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七十三章 收服大飞
    项天一句话,听得大飞脸色煞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他做梦都想不到,一直被他们当做傀儡的家伙,有一天会反客为主,夺取他们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而且眼看着就要成功。

    毫无疑问,只要他和黎源一死,将再也无人知道吕征的真实身份。

    “吕征,你敢背叛大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贝蠓梢а榔舫?,怒发冲冠。

    吕征叹了口气:“大飞,我和黎源相识十年,却没想到他这么对我。五年暗无天日,不能家,不能外出,连上个厕所都有人监视。呵呵,我今年四十五岁,还有好几十年可活,我也想活的精彩?!?br />
    他的语调瞬间高亢起来,携带着无尽愤怒:“他黎源对我不仁,就不要怪我对他不义。我不怕告诉你,今天,就今天,老子一定灭了他黎源,从此以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我?!?br />
    “痴心妄想?!贝蠓膳叵?。

    “是吗?”

    项天的声音幽幽传来,他取出银针,俯下身子,刺入大飞的后颈。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一股酥麻的感觉从颈椎传来,大飞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大变。

    原本疼痛难忍的右手,渐渐失去知觉。他竭尽全力,想动动手指,却发现脖子以下全都无法控制。

    项天松开他,笑眯眯的说:“没什么,就是让你暂时瘫痪。身为黎源的铁杆,你这些年干过不少好事吧?如果让那些仇家知道你高位瘫痪,你猜他们会怎么样?”

    听见这话,大飞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恐惧,如果真被仇家得知,他肯定会生不如死。

    吕征看看大飞,又瞧瞧项天,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看来以后,最好永远不要得罪他。

    “杀了我,你快杀了我?!贝蠓勺慈敕杩?。

    项天嗤笑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如你所愿。吕哥,让大熊把消息传播出去,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死的多惨?!?br />
    “不不要?!贝蠓梢涣尘澹骸奥栏?,吕哥,只要不把我交给他们,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br />
    “叫大哥?!毕钐觳遄斓?。

    “对对,大哥,大哥,你就是黎源,任何人都无法否定?!贝蠓煽嗫喟?。

    项天闻言,和吕征对视一眼,瞬间多了些惊喜。

    成了!

    “大飞,等灭了黎源,你就是最大功臣。他掌握的两区两县,随你挑选?!毕钐煊旨恿烁龈懿?。

    大飞咬牙道:“大哥放心,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你让我咬谁就咬谁?!?br />
    听见这话,项天摇了摇头,颇有些哭笑不得。

    连狗都来了,这货的脸皮还真厚实!

    不过终究是自家养的狗,暂时来说还有用处。

    想到此,项天瞥了眼吕征,弯腰取下银针,又刺在他的手腕处。

    片刻后,大飞晃晃悠悠站起来,除了右手依然没有知觉,其他部位渐渐恢复如常。而且他的右手骨折,暂时感觉不到疼痛自然更好。

    稳住身形,他偷偷瞥了眼项天,眼神中充满恐惧。

    说实话,混到他这种程度,尤其还不是正途,早就不怎么怕死。但是如果让他终身瘫痪在床,无疑比死亡更加可怕。

    沉默许久,大飞转向吕征,咬牙说道:“大哥,黎源藏在金穗山庄。他身边有二十名保镖,持有武器?!?br />
    吕征眉头微皱,朝项天问道:“项哥,怎么办?”

    “额?”

    大飞眼皮一哆嗦,险些吓死。他以为项天是吕征的心腹,如今看来根本不是那么事,这位才是正主。

    “武器吗?的确有点儿麻烦?!毕钐炷笞畔掳拖肓讼?,突然问道:“黎源的心腹众多,上次被警方灭掉的那些人,和他到底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大动干戈?”

    黎源能成为河源教父,又想到让吕征当替身,显然不是有勇无谋之人。仅仅几个手下而已,貌似不值得他大动干戈。

    大飞愣了愣,很快过神来:“被警方击毙的那个,是黎源的亲兄弟。北水县不是咱们的地盘,他带人过去抢地盘,结果闹得太大,最后甚至杀了人,以至于不得不逃跑?!?br />
    “原来如此?!?br />
    项天心中恍然,“吕哥,先请位骨科大夫过来,给大飞治伤。吃了早饭,动身前往金穗山庄?!?br />
    吕征答应一声,给大熊拨了个电话。

    而大飞目露感激,他瞥了眼手腕上的银针,感激渐渐变成畏惧,甚至有些不可思议。这种手段,无论杀人还是救人,都超乎想象。

    时间流逝,很快到了上午十点。

    一辆奔驰s700缓缓驶出停车场,朝山区方向疾驰而去。

    项天开车,大飞坐在副驾驶座,吕征则坐在后排。他戴着一副巨大的墨镜,遮挡了大半边脸。除非极其熟悉的人,否则很难认出来。

    半小时过去,视线内出现一座面积巨大的院落,项天眉头一挑,开口吩咐道:“大飞,等到了地方,想办法直接进去。咱们必须迅速制服黎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br />
    大飞说道:“项哥放心,我经常过来,他们对我没有任何防备?!贝蠓伤低?,低头注视着右手,眼眸中闪过几分挣扎。

    院内有二十名保镖,个个有枪,进门之后,他只要及时报信,项天两人保证被乱枪射成筛子。但是他同样清楚,以项天的身手,自己多半跟着陪葬。

    另一方面,他把项天引来,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背叛了黎源。

    对背叛自己的人,黎源可谓辣手无情,必定除之。项天成功还好,万一失败,他同样死无葬身之地。

    思来想去,他的神色终于变得坚定。

    毫无疑问,无论他主动报信,还是不幸被人发现,都是难逃一死。而项天他们万一成功,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既然能活下去,谁愿意死??!

    项天深深的看了眼大飞,闭口不言。

    临近中午,奔驰抵达院落附近,透过铁门上方看进去,可见院内挺立着一栋三层别墅。别墅周围绿树成荫,山风袭来,幽香扑鼻。

    在院门前停车,项天按了按喇叭,门内走出两名男子。

    大飞按下车窗,探出头叫道:“哥几个,我找大哥有要事商量?!?br />
    “是飞哥来了,开门!”

    其中一人看见大飞,随即松了口气,他转身朝院内打了个手势,院门缓缓打开。

    项天轻踩油门,开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