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目标锁定
    “什么?项天还活着!”

    特勤处,听完老狗的汇报,项芸腾的站起来,双目圆睁,震惊的无以复加。

    “对?!?br />
    老狗同样显得惊疑不定,当初他亲眼看见项天连人带车冲进卧龙湖,车辆打捞上来后,虽说没有现项天的尸体,但是车门洞开,就算尸体飘走也不一定。

    谁想到峰路转,项天居然再次现身华晨大厦,而且活蹦乱跳的,看样子一切正常。

    真是哔了狗了。

    “宋文世出国,宋家暂停了对项天的针对行动,按照要求,小李他们晚上撤离。就在今天中午,他们清楚的看到项天来了?!崩瞎凡钩涞?。

    “额?”

    项芸缓缓落座,眼眸中满是疑惑:“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宋文世自认大功告成,所以没确定项天身死就逃到了国外?”

    “大概可能是这样?!崩瞎芬煌肺硭?。

    “不大可能。宋文世性格偏执,做事谨慎,乍一看项天又没什么背景,如果因为项天的原因,他哪会轻易逃走?期间肯定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br />
    顿了顿,项芸自嘲一笑:“算了,项天只要活着就好。哎,我还是早点见见他吧,免得再生这种事,追悔莫及?!?br />
    与此同时,项天告别张强,独自走出滨河分局,显得心事重重。

    出乎预料,经过张强的同事分析,照片中那人赫然是一名世界级的商业大盗,代号信使。

    信使神出鬼没,行事诡异,盗窃过众多极其重要的商业情报。他每次行动从来不化妆,都是以同一副面孔示人。

    显而易见,那副面容并非信使的真面目,因为和他接触雇主时的面孔截然不同。而且一旦行动成功,信使收到钱后立刻消失。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来自何方。

    除了这些,信使还有个特殊癖好,只破坏案现场的监控。对其他监控却视而不见。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你知道他去了,也知道是他做的,却很难找到直接证据。

    国际刑警通缉这位已经三年,悬赏高达百万美元。至今一无所获。

    这也从侧面说明他的不同寻常。

    “信使!不好抓??!”

    警察内部网上,信使的个人资料等于没有,但是他办过的那些案子却历历在目,无一例外都是大案,动辄以千万美元计算。

    项天实在有些不明白,飞越科技这种小公司,总资产也就千万左右,哪值得信使这种人出马?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其实这完全怪不得项天不明所以,对那款天羽手机卫士,哪吒介绍的简单。项天本身对手机展又没什么兴趣,自然不知道其带来的巨大影响,以及未来可能的现金收益。

    可以说,只要天羽卫士最终完善成型,击败目前市面上所有同类型软件,独占鳌头几乎是板上钉钉。

    以智能手机的展度和庞大市场,可想而知,这款软件必将成为一座货真价实的金矿。

    “既然找不到信使,那就只能从公司方面下手?!?br />
    暂时没好办法,项天决定迂作战。对方不可能毫无征兆下动手,必然是被凌萱拒绝后,觉得事不可为,这才出此下策。

    “喂。唐哥,我是项天?!?br />
    坐进公交车,项天注视着窗外,开始拨打电话。

    “哈哈,项老弟,你可是好久没联系我。最近有没有时间。咱哥俩好好喝两杯?!钡缁袄?,唐君朗声笑道,满是热情。

    他今早上接到了陈浩民的电话,知道林夕已经怀孕,震惊之余,对项天自然大为敬佩。他能感觉到,如今项天和陈浩民的关系,随着林夕痊愈,必然更上一层楼,变得牢不可破。

    “喝酒当然没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唐哥帮个忙?!毕钐煨Φ?。

    “没问题。只要哥哥能做到,决不推辞?!碧凭敛挥淘サ拇?。

    项天想了想,一本正经的问:“是这样。河源是星宇集团和天马软件集团总部,这两家集团以软件研,计算机网络维护和网络游戏为核心,我想问问,对这两家公司,唐哥你了解多少?”

    “他们?”

    唐君愣了愣,思索片刻才道:“我们倒是有些合作,尤其是星宇集团,提供了我们公司的网络配套和服务器。至于天马集团,我和他们打交道比较少?!?br />
    “星宇集团董事长林星宇,今年只有三十二岁,是海归硕士。国后创建了星宇集团,依靠兼并整合大量中小软件公司,迅攫取第一捅金,并在五年内成为省内屈一指的软件公司。现在星宇集团已经涉及房地产,计算机,实力强大无比,大概能排在省内前二十?!?br />
    “天马集团是老牌民企,早在o1年就涉足计算机行业,他们最初以计算机培训为主页,后来展壮大,最终形成以研和培训为核心的公司?!?br />
    项天沉吟着问:“那林星宇什么来头?我不认为凭他一个海归身份,就能在五年内做到这点儿?!?br />
    结合飞越科技的情况,项天几乎瞬间就觉得星宇集团有问题。

    毕竟一家以兼并其他公司起家的集团,背地里肯定少不了手段。否则那些公司股东除非脑子抽了,不然哪会轻易将辛辛苦苦创办的企业出售

    再说,林星宇只有三十二岁,可谓青年才俊,这种人大都自视甚高,稍有不如意的地方,难保不会做出冲动的事。

    他又有国外留学背景,貌似和信使更可能存在交集。毕竟从资料来看,信使之前从未在华夏作案,其中关窍,令人遐想。

    项天问完,唐君却没有立刻来,电话里先是传来一声:“你们先出去!”

    关门声响过,他这才贴近:“项老弟,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莫非和星宇集团有矛盾?”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和林星宇关系不错,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说和说和?!?br />
    项天眼珠一转,“唐哥,你看我像那种到处惹祸的人吗?你也知道,我和陈哥投资了一家软件公司,公司最近开出一款产品,我觉得很不错。但是公司太小,行困难,所以想找家大公司合作。既然是合作,对方的背景越深,我们自然越放心?!?br />
    对这件事,唐君倒是知道,闻言不再怀疑。

    “天马集团马总农民出身,为人厚道,展到现在凭的是眼光独到,诚信经营。至于林星宇,他父亲是省里一位实权人物?!?br />
    听到此,项天眉头一挑,目露寒芒:“唐哥,先不聊了。我去趟星宇集团,争取早日谈下来!”(未完待续。)

    ps:  明天凌晨两点到三点不要点击,谢谢大家,真的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