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七十章 偷梁换柱(求收藏)
    黎源还有替身,这事若非亲眼所见,项天根本不会相信。不过走夜路多了难免遇到鬼,这货整天不干人事,貌似又是个怕死的货,能干出这种奇葩事倒也不足为奇。

    项天语气缓慢,满是蛊惑,吕征听完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的道:“不行,绝对不行。黎源心狠手辣,他如果知道我背叛了他,肯定杀我全家?!?br />
    “笨蛋?!?br />
    项天指着他的鼻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只有想办法把那他们全部搞定,从此之后,你就是黎源,谁他么敢说二话?再说,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你媳妇儿,见见你儿子?”

    “我当然想?!甭勒鞴W挪弊拥?。

    “那不就结了?!毕钐焖仕始纾骸澳闳绻换厝?,就算赚的钱再多又能如何?五年没回去,你媳妇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你那些钱啊,说不定给谁花了!”

    吕征脸色铁青,怒吼道:“不可能?!?br />
    项天笑道:“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又不知道?!?br />
    “我——”

    吕征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他虽然被黎源限制了自由,却并不是完全与世隔绝,电视网络照样能用。无论电视上还是网上,这种事实在数不胜数。项天不说还好,他一提起,吕征那心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嘿嘿,吕老哥,事情明摆着,黎源不死,你永yuǎn 没有出头之日。我不怕告诉你,他想对付我,基本上不可能?!?br />
    顿了顿,项天笑眯眯的说:“咱哥俩合作,将来灭了黎源,他那些产业,二一添作五平分。到时,你既有钱又有地位,衣锦还乡不在话下?!?br />
    项天一席话,听得吕征陷入沉默。片刻后,他猛然一拍巴掌,咬牙启齿的道:“你说得对。妈的,黎源对我不仁,就不能怪我对他不义?!?br />
    项天竖起大拇指:“不错,有点儿男人的架势。现在我问你,黎源为什么对我下手,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吕征沉吟着道:“据我所知,好像是你杀了他的兄弟?!?br />
    项天冷道:“放屁。我从来没有和你们打过交道,怎么可能杀了他兄弟?”

    眼见项天不像说谎,吕征疑惑的说:“那就奇怪了。他最初好像要对一名女警下手,但是那女警身手不错,而且平时很少外出,所以一直没找到机hui 。后来,他不知怎的又盯上了你?!?br />
    “对女警下手?陆凝?”

    “对对,就是叫这个名zi ?!甭勒髁阃?。

    项天目光怪异,捏着下巴想了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难道是那几个绑匪?”

    既然只对他们下手,而他和陆凝唯一的交集,正是并肩制服了几名绑匪。

    “应该是这样?!?br />
    回过神来,项天阴沉着脸说道:“既然没法化解,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吕老哥,夜长梦多,我打算今晚动手,把那些知道你身份的人,全部搞掉?!?br />
    “这样行吗?”

    吕征心头颤抖,多少有些担心。

    “废话。黎源这些年做过多少缺德事,我敢说就连杀人都做过,但是他自始至终都安然无恙,为什么?八成是毁尸灭迹,让警方没法追查?!毕钐熨┵┒?,吕征却吓了一跳:“你想杀了他们?”

    项天笑道:“当然不会,我可是好市民,绝不会做杀人放火这种事?!?br />
    “哦哦,那就好?!甭勒魉闪丝谄?,突然提议道:“要不咱们报警吧!外面那些人不知道我的身份,警察一到,这里肯定被查封?!?br />
    项天斜眼看着他,“瞧你那点儿出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的。既然普通属下不知道你的身份,万一黎源把一切推到你身上,你怎么办?”

    吕征噎住,讷讷不敢言。

    “那几人都是什么身份?平时待在哪儿?有没有照片?”项天一脸严肃的问道。

    到了现在,吕征已经没什么想法。反正他已经看出来,今晚不和项天合作,黎源死不死暂且不提,他却必然倒霉。

    “他们中,两人是黎源的保镖,平时都和他待在一起,藏身城南区一座别墅内。另外四人都是各堂堂主,分别负责城南区,市中区,周边两大县城的生意?!?br />
    吕征边想边说,说完又从手机里调出几张照片。那些照片拍的并不清晰,显然属于偷偷拍摄。

    项天听完打开手机蓝牙,让他把照片传过来。做完这些,他吸了口气道:“我走之后,黎源如果给你打电huà ,你想办法稳住他,别让他产生怀疑。明天,咱们一起去拜访他?!?br />
    吕征攥紧拳头,“好。这次,我和他拼了?!?br />
    “嗯?!?br />
    项天低头看向晕倒那两人,随手取出银针,在他们头顶刺了几下。

    吕征见状,好奇的问道:“项哥,你这是?”

    项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他们既然是黎源的心腹,又知道你的身份,自然不能留着。而我又不想杀人,没办法,只好让他们快乐的过完下半辈子!从此不再为生活琐事而忧愁,不再为衣食住行而拼命?!?br />
    吕征愣了愣,看看项天,又瞧瞧那两名西装男,一头雾水。

    “你有没有心腹?我今晚动手,让他们带路。毕竟如果我自己过去,八成被人拦住,势必要大动干戈?!毕钐炜谖实?。

    “心腹没有,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的身份?!甭勒饕⊥返?。

    项天无语:“那就叫个人带路,最好是那四人都认识的家伙?!?br />
    “没问题?!?br />
    吕征摸起电huà ,拨了个号码:“大熊,项老弟要出去一趟,你亲自送他。记住,他是我的贵客,他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谁敢对他不敬,家法处置?!?br />
    项天听完,古怪的瞥了眼吕征,摆摆手走了出去。

    门外,那四名保安再次见到项天,态度大变,尤其带头那人,一脸心虚,估摸着比见了亲爹还要恭敬。

    “项项哥,您想去哪儿,我送您去!”带头大汉躬身问道。

    “你就是大熊?”项天说道。

    “对对?!贝笮芗泵Φ阃?。

    项天笑道:“走吧!先去香榭酒吧!”

    凯悦俱乐部门前,注视着大熊驾车离去,剩余三人对视一眼,同时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妈呀,这人到底啥背景?连黎叔都对他客客气气,还安排熊哥给他当司机?”其中一人心有余悸的问。

    “谁知道?”另一人同样郁闷,幸好刚才没动手,不然八成吃不了兜着走。一想到家法的残酷,他就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我看啊,咱们以后还是把招子放亮点儿,见了这位爷就绕道走,不然肯定倒霉?!?br />
    “对对。就是忘了我爹长啥样,我也不会忘了他?!?br />
    (让推荐来的更猛烈些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