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六十八章 黎源吓尿了(求收藏)
    项天说完就走,明显不想和董瑶瑶在这里墨迹。

    当然,主要是时间已经差不多,他觉得应该动手了。

    董瑶瑶见状眼珠一转,急忙问道:“大叔,你叫什么?”

    “还是不说的好!就你这德行,肯定天天惹是生非,我可不想被你连累?!毕钐斓纳粲挠拇?,满是戏谑。

    “可恶!”

    董瑶瑶握紧小拳头,听得羞恼不已。她快步追出去,却已经找不到人。董瑶瑶狠狠跺了跺脚,转身返回男厕所,对着其中一人的下身,凶残的踹了过去。

    “王八蛋,让你欺负姑奶奶?!?br />
    嗷。

    一脚下去,那人瞬间惊醒,他的双手紧紧捂住那地方,身体几乎弓成虾米。然hou ,那人两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吓死我了!”

    看见这一幕,董瑶瑶拍了拍初具规模的胸脯,一脸心有余悸。待那人再次昏迷,她瞪圆杏眼,咬牙切齿的冲向剩余两人。

    与此同时,项天正站在一楼电梯前,注视着缓缓跳动的数字,双目中渐jiàn 浮现出几分凝重。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对黎源几乎一无所知,相反的,黎源既然派人对他下手,多半已经详细调查过他。从这方面来说,他显然不占优势。

    但是,这又如何?关jiàn 时刻,还是得看谁更能打!

    叮。

    电梯门打开,项天一步迈进qu ,发现显示板上只有一到五楼,并没有地下几层。他心中一动,随手按下五楼按钮。

    片刻后,项天走出电梯,打量着面前那四名严阵以待的男子,嘴角露出抹浅笑:“等了很久了吧?黎源何在?”

    “小子,不得不说,你很有种。跟我来,黎叔正在等你?!逼渲幸淮蠛核档?。

    项天笑了笑:“我这人有个习惯,既然注定没法逃避,那就必须先灭了对shou ?!?br />
    那大汉一脸冷笑,“希望等会儿你还能说出这话?!?br />
    话音落下,大汉头前带路,另外三人纷纷上前,将项天围在中间。

    黎源固然势力惊人,凯悦俱乐部更是他的老巢,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他的铁杆,但是正因为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肯定不愿yi 在此动手。否则就算灭了项天,也会把客人们都吓跑,绝对是得不偿失。

    随着黎源的手下进入一间套房,进qu 后项天才发现,套房内竟然有一部电梯。电梯连接五楼和地下三层,片刻后,电梯门打开,一行人鱼贯而出。

    电梯外是一条走廊,走廊内灯火通明,脚下铺着厚厚的地毯,依稀能听到此起彼伏的下注声。

    下注声来自走廊一端,他们却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小子,黎叔早就想见见你,只是没想到你胆子不小,竟敢自己闯进来。啧啧,我都有些佩服你?!崩吹揭患浞考涿徘?,那大汉边说着,边上前敲门。

    项天眉头一挑:“我其实胆子很小,最害怕被人惦记?!?br />
    这时,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两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那两人看见项天,面无表情的说:“进来吧!”

    办公室面积巨大,至少有两百平。办公室一侧有张巨大的办公桌,办公桌后坐着一浓眉大眼,面色冷峻的中年人。

    目光投向中年人,项天嘴角微翘,古怪的问:“你是黎源?”

    “不错?!?br />
    黎源双目微眯,皮笑肉不笑的说:“小子,你的身手很强,如果不是敌人,我倒是想和你交个朋友?!?br />
    项天撇撇嘴:“算了吧!和你这种人交朋友,我怕被人骂死。废话不多说,我就问你一句,你派人跟踪我,到底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黎源微xiào 道:“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想杀了你?!?br />
    “你确定?”项天追问。

    “哈哈,我黎源让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br />
    黎源的话好像发令枪,刚一说完,项天身后那两名西装男突然hou 退,同时探手摸向腰间。

    而项天的反应更快,只见他飞身冲向黎源,两米的距离眨眼既过。双脚一踏地面,瞬间跃过一米二高的办公桌。

    黎源甚至来不及反应,喉咙处已经多了只大手?;毓窭?,他顿时满脸骇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如此速度,如此果断,这他么是人吗?

    项天一把掐住黎源的脖颈,旋身出现在他身后,借着黎源的身体挡住自己:“让他们放下枪?!?br />
    此时,两名西装男皆已掏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项天。

    闻听此言,黎源很快明白眼前形势,颤抖的身形渐jiàn 平稳下来。他深深吸了口气,淡淡的道:“小子,我承认,论单打独斗,我们可能都不是你的对shou 。但是,这里却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br />
    项天听得一愣,惊yà 的问:“以我的身手,在他们开枪前,绝对有把握拧断你的脖子,你难道不怕死?”

    “哈哈,我十六岁外出闯荡,杀过人,也被人追杀过,如果怕死,我恐怕早就坟头长草了。我劝你不要妄图反抗,因为那根本没用。而且如果我死了,我那些兄弟肯定会追杀你到底?!崩柙促┵┒?,貌似没有任何恐惧。

    项天听完,不由得陷入沉默。

    他并不认识黎源,不过在他的想法中,这种穿金戴银,锦衣玉食的人物,肯定都是怕死之人。毕竟哪怕你生前再流弊,死了还不是那样。但是他着实没想到,黎源竟然这么强大,视死如归??!

    “妈的,这货难道唬我?”

    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项天猛然用力,黎源的脖子顿时发出咔咔的声音。他双目凸出,两只手紧紧扒着项天的胳膊,全身哆嗦个不停。

    手上用力,项天的目光却紧盯着对面两人,只见那两名西装男面不改色,就连枪口都没有丝毫颤抖??此堑纳裉?,竟好似对黎源即将身死毫不关心。

    这事有些不对劲??!

    项天就算再白痴,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这个念头刚落下,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紧跟着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河源市教父般的人物,黎源黎叔,竟然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