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五十六章 兄弟闯祸了!
    手机里,听闻吴明闯了祸,现在在医院,项天顿时懵了。

    要说他虽然毕业于河源大学,但是好兄弟真心不多,也就那么三两人,而吴明正是关系最好的那个。

    “到底怎么事?”

    顾不得其他,项天一个旋身跑向停车场。

    “警察来了,你快过来?!?br />
    “我日,警察?”

    项天吃了一惊,到底什么祸居然这么大,连警察都来了?他再想询问,电话那头却已经挂断。

    虽然之前喝了两瓶啤酒,项天却顾不得那么多。动瑞虎,猛踩油门,车子犹如离弦之箭,飞窜了出去。

    所幸他还没忘记这里是市区,摄像头比比皆是,每遇到摄像头立马减,而且燕大附院离华晨大厦并不远。二十分钟后,项天急刹车停下,马不停蹄的赶往急诊科。

    既然是惹祸,而且这么着急,吴明八成在急诊室。

    果然,刚转过走廊,他就看见吴明戴着手铐,垂头丧气的靠墙蹲着。在他身侧还有两名男子,看样子他们应该很熟悉,对视一眼,相顾无言。

    三人对面,墙边还蹲着四个年轻人,那四人打扮另类,一看就是小混混。

    这七人皆是衣衫凌乱,鼻青脸肿,很明显经历过一场大战。

    除了这七人,又有六名警察守在走廊两头。他们不时扫一眼七人,又看看手术室,神色中满是凝重。

    “明子,到底怎么事?”

    项天大步走来,面露震惊之色。

    “老项,兄弟杀人了?!?br />
    吴明看见项天,顿时和见到亲人似的,突然弹射而起,就要迎上来。

    “蹲下!”

    一年轻警察抬手一指,满脸严肃。

    “好好,我这就蹲下?!?br />
    好汉不吃眼前亏,吴明急忙蹲下,望向项天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苦闷。

    “真他么杀人了?”

    项天骇了一跳,刚要过去却被警察拦住。

    他瞥了眼对方,不由得眼前一亮:“警官,我叫项天,和张强张队是哥们。上次他来的时候,咱们见过?!?br />
    “项天?”

    那年轻警察一愣,不禁恍然道:“哦哦,我想起来了,你住在华晨大厦?”语气瞬间和蔼了不少,“怎么,你认识那小子?”

    他上次跟队长拜访过项天,自然看得出来,张队很尊敬这人。

    “对对?!毕钐斓阃?,习惯性的掏出烟盒:“贵姓?”

    “李果?!?br />
    李果见项天掏烟,摇摇头道:“这里是医院,出去再说?!?br />
    项天闻言收烟盒,指了指吴明说道:“他叫吴明,是我最好的兄弟。李哥,到底怎么事?”

    “既然是张队的朋友,告诉你也无妨。这几个小子吃烧烤的时候,因为点儿口角起了争执,后来打成一团。原本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属于治安问题,没想到你那兄弟下手忒狠,直接用啤酒瓶给对方开了瓢?!?br />
    李果说着看了眼吴明,又转向项天:“兄弟,哥哥给你说句实话,这人要是活过来,那基本上啥事没有,最多赔俩钱;但是万一身亡,那就是失手杀人,麻烦很大?!?br />
    话音刚落,吴明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叫:“老子不要钱,要让他坐牢?!?br />
    李果瞪了眼几人,“给我闭嘴?!?br />
    “明子,那一下是你打的?”

    项天已经听明白,他急忙看向吴明,一脸凝重的问。

    吴明都快哭了:“好像是吧。我没想到他竟然那么不经打,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现情况不对,我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又垫付住院押金,怎么说也算将功补过吧?”

    李果撇撇嘴,“将功补过没问题,还有自情节,但是万一救不过来,七八年肯定跑不了?!?br />
    “不要??!”

    吴明听得一哆嗦,这次是真吓着了。

    七八年?他今年才二十四,等出来岂不是已经三十多?大好年华,全都浪费在里面,这谁受得了。

    “不行,我要给我爸打电话?!?br />
    眼见吴明慌慌张张的打电话,李果面露怜悯之色,看在项天的面子上,并没有阻止。

    就在这时,手术室灯光突然熄灭,房门打开,走出两名大夫。

    李果见状迎上去:“大夫,情况怎么样?”

    其中那名中年医生摘下口罩,神色疲惫的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伤者后脑遭到重击,引颅内出血,中枢神经损伤严重,如今已经脑死亡?!?br />
    “啪嗒?!?br />
    听见这话,吴明脑海中嗡的一声,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双手一哆嗦,手机滑落在地。

    “死,死了?”

    众警察对视一眼,李果微微叹了口气:“把嫌疑人带走?!?br />
    在华夏,人不死就不是事,人死了就是大事。更何况还是打架斗殴致死,哪怕理由再多,都是不折不扣的刑事案件。

    项天两眼直,同样有些束手无策。他转头望向吴明,这货已然面如死灰,几乎瘫倒在地。

    别看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偶尔打群架,用啤酒杯砸人也有那么一两次,但是从未出现过这么严重的后果。

    一般来说,额头部位挨一下,最多头破血流,轻微脑震荡。后脑却不行,那地方肯定扛不住。

    “大夫,你确定病人已经脑死亡?”

    事关兄弟的一生,过神来,项天语气严肃的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中年大夫面有怒色。

    “大夫,我兄弟大学毕业不到两年,这次完全是失手,伤者万一死了,他这辈子可就完了?!毕钐旖馐偷?。

    中年大夫怒容稍减,叹了口气道:“小伙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我是医生,不是法官,只能治疗病人,却无法帮你说服法院?!?br />
    项天闻言,深深的看了眼吴明,大步迈开,走向手术室。

    他已经做出决定,哪怕动用七日续命针法,也决不能让对方死掉,否则将是吴明一辈子的遗憾。

    “李哥,咱们走吧?”

    既然伤者已死,嫌疑人又没有跑掉,继续待下去毫无意义。

    李果注视着手术室,目中闪过一抹精光:“再等等?!?br />
    “李哥,你不会认为他能救活脑死亡的病人吧?”一名警察古怪的问。

    “他肯定不能。但是他和张哥关系不错,咱们稍等一会儿,也算给他个面子?!崩罟牡?。

    项天三两步冲到手术台前,一把摸起对方的手腕。

    他双目微眯,连呼吸都要停止。

    渐渐地,他的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假死状态,还有一线生机!”

    (收藏涨得好慢,求收藏?。?br />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