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七十一章 送你们一程
    河源市管辖五区三县,黎源能控制其中两区两县,不得不说,其势力绝对超乎想象。尤其近三年,在众多地下势力中,已经无人能挑战他的威严。

    而他本身极少抛头露面,就算万不得已必须出马,也大都是吕征代替,因此,尽管他做的那些事超级龌龊,却始终无人抓住他的把柄。

    半夜十一点,香榭酒吧依然灯红酒绿,喧闹异常。

    吱呀。

    一辆奔驰停在酒吧门口,大熊匆匆跑下车,又殷勤的给项天打开门。

    “项哥,南哥八成在办公室,我这就带您过去?!?br />
    “黎老哥让我过来和南哥谈笔生意,此间关系重大,你告诉他们,禁止任何人打扰?!毕钐炱骄驳牡?。

    “项哥放心,既然是黎叔的吩咐,他们肯定不敢违背?!贝笮芩底?,头前带路。至于怀疑,从来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两人刚走到门口,守门保安赶忙迎上前,一脸恭敬的问候道:“熊哥?!?br />
    “嗯。南哥在不在?”大熊在项天面前如同小弟,在这些人面前却满脸高傲,都不带正眼看他们。

    “在在。不仅南哥,牛哥也在?!?br />
    “知道了?!贝笮苊嫖薇砬榈乃盗司?,转头看向项天,脸上瞬间浮现出讨好的笑容:“项哥,南哥在喝酒,咱们现在过去?”

    “当然?!?br />
    项天强忍着喜悦,一把推开保安,大踏步走进酒吧。

    买票?可能嘛!

    大熊见状一脸心虚,擦擦冷汗,赶忙追了上去。

    两人一走,保安们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那小子是谁?在黎叔的场子里也敢这么嚣张?”

    “这还用问,我看八成是黎叔的晚辈。毕竟以熊哥的地位,除非黎叔发话,否则谁敢让他当司机?”

    “”

    有大熊带路,一路上可谓畅通无阻。

    他边和众人打招呼,边带着项天来到三楼包间。

    “项哥,南哥和牛哥喝酒的话,大部分时候都在二号包间?!贝笮艹钐旖馐偷?。说完,他抬手敲了敲包间门,继而推门进去。

    包间面积很大,装饰更加豪华。喧闹的音乐此起彼伏,香水味,酒精味,混合着女人的尖叫和呻吟,简直不堪入目。

    房间内坐着十二三人,单单女人就有七位,个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在最大的沙发上,并排坐着两人,一人身材高大,眼睛很小。一人的头顶寸草不生,不用剃度就能当和尚。

    那两人早已喝得脸色涨红,醉眼朦胧。陡然发现有人进来,他们同时转头:“大熊,你小子怎么来了?”

    “南哥,牛哥?!?br />
    在这两位面前,大熊可不敢装大,急忙躬身问候。

    “都是自家兄弟,想喝酒自己来,看上哪个自己选?!惫馔纺凶哟蟠筮诌值乃?。

    大熊客气的道:“牛哥,黎叔吩咐我带着项哥过来,项哥说想和你们谈笔大生意?!?br />
    “大哥的吩咐?”南哥和牛哥听得一愣,南哥皱眉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我这不刚从凯悦那边过来?!贝笮艿?。

    “嗯?”

    南哥两人对视一眼,目中浮现出几分疑惑。

    作为黎源的心腹,他们自然知道吕征的身份,很清楚凯悦那边是假的??銮宜呛痛笮懿煌?,地位极高,就算吕征都不会放在眼里。而吕征这时候派人过来,到底什么意思?

    南哥想了想,在其他小弟面前,终究不好做的太过分。

    “让他进来吧?!?br />
    “好?!?br />
    大熊答应一声,刚要出门,却看见项天已经走进来。项天扫了眼左右,开口喝道:“黎叔派我过来,有要事相商。除了南哥和牛哥,闲杂人等,全部滚出去?!?br />
    一声令下,房间内顿时变得落针可闻。南哥和牛哥大睁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项天,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是哪来的菜鸟???

    他们很想大笑,在自己的地盘,竟然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明显是找死的节奏???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哥的心腹呢?天真啊天真!

    “你们没听见?滚出去?!狈⑾种谌撕廖薹从?,项天再次喝道。

    大熊早已骇的满头大汗,居然在南哥和牛哥面前大喊大叫,这位小爷未免太彪悍了吧?真不知道他是白痴呢,还是有所依仗?

    终于,牛哥摸了摸光头,嘿嘿笑道:“既然是大哥的吩咐,你们都出去吧!”

    南哥瞥了眼右侧一名男子,淡淡的道:“准备车,等会儿送这位兄弟去卧虎山庄?!?br />
    那男子先是一愣,眼中瞬间闪过精光。他舔了舔嘴角,看向项天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怜悯。

    “什么?”

    大熊闻言两眼一瞪,差点儿吓晕过去。他很想提醒项天一声,但是看了眼两位老大,终究没敢说话。

    卧虎山庄,对外人来说可能是一所普通院落,对他们而言,却是他们毁尸灭迹的地方。

    显然,南哥的意思不言而喻,干掉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两位大哥发话,转眼间,包间内只剩下项天三人。

    “说吧,大哥让你来,想谈什么生意?”

    南哥仰靠在沙发上,双脚搭着茶几,好整以暇的问。尤其大哥那两个字,他明显加重了语气。

    牛哥皮笑肉不笑的道:“小子,你让我很惊讶。四五年了,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我们说话,还真有点儿怀念!”

    项天边向前走边轻笑道:“其实没什么,就是黎叔觉得你们这些年劳苦功高,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他老人家大发善心,特意让我过来,送你们一程?!?br />
    话音未落,项天突然暴起,健步冲出,杀向两人。

    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得南哥和牛哥已经许久没和人动手,更想不到项天二话不说就打,他们登时大惊失色,闪身躲避。

    尽管两人反应不慢,但是要看面对什么人,别说现在的他们,就算全盛时期,他们也绝对挡不住项天一招。

    仅仅一个合,战斗结束。

    项天取出银针,如法炮制。做完这些,他扫了眼左右,提起酒瓶灌了一半,紧跟着将所有酒倒进洗手间。

    半小时后,项天打开房门,朝南哥的小弟吩咐道:“南哥和牛哥喝醉了,送他们去宾馆?!彼低?,他又转向大熊:“去南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