禁止用药?!?br />
    听见老夏这么说,那护士哼了声,拿着注射器返。

    老夏见状刚松了口气,擦肩而过的瞬间,那护士突然出手,一记掌刀砍在他的后颈。

    老夏哪料到对方暴起,毫无反应之下,顿时晕了过去。

    护士轻轻放倒老夏,继而看向刺刀,杀气凌然。

    “啧啧,想不到我刺刀英雄一世,最后会死在你手上?!贝痰堆壅稣隹醋耪庖磺?,既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多少恐惧。

    “不要怪我?!?br />
    声音低沉,明显是个男人。他说完再次拿起针管,朝着刺刀的腹部刺了下去。

    “老子杀了那么多人,早就该死了。不过你想杀我,却是白日做梦?!被耙粑绰?,刺刀突然扬起身,口中同时出现一枚刀片。

    脑袋一甩,刀片径直抹向护士的脖颈。

    那护士虽然是亡命徒,身手也不错,却终究不是杀手,哪料到杀手的手段如此诡异??銮叶苑剿闹淮蚨?,别说对付他,就算面对一个小孩子大概都没有胜算。

    陡然看见刺刀坐起来,他顿时大吃一惊,急忙后退。

    刷。

    刀片划过,带起一蓬鲜血。

    那护士抬手摸了摸脖颈,嘴巴大张,一脸的不可思议。继而噗的一声,鲜血喷出,瞬间染红了病床。

    “妈的,既然已经动手,只能将计划提前?!?br />
    “项天,等老子逃出去,一定让你生不如死?!?br />
    刺刀喃喃几句,吐出刀片轻轻一划,手铐掉落。解开绷带跳下床,强忍着双腿疼痛,他搜出老夏的手枪,打开保险,缓步走了出去。

    门外,那吸烟的警察扔掉烟头,伸了个懒腰。

    刹那间,他瞪大了眼睛,脸色大变,迅速摸向腰间。

    “别动。老子杀了很多人,被抓住就是个死,自然不介意多杀一个?!贝痰短蛄颂蜃旖?,狞笑道。

    “你杀了老夏?”

    警察闻言不敢再动,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

    “没有,他只是晕了过去?!贝痰逗俸僖恍Γ骸拔抑幌肜肟?,暂时不想杀人?!彼底?,他欺身而上,一巴掌打晕对方。

    做完这一切,他警惕的瞥了眼左右,快步走向电梯间。

    刚走出几步,刺刀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继而双膝一软,缓缓倒地。

    不知过了多久,走廊内突然响起高亢的尖叫。

    片刻后,十多辆警察呼啸而来,调查取证,忙忙碌碌,直到天亮才依次离开。

    与此同时,项天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端详着坐在轮椅上的马俊,嘴角缓缓流露出一抹轻笑。

    “马俊啊马俊,咱们终于又见面了。这次整不死你,老子跟你姓?!?br />
    心里这么想着,冷笑却很快变成真挚的问候。

    “马少,对你的遭遇,本人深表遗憾。对了,凶手抓到没有?”

    马俊显得很平静:“没有,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肯定跑不了?!彼低?,他从口袋里取出张卡:“密码六个六,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让我变得以前一样,我再给你一百万?!?br />
    事到如今,项天和马俊早已撕破脸皮,马俊没有当场暴起,不得不说已经很克制。

    项天接过银行卡,“稍等?!?br />
    取过pos机查询余额,看清楚上面的数字,他脸上的笑容更加迷人:“马少就是马少,果然大方。没问题,咱们开始治疗吧!”

    项天不答应的时候,马俊担心留下后遗症,如今人家答应了,他好像更加担心。凝视着项天,马俊一字一顿的道:“项天,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上次针灸完,我专门请教了中医大师。这次倘若还和上次一样,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br />
    “哈哈,哪能??!”

    项天打了个哈哈,动手卷起马俊的裤管,开始施针治疗。治疗过程很顺利,没出现任何意外。

    半小时后,项天收银针,又将马俊送到电梯间,这才返。

    哪吒走出卧室,瞥见他来,好奇的问:“就这么放过他?”

    “你觉得可能吗?”

    项天目露精光,沉吟着说:“对付马俊容易,马良成却是老狐狸,一旦马俊出事,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最好先让马良成身败名裂,然后再动手?!?br />
    哪吒鄙夷的道:“真麻烦!直接杀过去搜集证据,只要有了证据,他想跑都难!”

    项天听得嘴角一抽,“现在不是过去,到处都是监控,我又不会隐身术,去了就是送死?!?br />
    哪吒胸有成竹的说:“监控而已,我有办法?!?br />
    “你能有什么办法?”项天愣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就说去不去吧!只要想去,监控,电脑,保险柜,我全能搞定?!蹦倪缸孕怕?。

    项天见状思索片刻,猛然一拍巴掌:“去,今晚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