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八十二章 前因后果
    (扑 )燕大附院,重症监护室?!?br />
    柳建辉见项天施针,神色中挂上几分疑惑。

    在他的印象里,针灸大都用来治病救人,两人刚大动干戈,眼前这年轻人甚至打断了人家的胳膊,怎么这会儿居然好心的给他治???

    这事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

    不多久,项天取下银针,转头朝小护士吩咐道:“叫医生过来,把他送去骨科?!?br />
    “哦哦,好?!?br />
    小护士惊醒过来,不敢犹豫,匆匆跑了出去。她算是看出来,华副院长的弟子绝不是善茬,得罪了他,难保不会和自己动手。

    医生来的很快,而且小护士明显和他们说起过项天,因此,医生出现后,二话不说,将年轻人架上担架,转身就走。

    项天收回目光,沉吟着问:“柳叔叔,那人到底什么身份?”

    柳建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脸忧虑:“项天,这件事你做的太过了。宋星的家族虽然不出名,却隐藏着巨大的能量。尤其在南江省周边几个省份,几乎无人敢惹。而且据我父亲所言,宋家已经传承五百多年,出过不少名人,在特种部队以及安全部门拥有很深的背景?!?br />
    “哦?”项天吃了一惊,皱眉道:“就算如此,他敢对云曦下手,那也该死。而且若非我技高一筹,这次死的就是我?!?br />
    “什么?”柳建辉大惊失色:“他对云曦下手?”

    项天点头道:“柳叔叔,你真以为云曦是旧病复发?我明确告诉你,绝对不是这样,而是有人封住了她的心脉?;痪浠八?,有人故意打伤云曦,而那个人正是宋星?!?br />
    “这?”

    柳建辉两眼一瞪,充满质疑。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而且既然是打伤,难道以现代仪器还检查不出来?

    项天见柳建辉不怎么相信,他想了想道:“这样,我先唤醒云曦,有什么问题,一问便知?!?br />
    “好?!?br />
    柳建辉脸色冷峻,怒气冲冲的道:“如果真是宋星所为,我柳家也不是软柿子,一定让他们给我个解释?!?br />
    项天不再言语,吩咐小护士取来酒精,重新消毒银针。

    片刻后,他走到病床前,将柳云曦的头发盘起,接着,右手迅速刺出。

    捻,拨,弹,震。

    连续七针,各有不同。

    待七枚银针稳定下来,项天握住柳云曦的手腕,运转心法,丹田内的能量顺着柳云曦的手部经脉涌入。

    渐jiàn 地,项天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神色变得有些萎靡。

    自己冲开心脉,和帮助他人完全不同,即需要消耗庞大的能量,又需要对人体经脉了如指掌。这两点,缺一不可。

    发现项天状态有异,柳建辉显得惊yà 不已,他不是没见过中医针灸,但是像项天这般,给病人针灸却把自己累得大汗淋漓,堪称生平仅见。

    大概多了五分钟,突然,那七枚银针颤抖起来,继而自动弹起,射向空中。

    项天飞速伸手,闪电般抓住银针。

    “呼,我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趁着冲开心脉的机hui ,项天对柳云曦的旧疾同时做了处理,效果还算不错。不过想彻底治愈,至少需要三到五次才行。

    “项天,情况如何?”

    见项天治疗完毕,柳建辉急忙追问。

    “幸不辱命?!毕钐旎卮?。

    “那就好那就好?!?br />
    柳建辉松了口气,目光投向女儿,眼神中充满期待。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连时间都要停止,柳云曦那修长的睫毛动了动,接着,她缓缓睁开眼睛。

    眼神最初有些迷茫,看清楚眼前之人,她顿时愣道:“项天,你怎么在这儿?我怎么了?”

    听见这话,柳德源嘴角一抽,心说好么,看来这小子和云曦不仅是同学那么简单??!不然自家亲爹也在,怎么就只看见他一个人呢?

    “你在医院?!?br />
    项天想握住柳云曦的手,但是柳德源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不得不放qi 这个念头。现在时机不到,他还没做好坦白的心理准备。

    “医院?”

    柳云曦惊呼一声,目光一转,这才发现自家老爹,她忽的霞飞双颊:“爸,你怎么也在?”

    柳建辉哼了声,没好气的说:“你上kè 晕倒,学xiào 老师给我打了电huà ,我能不来吗?”

    “爸,我没事?!?br />
    柳云曦吐了吐舌头,又偷偷看看项天,心虚不已。

    “你说没事就没事?你是医生??!这次你必须在医院住几天,做个最全面的检查。如果查不出病根,过两天跟我出国,去米国顶级医院检查?!?br />
    一次两次,柳建辉颇有些心有余悸,语气中满是不容置疑。

    “不行!还有半个月就是期末考试,我不能现在出国?!绷脐匾⊥肪芫?。

    项天闻言插嘴道:“柳叔叔,云曦的情况其实并不严重,我刚才已经做了初步治疗。再针灸几次,我保证彻底去根,她以后再也不会无故晕倒?!?br />
    发现项天和柳云曦关xi 亲密,柳建辉对他的态度明显有了改biàn 。

    从客客气气,甚至充满感激,变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虽说不至于厌恶,却也绝对没啥好感。

    不过项天的医术倒是货真价实,转念一想,柳德源一脸严肃的说:“项天,我女儿的病症,就麻烦你了?!彼底?,他从包里掏出支票本,刷刷填了张支票递给他:“这是治疗费。如果不够的话,你尽管开口?!?br />
    项天见状满脸古怪,笑眯眯的说:“柳叔叔,我没有行医资格证,不是医生。你如果给钱,那就属于非法行医,我八成要被抓进qu ?!?br />
    柳建辉听得一愣,不由得有些纠结。他自然听的出来,人家这是不想要他的钱,而且理由充分合理,无法反驳。

    不顾憋屈无比的柳建辉,项天转向柳云曦,“云曦,你最近有没有遇到特殊的事情,比如有人拍了你一掌,或者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全身发冷?”

    柳云曦不明所以的道:“没有??!我一直待在学xiào ,就宋星来的时候,爸爸让我回去了一趟?!?br />
    说到此,她思索片刻,突然叫道:“好像的确有一次。今天上午,我在学xiào 门口遇到宋星,临走的时候,他突然拍了下我的后背。然hou 我就觉得全身发冷,刚上kè 就晕倒了?!?br />
    闻听此言,柳德源眉头紧皱,目光变得阴沉无比。

    “宋星,你欺人太甚!”手机用户请访问<a href=" target="_blank">

    <a href=" target="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