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六十九章 真假黎源(求收藏)
    堂堂地下势力的巨擘,教父般的人物,竟然吓尿了裤子。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谁能相信?

    然而,事实就发生在项天眼前。

    这一刻,项天心头没有任何自豪的感觉,反而显得震惊不已,恨不得破口大骂。黎源啊黎源,你丫的怎么说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居然弄个假的见我?

    这得多么怕死??!

    尽管猜到眼前的黎源并非真的黎源,项天的脸色却平静如昔,看不出丝毫端倪。他深深的看了眼对面那俩西装男,随手松开黎源,“死亡面前面不改色,不愧是河源大名鼎鼎的人物?!?br />
    有办公桌挡住,西装男自然没发现黎源尿了裤子。

    “咳咳?!?br />
    黎源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要死了。不过平复了心情,这货再次冷笑连连,毫不客气的威胁道:“小子,你知道就好?放开我,我让你死个痛快?!?br />
    项天听得嘴角一抽,无奈的叹了口气:“黎源,就算死,我也希望死个明白。我到底怎么得罪了你们?如果不是深仇大恨,我在此道个歉,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当然,你可以选zé 不说。只不过如此一来,咱俩只能同归于尽。我无父无母,没钱没女朋友,死就死吧!倒是你,父母孩子俱全,又有钱有势,真舍得好不容易打下的花花江山?”

    一听项天提到父母孩子,黎源微不可闻的抖了抖,他眼珠一转,声音嘶哑的道:“小子,我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相反,我其实很欣赏你!像你这样的年轻才俊,死了的确可惜。我做主,从现在开始,恩怨一笔勾销?!?br />
    “哦?”

    项天满脸惊喜的道:“你说真的?”

    “笑话!在道上,谁不知道我黎源一口唾沫一个钉,信誉最是卓著?!崩柙此闪丝谄?,大义凌然的道。

    听见这话,项天沉默片刻,缓缓点头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能化解仇恨,何乐而不为?”

    一边说着,他开始收回掐住黎源脖子的手,对面的西装男一看,眼角迅速闪过一抹寒光。

    只要黎源让出空间,他们必定开枪。

    眼前黎源尽管是老板的替身,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仍然不敢随便牺牲掉。能眼睁睁看着黎源被杀,已经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极限,这还是老板亲自发话的结果。

    觉察到项天收回胳膊,黎源眼中多了些喜色。他刚要继续开口,以便稳住项天,突然听见项天说道:“黎叔,我送你一程?!?br />
    嘭。

    刹那间,黎源腰间一紧,紧跟着腾空而起。他的身体横向飞出,跃过办公桌,凶狠的砸向两名西装男。

    与此同时,项天一个矮身,从办公桌侧边冲出。

    西装男哪料到项天这么霸道,竟然把黎源当成暗器砸过来,大惊之下,两人急忙躲避。但是他们距离办公桌并不远,而黎源的飞驰速度太快,几乎避无可避,顿时被黎源砸在身上,转眼滚成一团,。

    不过西装男的反应很快,即使倒地,他们仍然举枪指向办公桌,可惜那里早就没了项天的身影。两人大惊失色,刚要寻找,眼前陡然黑了下来。

    砰砰。

    项天跃身而出,一拳一脚打晕了西装男。

    做完这些,他终于松了口气,俯身捡起手枪,对着趴在地上装昏迷的假黎源说道:“老黎,你看哥们的身手咋样?”

    假黎源不言不语,毫无反应。

    项天暗笑,自言自语道:“一人补一枪,然hou 点把火,谁能知道是我做的?”嘴里说着,他掏出打火机按了下去,伴随着吧嗒一声,假黎源弹身而起,满脸讪笑的道:“项,项哥,您老没事吧?”

    “哎呀,在黎叔面前,谁能当得起一个‘哥’字??!”项天笑眯眯的道。

    黎源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项老弟,你看出来了?”

    “看出来?看出什么?”项天明知故问道。

    “我不是黎源,我叫吕征?!崩柙?,更或者说吕征,苦笑着道。

    “???”项天惊呼一声:“你不是黎源?”

    吕征无语:“项老弟,你就不要装了?如果不是看出来,你根本不会这么做?!彼档酱?,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愤恨:“十年交情,没想到……”

    “停?!?br />
    项天突然打断吕征,他左右观察一番,冷静的问:“办公室有没有监控?”

    吕征摇头:“没有。五年前,黎源差点儿被人杀掉,从那时开始,他就很少来这边?!?br />
    项天松了口气,“你怎么成了黎源的替身?”

    “因为我们长得很像?!甭勒魈?,颇为纠结的说:“如果和伟人,大明星长得像也就罢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和他长得像,那就是个悲剧?!?br />
    压抑这么多年,吕征终于找到倾诉对xiàng ,不等项天询问就自顾自说道:“十年前,我来河源打工,那时黎源还只是个小痞子?;登珊现?,我们俩相识,不过我和他不同,我没什么野心,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嫉氖焙?,他对我很不错,有事没事就来找我喝酒?!?br />
    “后来,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仇人自然越来越多。五年前,他险些被人暗杀。他刚一康复就找到我,请我帮他。我不用负责具体事务,只在需要抛头露面的场合,替他出马?!?br />
    “那时候,我儿子考上高中,老婆又得了重病。他答应给我一大笔钱,我实在无法拒绝。不过我发誓,这些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而且黎源并不信任我,从来没让我接触那些生意?!?br />
    听到此,项天收起枪,皱眉道:“看来你过得很不容易?!?br />
    “岂止是不容易?”吕征挥舞着拳头,怒气冲冲的道:“自从成了他的替身,我就必须时刻待命,身边还跟着他的心腹。五年了,我不能回家,不能外出,就算犯人也不过如此吧?”

    项天见吕征状如疯狂,突然心中一动,“有多少人知道你的真正身份?”

    “除了他们两个和黎源,大概还有五人?!甭勒骰卮鸬?。

    “八个人?貌似有点多??!”项天自语一句,目光转向吕征,语气中充满蛊惑:“老吕啊,现在机hui 来了。只要坑死那八人,从此之后,你就是黎源!他的钱,他的女人,他的一切,就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