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九十四章 第一目标——嫦娥(求收藏)
    和项天联系密切的人,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当真特点鲜明,除了李娟等人毫无背景,其他的可谓个个来头很大。

    就连哪吒召集的那五个小伙伴,比如欧阳琪,都绝不是表面看来那般简单。

    当然,包括凌萱在内,他们只是飞越科技的员工,和项天没有多少交集。因此,资料上并未包涵他们,否则宋时肯定更加吃惊。

    另外还有一部分,是项天的同学和合作伙伴,但是他已经毕业一年多,众同学各奔东西,连最近的同学聚会都没参加,要说能引得他愤怒,基本上不大可能。

    至于合作伙伴,连公司都没了,合作伙伴还有毛用?

    思来想去,宋时最终选定了嫦娥为首要目标,一来她是女子,战力不强,二来她和项天住在一起,关xi 令人遐想。

    打击她,效果必然最好。

    除了嫦娥,华佗荣升为次要目标,哪吒为三号目标。

    资料显示,这三人背景简单,且没有特别备注,宋时不认为他们比陈浩民,吴明这些人更难缠。

    父子俩嘀嘀咕咕了半天,宋归很快离开,打算召集人手,准备行动。

    半小时后,他出现在滨河区滨河大酒店,约见河源地下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孙雄雄哥。

    其实按照宋归那骄傲的性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教父黎源??上Ю柙丛缇拖词植桓?,生意洗白,这在道上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派去联系的人,压根没见到正主。

    退而求其次,孙雄无yi 成了最好的驱使对xiàng 。

    论及实力和影响力,孙雄比黎源稍逊一筹,却也不容小觑。

    事实上,他之所以能有今天,并不是他自己多厉害,而是他根本就是傀儡,真正的幕后人是项天的老对shou 马良成。

    河源市有点儿能量的人,都知道马良成横跨黑白两道,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才是真正和黎源并驾齐驱的巨擘。

    那什么雄哥,就是他手下负责违法生意的代理人而已。

    不过随着马良成身死,这些都不再是问题,孙雄一夜间鸟枪换炮,成了河源响当当的人物。

    而且从宋归派出的联络人,孙雄便隐隐觉察到了宋家的深厚背景,自然是一万个赞同,就差没有纳头就拜,顷刻间投入宋归的怀抱。

    尽管孙雄甘心俯首,宋归对他却极其鄙夷,若非宋家的根基在南方,他爹又三令五申,禁止他亲自动手,哪怕孙雄跪求见面,他大概都会断然拒绝。

    毕竟就是教xun 个把女人而已,只需找机hui 截住嫦娥,或是威胁,或是殴打,更狠的话来个强上,可谓简单的很,根本用不着大动干戈。

    等项天发现同居密友因为自己而遭受伤害,又找不到报复对xiàng ,或者无法报复,在宋归想来,项天这混蛋就算不气死,也会悔恨终生。

    如果再加把子力气,多半能让项天陷入疯狂。他万一做出点儿天怒人怨的事,甚至不用宋家出马,单单警察就能灭了他。

    这笔买卖,硬是要得!

    ……

    南城区特勤处驻地。

    宋归刚有所行动,那受委托负责调查项天的女子,就得到了消息。

    听完属下的汇报,她取出项天的资料端详片刻,古怪的问:“他们要对付常娥?”

    “对。资料上能让项天感到愤怒的人,只有那么十多个,而且大部分各有背景。少部分没有背景那些,以宋时的脾气八成会放qi 。如此一来,能成为目标的只剩下三人而已?!彼档酱?,对面年轻人顿了顿,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毕钴科沉怂谎?。

    “头儿,我感觉常娥,华佗和李牧三人,绝对不好惹,他们说不定有着通天背景?!笔粝鲁烈髯诺?。

    项芸古怪的问:“何以见得?”

    “这还不简单。以咱们的能力,竟然查不到三人的任何信息,祖籍不详,家族不详,受教育程度不详,连他奶奶的年龄都不祥,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br />
    “他们的身份信息都是项天拜托警局的朋友办理,他们第一次出现,也都是和项天在一起,好像专门为了他出现一般?!?br />
    “而且除了常娥,华佗是中医国手,在西医方面同样造诣很深,堪称国际顶级名医,李牧是计算机天才,他最近开发了一款app软件,尽管还未盈利,没有大规模宣传,下载量却已经爆zhà 式增长。预计不超过半年,肯定能让飞越科技扭亏为盈,实现跨越式增长?!?br />
    那属下年纪轻轻,正是热血澎湃的年纪,很清楚特勤处是个什么东东,现在连特勤处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简直亮瞎他的狗眼。

    “有道理!”

    项芸捏着下巴,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正因为无法确定三人的身份,所以我才特意留下漏洞,让宋时去碰碰他们?!?br />
    “???”那属下张了张嘴,目瞪口呆。

    项芸瞥了他一眼:“你不要忘记咱们的职责,河源市出现如此神秘的人物,而且一次就是三个,倘若不能确定他们的目的和来li ,绝对是咱们的重大失职?!?br />
    “宋时这人虽然出身宋家,有些宋家目中无人的臭毛病,为人做事倒是还有些分寸。宋家只要不给他施压,他基本不会害死人。有他试探常娥三人,出了问题尚能及时挽回。而且万一有人报复宋家,咱们正好顺藤摸瓜,查清他们的底细?!?br />
    顿了顿,她微微叹了口气道;“常娥,华佗,一听就不是本名,装神弄鬼的家伙,若非看在他们是项天的朋友,我早就想好好查查他们?!?br />
    听见这话,那属下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震惊的问:“头儿,你认识项天?”

    “不认识,但是我有种感觉,我们早晚会认识?!毕钴克底?,眼眸中浮现出些许复杂,有怨恨,有回忆,更多的却是期待。

    回过神来,想到常娥和项天貌似住在一起,关xi 说不定超乎想xiàng ,项芸捏了捏眉心,朝属下吩咐道:“派人?;は钐旌统6?,注yi 不要被发现。尤其常娥,切不可让她受到太大伤害。过段时间,我会亲自见见他们?!?br />
    “明白!”

    随着项芸下达命令,一时间三方齐动,数方关注,整个河源市顿时热闹起来。

    一连两天,华晨大厦始zhong 守着几名陌生人,有的一看就不怀好意,有的行动隐蔽,哪怕有心人都很难发现。

    关jiàn 时刻,项天一边禁止嫦娥出门,一边想着对策。办法还没想到,但是就在这天深夜,办公室内再次亮起了璀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