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八十五章 项天的资料
    柳云曦凝视着项天,贝齿咬着红唇,垂泪欲滴。↖

    那倔强的脸颊,看在项天眼中,让他恨不得骂死自己。既然早晚都要解释,干嘛不早点儿把云曦请来,当面锣对面鼓的好好说。

    现在倒好,被人家首先发现,想解释都不行。

    办公室内,嫦娥显得有些懵懂,在她那漫长的生命里,诸如爱情这玩意儿,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梢运?,她很难理解柳云曦现在的感受。

    陈浩民见项天满脸纠结,不由心中一动,插嘴道:“云曦妹子,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我可以为项天作证,他只喜欢你一个。再说,你觉得凭嫦娥女士的相貌气质,能看得上项天?”

    项天听的嘴角一抽,心说你这是帮我解围呢,还是故意损我?

    “真的?”

    柳云曦看看项天,又瞧瞧嫦娥,貌似觉得陈浩民说的很有道理。

    项天闻言,如听仙音。

    他轻轻握住柳云曦的小手,郑重其事的道:“云曦,你难道不了解我?嫦娥的确住在这里,但是她的身份很特殊,纵观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男人配得上她?!?br />
    “在我心中,嫦娥就算再漂亮,也比不上你的百分之一?!?br />
    如此大胆而直接的表白,尤其当着嫦娥和陈浩民的面,直把柳云曦羞得面红二尺,她低头垂目,弱弱的说:“我不如嫦娥姐姐?!?br />
    “绝对不是。在我心中,你就是最漂亮的那个?!毕钐焖闪丝谄?,接着心中一动:“云曦,你如果不相信我,随时可以搬过来住?!?br />
    “???”

    柳云曦吓了一跳,赶忙拒绝道:“不行不行。如果让我爸知道,他非得打死我不可?!?br />
    “怕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毕钐炱财沧?,目中闪过一抹火热:“云曦,说真的,你搬来呗?反正华晨大厦距离燕大又不远,丝毫不耽误你上学?!?br />
    “我不要?!?br />
    柳云曦挣开项天的大手,跑过去拉住嫦娥:“嫦娥姐,咱们快走,我才不要和那个大坏蛋住在一起?!?br />
    嫦娥莞尔一笑,被柳云曦拽出了门。

    咣当。

    房门关上,项天擦了把额头,深深的吐出口浊气。太险了,还好自己聪明,非但解开了柳云曦的心结,还找了个相当不错的理由。

    他现在已经决定,万一柳云曦秋后算账,他就邀请柳云曦同居。哇咔咔,成功最好,不成功也没关系,可谓立于不败之地??!

    陈浩民见项天笑容满面,顿时竖了竖大拇指:“项老弟,哥哥我真是佩服你!话说云曦妹子的确很优秀,配你绰绰有余?!?br />
    过神来,项天一瞪眼:“滚蛋?!?br />
    “哈哈,哥哥去午休!”

    陈浩民大笑几声,扬长而去。

    转眼间,办公室内只剩下项天,他正要步陈浩民的后尘,卧室午休,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一看,项天愣道:“你不是和嫦娥逛街去了吗?”

    门外站的却是柳云曦。

    听见询问,柳云曦面露尴尬之色:“我这次找你,本来是想通知你,宋家来了人,他们可能对你不利。结果和嫦娥姐聊的投机,让我给忘了?!?br />
    项天无语:“没关系,他们奈何不了我?!?br />
    柳云曦目光担忧:“宋家来的人叫宋时,身手很高,等闲之人不是他的对手。他一来就向我爸打听你的消息,我爸没告诉他。虽说宋家的根基在南方,但是各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如果真想调查,肯定能找到?!?br />
    “我倒是盼着他们早点儿来,到时或许能敲他门一笔。最近投资比较大,实在囊中羞涩?!毕钐煨α诵?,不以为意的说。

    柳云曦瞪了他一眼:出口威胁:“这些我不管,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待在公司,禁止外出,等宋时走了再说?!?br />
    “禁止外出,那不得憋死我???”项天眼皮乱跳,苦笑道。、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如果不答应,我以后再也不理你!”柳云曦盯着他,毫不退让。

    项天耸耸肩,满是无奈:“行吧,最多三天?!?br />
    “五天?!?br />
    柳云曦挥舞着小拳头,不容置疑。

    项天硬着头皮:“五天就五天?!?br />
    计划成功,柳云曦展颜一笑。接着,她突然踮起脚尖,在项天嘴边点了下、继而笑嘻嘻的跑了出去:“如果你能做到,我考虑搬来住两天?!?br />
    “???”

    听见远远传来的声音,项天嘴巴一张,大喜过望。为了以后的幸福,别说五天,就算五十天,五个月,他都忍了!

    河源南城区。

    街道不算繁华却背靠青山,院内绿树成荫,更难得的是,门口有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

    除了武警,院内建筑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然而,只有那些大权在握的人,才知道此地的特殊。

    河源特勤处。

    主楼一间办公室内,一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皱眉沉思,在她身前的办公桌上,赫然放着一份资料。

    资料右上角有张照片,如果项天在此,肯定第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人正是他。

    除了照片,页面内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迹。

    “项天,男,二十四岁,毕业于河源理工大学,精通医术,身手出色。现为飞越职介所,飞越科技公司,和飞天宠物店最大股东?!?br />
    “某某年,在北河县人民医院出生,祖籍不详。母亲周洪敏,县一小教师,父亲项成志,无业。祖父母不详,外祖父母不详?!?br />
    “某某年,入读北河县第一小学?!?br />
    “某某年,父母车祸去世,因家境贫寒,主动退学,沿街乞讨。一个月后,被南城区大王村李娟收养?!?br />
    “”

    “偕同女警陆凝抓捕绑架犯,与河源夏家有矛盾?!?br />
    “”

    “备注:身边出现的李牧,华佗等人,身份神秘,无任何出入境记录及其他身份记录。建议详查?!?br />
    资料上的内容,有些恐怕连项天都记不清楚,现在却被记录的清清楚楚。更可怕的是,连哪吒,华佗他们都没有遗漏。

    女子作为河源特勤处负责人,审阅过无数大人物的资料,没有任何一份如眼前这般,让她看了又看,久久无法神。

    她时而疑惑,时而震惊,时而激动,时而失望,情绪之复杂,难以用语言形容。

    不知过了多久,她摸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女子不容质疑的吩咐道:“去北河县,我要项天一家的全部资料,越详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