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八十章 柳云曦昏迷
    (扑 )随着孙雨的采访登报,网上关于嫦娥的新闻越发繁多,赞同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大骂者有之,总之各有各的理由。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就连一头猪,只要宣传好都能出名,更何况如嫦娥这般国色天香的少女。

    一个星期时间,嫦娥接受了项天的建议,尽管每天都去宠物店,却时间不定,而且停留的时间也各有不同。

    长的时候一两个小时,短的时候晃一圈就走。

    那些记者虽说无孔不入,但是以嫦娥的名气,自然不值得天天蹲守。时间一长,除了像孙雨这样的菜鸟记者,大部分老记者已经开往新地点。

    又过了两天,眼见记者越来越少,就连孙雨都不再出现,项天终于松了口气。

    最近这段时间,只要嫦娥过来,他肯定舍命陪君子,一来?;に陌踩?,二来也是教教她如何做一位合格的商店老板。

    五天前,宠物店两侧店铺都被吕征租了下来,左侧开了家馄饨店,右侧开了家烧鸡店,每天从早到晚,两家店里至少守着十多人。这些人自然不是为了做生意,唯一的目的就是?;ゆ隙?。

    有他们在,除非有人身手超强,或者带着小弟直接抢人,否则嫦娥的安全还算有些保证。

    这天,将嫦娥送到宠物店,项天在店内坐了片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戳搜劾吹缦允?,他不由露出些笑容:“云曦,想我啦?”

    “你好,我是柳云曦的同学,我叫刘丽。云曦上kè 的时候突然昏迷,现在在燕大附院?!钡鏷uà 里,一道悦耳的女声说道。

    项天闻言一愣,急忙道谢:“谢谢你,我马上过去?!?br />
    最初学会华佗本草经的时候,项天就给柳云曦检查过,她的情况不算严重,短期内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那次之后,项天忙的不可开交,一直没时间帮柳云曦治疗。此时陡然听到柳云曦昏迷住院,项天虽然着急却并不是太担心。

    挂断电huà ,项天和嫦娥打了声招呼,驱车前往附院。

    停好车子,他又拨打了刘云曦的手机,接电huà 的却是个中年人。一听见那声音,项天心中一动,暗道莫非是柳云曦她爹?

    这么一想,他顿时客气了不少:“你好,请问云曦在哪间病房?”

    “你是谁?”对方问道。

    “我姓项,是柳云曦的同学?!毕钐煅壑橐蛔?,一本正经的说。

    “哦,我们在重症监护室?!?br />
    项天大吃一惊:“重症监护室?怎么可能?”反应过来,他急忙补充道:“我马山过来?!?br />
    “重症监护室?”

    项天边跑向电梯间,边喃喃自语,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以柳云曦的身体状态,就算犯病也绝不可能这么严重,根本没道理??!

    叮。

    电梯停在十楼,项天匆匆跑过来。打眼一扫,发现重症监护室门口站着五六人。

    其中一人西装革履,相貌俊朗,和柳云曦有几分相似,多半是柳云曦的父亲。

    他大步过去,走到柳建辉面前,客气的问道:“云曦的情况如何?”

    “你是云曦的同学?”

    柳建辉打量项天一番,不由皱了皱眉头。作为河源著名企业家,他见多识广,更加坚xin 自己的眼力。

    眼前这年轻人,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可能是学生。

    “对!”项天点头,“您应该是柳叔叔吧?”

    柳建辉没有回答,转头看向身侧那少女,一脸温和的说:“小丽,他是你们的同学?”

    显然,那少女正是柳云曦的同学刘丽。

    听见这话,项天嘴角一抽,颇有些不爽。不管我是不是云曦的同学,知道她生病就立刻赶过来,难道你不该客气点儿吗?

    刘丽隐蔽的瞥了眼项天:“他叫项天,在学xiào 的时候,和我以及云曦关xi 最好?!?br />
    “哦?!?br />
    柳建辉点点头,终于露出些笑容:“小伙子,不好意思。社会太复杂,云曦又生性善良,我怕她被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骗了?!?br />
    “我日,这货貌似话里有话??!”

    项天心中吐槽,转移话题道:“柳叔叔,云曦现在怎么样了?”

    柳建辉叹了口气,一脸黯然:“始zhong 昏迷不醒,而且查不出病因?!?br />
    “不可能吧?”

    项天失声叫道,别的且不说,要知道华佗大爷就在附院,连他都查不出病症,这怎么可能?

    说着,他冲向重症监护室,抬手按响门铃。

    片刻后,一名护士边开门边说道:“探望时间已经过了,请下午再来。如果有什么话,我可以带给病人?!?br />
    “我叫项天,是华佗大夫的弟子,我要进qu ?!毕钐烀娲θ?,言简意赅的说。

    “谁的弟子?”那小护士愣了愣,继而满脸震惊,“你是华副院长的弟子?不好意思,请进?!?br />
    如今的燕大附院,众人可能不认识院长副院长,却肯定认识华佗。单就这个月,华佗就治愈了三名绝症患者,堪称燕大附院的定海神针。

    无论医生护士,他们宁可得罪院长,也绝对不敢得罪华佗。

    因为得罪了院长,大不了换家医院上班,但是得罪了能够治愈绝症的神医,那就等于少了一条命。

    项天没想到华佗的招牌这么好用,他丝毫不含糊,跟着小护士进入重症监护室。

    换好无菌服,走进病房。

    病床上,柳云曦脸颊红润,黛眉修长,若非知道她昏迷不信,项天可能只以为她睡着了。

    站在床边观察片刻,项天摸起柳云曦的手腕,边询问小护士道:“我师父来过吗?”

    小护士摇头:“华副院长和院长去了首都,听说要参加全球中医发展论坛?!?br />
    项天心中恍然,怪不得众医生束手无策,原来华佗大爷不在。他不再多言,微闭双目,聚精会神切脉。

    “咦?这,这不是旧病复发?”

    项天心中震惊,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心脉堵塞以至昏迷不醒,这绝不是病症导致,而是有人刻意为之,这种手法短期内可能没问题,时间一长,大概只有神仙才能救活。

    某种程度上来说,七日续命针法同样涉及到这种手法。

    “有人想对云曦下手?”

    ps:家里停电,更新晚了点儿,第二更十二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