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五十七章 一举两得(求收藏)
    假死,在临床上很难遇到,一般临床检查方法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

    不过随着科技发展,判断假死的手法越来越先进,大部分情况都能及时发现。

    可惜伤者属于脑部重创,现有科技对脑部的了解极其有限,还无法做到百分百诊断??銮已啻蟾皆翰⒎嵌ゼ兑皆?,无论检验设备还是医生素质,距离省人民医院还有差距。

    早在两千多年前三国时代,华佗就能依靠切脉和观察发现假死的病人,更何况是两千年后的今天。

    切脉过后,项天又撩起伤者的眼皮,仔细观察他的瞳孔。

    收胳膊,他迅速从口袋里取出针盒。

    “希望有用,最少也要把他的命保??!”

    伤者这种情况,就算保住命也肯定留下后遗症,必是重伤无疑。但是失手致人重伤和失手杀人,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眼见项天施针,还待在手术室,负责善后的小护士顿时秀眉微蹙,她刚要上前阻止,突然瞥见中年大夫走进来,后面还跟着两名警察。

    “主任,他”

    中年大夫摆摆手,阻止小护士说话,他紧盯着项天施针,满脸诧异。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是中医!”

    “老师,他这是什么手法?”他身后那年轻大夫问道。

    中年大夫苦笑道:“我虽然出身中医世家,学的却是西医,小时候学的那点儿中医知识,早就还了去。如果我父亲在这里,或许能看出点什么?!?br />
    尽管觉得项天的手法大巧不工,充满韵律,童兴平却只能表示无奈,因为他根本看不懂。

    不过在学生面前,能大大方方的承认不懂,童兴平明显是个实事求是的人。

    顿了顿,他紧跟着补充道:“他的动作很熟练,说明他很有经验,八成救治过不少病人。但是病人已经脑死亡,除非天仙下凡,否则医术再高都没用?!?br />
    年轻大夫嗤之以鼻道:“我看他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有现代化仪器帮助,咱们难道还不如他?!?br />
    童兴平瞥了眼对方,沉声道:“小龙,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儿不好。他的朋友出了这么大事,他本身又是医生,哪怕明知没有希望也要竭尽全力。这并非不自量力,而是为了不留下遗憾?!?br />
    “老师,对不起?!毙×鋈坏?。

    “天赋高的人,难免心高气傲。燕南大学的文学院,法学院,计算机学院,在国内数一数二,但是医学院和理学院却只能算一般。尤其医学院,连前二十都排不进去,以至于咱们医院始终成不了三甲医院。所以啊,你的成绩虽然不错,但是千万不要小觑天下英雄?!?br />
    年轻大夫是童兴平的研究生,成绩优异,深受童兴平重视。就算这种时刻,他仍然忘不了教导最喜爱的学生。

    “老师,我明白?!?br />
    “嗯?!?br />
    董兴平点点头,继而看向项天,只见项天神色不悲不喜,开始一枚枚取下银针,他不由一愣:“这是要放弃了吗?”

    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他忍不住瞥了眼放在角落处的仪器,顿时两眼一瞪,满脸震惊。

    狠狠揉了揉眼睛,健步冲到仪器前,他仔细观察片刻,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小龙见状瞥了眼,失声叫道:“大脑皮层有活动迹象,他活了?”

    一声大叫,直接把董兴平惊醒过来。他迅速戴上口罩,朝不明所以的小护士吼道:“闲杂人等全部赶出去,安排手术,清理脑部浴血?!?br />
    那小护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朝李果等人说道:“对不起,请大家先出去?!?br />
    “哦,好好!”

    哪怕智商再低,李果两人也已经看出来,已经宣布脑死亡的伤者,被项天救活了。

    走出手术室,李果和同事对视一眼,他忍不住问道:“起死生了?”

    “应该是吧!”那同事纠结的点点头。

    “妈的,是不是真的?怪不得张哥对那小子如此尊敬,这简直就是神医??!”李果一拍大腿,恶狠狠的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找谁拼命。

    激动过后,他突然走向瘫坐墙角,满脸灰败的吴明,脸上露出抹笑容:“小子,你运气不错,伤者被你哥们救活了?!?br />
    “??!”

    吴明先是一愣,腾的站起来,目中散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彩。

    手术室内。

    项天见童兴平又要动手术,赶忙拦住他:“伤者的情况不稳定,暂时不能手术?!?br />
    若是以前被项天拦住,耽误抢救病人,董兴平虽说不会暴怒,但肯定没有好脸色。如今见识到项天那神奇的医术,他自然毫无脾气,反而客气的解释道:“伤者脑部有淤血,压迫神经,倘若不及时清除,恐怕难以脱离生命危险?!?br />
    此时,伤者头顶已经布满银针,粗略估计也有五六十枚,密密麻麻,直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项天吸了口气道:“暂时只能这样。我用银针控制住了淤血面积,他虽然无法脱离危险,短时间内却也死不了?!?br />
    “你,你这是不负责任!”董兴平一听,顿时满脸怒色。

    项天无语,沉吟着道:“救活他不难,难的是不留下后遗症,不然我兄弟肯定受连累?!?br />
    董兴平不可思议的说:“不留后遗症?根本不可能?!?br />
    “我当然做不到,幸好我师父就在河源南部山区,他亲自出手,把握很大?!毕钐煲涣匙孕诺乃?。

    “你还有师父?”

    董兴平彻底震惊了,弟子都这么厉害,那师父得厉害到何等程度?

    “废话!”

    项天嘴角一抽,心说这话怎么说的?要是让华大爷听见,肯定和你拼命。

    他刚才就想过这个问题,救活人困难,不留下后遗症更难,后期治疗可谓旷日持久,他哪有心思在这里耗着!

    反正自从把诊费提升到一万,华大爷就变得超级清闲,请他出马,完全是一举两得。而且对这种重症患者,华大爷肯定很有兴趣。

    “这个,小兄弟,尊师在哪家医院?”董兴平大概也觉得这个问题有些白痴,颇为尴尬的问。

    “他现在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毕钐煲馕渡畛さ乃?。

    “哦?”

    董兴平眼前一亮,心思顿时活泛起来。

    颐养天年好??!

    如果把那位中医大师请到附院,啧啧,今年十月份的三甲医院申请,肯定没跑了!

    发现董兴平双目冒光,项天心头暗笑:“伤者送进重症监护室,只要不取下银针,他暂时不会死。我今晚去一趟,尽快把师父请来?!?br />
    “不行?!?br />
    董兴平大叫一声,说完顿时反应过来,干笑着道:“天色这么晚,你一个人去太危险,我陪你去!”

    (推荐越来越少了,兄弟们,求给力,求推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