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帮兄弟一把
    订立城下之盟,约好游览极地海洋世界,项天总算摆脱尴尬的局面,虽说嫦娥和柳云曦看向他的目光仍然怪怪的,至少没有当面笑话他。

    第二天,吃过早饭不久,项天在沙发上浏览报纸,嫦娥则继续玩电脑游戏。

    上次因为宋家的关系,宠物店被迫关门,后来宋家改变策略,项天原本打算重开,但是想到下周就要前往中海,来再开也不晚。

    如此一来,嫦娥明显无事可做,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待在家里。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项天转头看去,发现进来的是一年轻女子。那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岁,留着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

    女子一进门就紧盯着他,嘴角微微颤抖,显得激动不已。

    项天被她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说道:“公司今天歇业,暂时不做生意。如果有问题,你现在可以说出来,如果没有,请便!”

    “项天,你知道我是谁吗?”渐渐地,女子眼圈泛红,声音艰涩的问。

    项天无语,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这个问题?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会给我钱?但是发现女子神情激动,不似作伪,他仔细想了想,对来人实在没有印象。

    “抱歉,我好像没见过你!”

    嫦娥抬头瞥了眼女子,漂亮的眸子里闪过几分好奇。

    女子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勉强露出抹笑容:“自我介绍下,我是项芸,项羽的项?!?br />
    “恩?”

    项天愣了愣,神色怪异:“原来和我同姓,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项女士,你找我有事吗?”

    听项天这么说,项芸那脸色变得超级诡异,想哭,又想笑??俺瓶扌Σ坏?。终于,她无奈叹了口气:“看来你爸没告诉你,关于项家的事!”

    闻听此言,项天腾的站起来。一脸阴晴不定:“你什么意思?你认识我爸?”

    “你父亲叫项成志,你母亲叫周洪敏,你在北河县出生,后来被李娟收养,我说的可对?”项芸颤抖着声音问。

    嫦娥再次抬头。先看看项芸,又瞧瞧项天,不由得愈发惊奇。

    “你调查我?”

    项天一脸难看,目露寒芒。

    无缘无故被人调查,除了心怀不轨之徒,还能有谁?

    他现在虽然摆脱了缺钱状态,朋友很多,同时敌人更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麻烦不断。

    项芸见项天异常警惕,惨然一笑:“并不是我要调查你。而是宋家请我调查你。项家和宋家有些渊源,这点儿要求,我实在不好拒绝。不过我应该感谢他们,若不是他们,我或许还找不到你!”

    听到此,项天已经明白其中来龙去脉,他舒了口气,皱眉道:“千万别告诉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妹?”

    项芸严肃的道:“准确来说,我是你堂姐?!?br />
    项天嗤笑一声:“这个故事一点儿都不精彩。而且如果你所言属实,为什么父母身死,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没有出现?在我几乎饿死的时候。你们同样视而不见?”

    “你们既然和宋家关系不错,势力必然很惊人。这种情况下,难道还找不到我?找不到我爸?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陡然冒出个堂姐,项天渐渐变得激动起来。

    很早以前,尤其是?;⒄业礁改傅氖焙?,他不是没想过。自己也有一家流弊的亲戚或者家世显赫,然后人家巴巴的跑来和他相认。从此之后,他瞬间鸟枪换炮,当上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天天过下来,他既没有见到自己的祖父母,也没听说过外祖父母,依然独自打拼。到的现在,那所谓流弊亲戚的传说,早就淡了。

    项天说完就目光灼灼的看着项芸,很想听听她的解释。但是很不幸,项芸声音哽咽,泪流满面,半天没吐出一个字。

    “无话可说?”

    项天问了句,找到纸巾递给她:“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过来找我,无论你说的对不起,都已经不在重要。我现在过得还不错,并不需要施舍?!?br />
    “项天,你听我说!”

    项芸终于冷静下来,她咬着嘴唇,一字一顿的道:“如果资料无误,我就是你的亲堂姐。项家不是不想找你,而是当年爷爷死后,家族没了顶梁柱,几大家族突然联合发力,项家应对不及,以至分崩离析?!?br />
    “后来,二爷爷带着家人定居国外,从此再也没有来。你父亲项成志心灰意懒,和我父亲大吵一架,带着你母亲离开首都,从此消失。只有我父亲坚持了下来,在爷爷战友的帮助下,一步步努力,企图重整旗鼓?!?br />
    “三年前,我嫁入赵家,在赵家不遗余力的支持下,我爸才算彻底稳住。但这只是暂时的,一日不进入核心层,便一日身处危险中?!?br />
    “这些年,项家始终处在风雨飘摇中,随时有倾覆的危险,我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竭尽全力维持着项家仅剩的势力。形势如此,我们就算想找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我爸和你父亲当年闹翻,我爸始终有些放不下,因此并没有刻意寻找?!?br />
    “至于你外公家,据我所知,自从项家被人联合打击,他们自知事不可为,便和你母亲脱离了关系。到了现在,你外公家始终没什么起色,不过也算首都二流家族之一?!?br />
    好像很怕被项天赶出门,项芸一口气把事情经过讲述一遍,末了又补充道:“项天,我们项家第三代,除了二爷爷那一支,如今就剩下我们姐妹和你。我妹妹已经订婚。过几年嫁人,项家的未来,必然要落在你身上?!?br />
    “我父母的死,意外还是被人动了手脚?”

    听完项芸的话,又想到宋文世那些手段,项天心中一动,忍不住询问道。

    项芸一愣,“不确定。毕竟已经过去十多年,很难找到当年的卷宗。而且就算找到,当初既然定为意外,现在肯定更没办法?!?br />
    项天心中暗叹,又问:“当年的争斗,除了我爸,还有没有死人?”

    项芸摇头:“没有。大家族有大家族的规矩,以把对方赶出权力层为目标,不会杀人。即使证据确凿,也只会使用阳谋,用法律解决?!?br />
    “这样吗?”

    项天松了口气,朝项芸微微躬身:“无论如何,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至少让我明白,我项天祖籍何方,祖宗是谁,不至于连死了,都不知道根在哪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