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还是阴谋?
    没有听见刹车声,当后背感觉到一股剧烈的撞击,那一瞬间,项天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如果就这么被撞死,他肯定觉得很憋屈,毕竟连肇事者是谁都不知道,甚至不确定这到底是阴谋还是意外。

    嘭。

    巨大的撞击声,使得项天整个飞了出去,他听到了腰椎传来的咔嚓声,紧跟着张嘴一吐,喷出一口鲜血。

    重重的砸落在地,项天偏头看了眼,只见那辆车在撞倒他之后,依然没有刹车,径直撞在路边的花坛上。

    前引擎盖瞬间凸起,安全气囊爆开,车窗玻璃全部粉碎。

    “马路杀手?”

    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项天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陷入昏迷。

    嫦娥和柳云曦被项天同时推开,两人只是摔了一跤,没受到任何伤害??醇庖荒?,柳云曦差点儿疯掉,她尖叫一声,飞身扑到项天身上,泪如雨下。

    嫦娥还算冷静,急忙拨打急救电话。打完电话,她静静注视着泣不成声的柳云曦和昏迷的项天,美丽的眼睛里充满复杂。

    五分钟后,救护车,交警部门纷纷出现。

    勘查现场,抢救伤员,迅速忙碌起来。

    直到此时,柳云曦和嫦娥才发现,那肇事者赫然是位少女,而且刚才的撞击太过严重,尽管有安全气囊?;?,她仍然晕了过去。

    半小时后,事故处理完毕,交警拖车离开。

    看见没了热闹,人群渐渐散去。到的最后,一名穿着考究,抱着笔记本电脑的中年人注视着项天昏迷的地方。目中交替着狂热和不满。

    如果宋时在此,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此人赫然是宋文世。

    燕大附院。

    项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只感觉全身疼痛,腰部以下失去知觉。觉察到这一点,项天满目惊骇。险些再次晕过去。

    没有知觉,那代表的意思实在太过可怕,证明腰部以下瘫痪。

    微微转头,柳云曦好像哭累了,已经趴在床边睡着。

    项天暗暗叹了口气,如果真的瘫痪,这段感情怎么办?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背后可是站着华佗,有华大爷在。应该不存在瘫痪的可能。

    “项天,你醒了!”

    嫦娥推门进来,神色中满是疲惫。

    “嗯。有没有把华大爷请来,我的伤很重,只有他能治疗?!毕啾绕鹱凡樾资?,项天无疑最关心这件事。

    “华伯刚走。他已经为你详细检查过,基本上问题不大。如果加强修炼,大概两天内能下床行走。一周内彻底康复?!辨隙鸾馐偷?。

    项天闻言松了口气,果然是神医。没有让人失望。顿了顿,他又问道:“抓住凶手没有?”

    嫦娥点头:“肇事者当场昏迷,刚醒来不久。那女孩明显吓坏了,吞吞吐吐说不明白,只说车辆突然失控,而且刹车失灵。这才撞到你。交警部门刚才来过,他们对车辆进行了严格检查,车辆性能一切正常,没发现人为痕迹。现在连交警部门都有些困惑,那女孩不是醉酒驾驶。不是毒驾,按道理不应该发生这种事。如今看来,最大可能就是人为故意,她故意想撞死你?!?br />
    项天低头沉思,目露寒芒。

    难道是宋家改变了思路,决定直接对他下手?但是以宋时的性格,应该做不到这么极端才对。

    “还有没别的?”想了想,项天问道。

    嫦娥疑惑的道:“有。我和华伯去看过那少女,她虽然心神受创,有些浑浑噩噩,但是我们一致认为,那女孩说的话应该没问题。她的确不是故意,所以这件事,极有可能只是意外?!?br />
    “额?”

    项天嘴角一抽,显得一头雾水。

    以华佗和嫦娥的本事,哪怕肉身是凡人,想必也不会被一个普通人欺骗,他们既然说少女一无所知,那就肯定一无所知。

    但是如此一来,这件事根本说不过去。

    “嫦娥啊,你不会想告诉我,她有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吧?”

    嫦娥秀眉微蹙:“那是什么?”

    “没,我就是问问?!毕钐炜刹幌敫隙鸾馐驼饧?,身为凡人的一员,他觉得还是要给自己同胞留点儿面子?!凹热徽庋?,等我的伤好点儿,我亲自见见她,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br />
    就在这时,或许是项天两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大,柳云曦动了动,清醒过来。她发现项天醒来,顿时大喜过望:“项天,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br />
    “不会的?!毕钐煳氯岬母帕脐氐某し?,笑呵呵的道:“像我这种人,好事做了那么多,岂会轻易死去?”

    柳云曦握住他的手,喃喃的道:“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好怕!”

    “我发誓,这辈子肯定不离开你?!毕钐煲槐菊姆⑹?,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下辈子也是?!?br />
    听到此,柳云曦破涕为笑:“这辈子已经便宜你,下辈子你就别想了?!?br />
    项天无语:转移话题道:“云曦,现在天色不早,你和嫦娥早点儿去。我自己在医院就行?!?br />
    “我不,我要留下来照顾你?!绷脐囟先痪芫?。

    若想早点儿康复,那就必须抓紧时间修炼,柳云曦守在病房,项天哪有机会?无奈之下,他好说歹说,总算把柳云曦劝走。

    虽然暂时不能乱动,但是修炼效果相当不错,第二天,项天已经能感觉到双腿的存在,腰部以下恢复知觉。

    上午,柳云曦刚来不久,病房内突然走进两人。

    那中年人拎着大堆营养品,一进门就满脸尴尬的道:“项先生,我是絮儿的父亲。这次都是絮儿开车水平不济,玩手机走神,以至撞到你,我特意带她过来道歉?!?br />
    “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有意的。如果你觉得难受,那就打我吧,我保证不还手?!鄙倥痛棺磐?,垂泪欲滴。

    听见这话,项天心中一动,深深的看了眼中年人。接着,他又转向少女,双目微眯。少女脸上充满着悔恨的后怕,不似作伪,至少他是这么认为。

    “难道我真的想错了?这次只是普通事故!”

    (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