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三十章 大哥郑龙
    去医院的路上,项天思索片刻,再次询问郑龙受伤的过程。

    郑中锋起初并不想说,但是等项天告诉他,知道受伤过程,才能更好的治疗,他不得不放下“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思,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事情经过。

    显而易见,?;⒛承┗八档暮苡械览?,郑家这俩哥们的确有些不务正业,就算被郑中锋耳提面命,仍然没心情管理公司。

    前段时间,郑龙在酒吧喝酒,然hou 因为女人和别人大打出手,最后被人打进了医院。原本这些都不算事,等康复出院,说不定郑龙还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问题恰好出在康复这个环节,十多天后,经过医院全面检查,郑龙的身体已经康复,但是他始zhong 无法下地走路。

    更有甚者,腰部以下开始渐jiàn 失去知觉。

    下肢瘫痪!

    这就是郑龙即将面临的问题。

    郑中锋白手起家,基本上没什么大背景。不过钱多到一定程度,本身就是背景。因此他请了不少各大医院的名医,治疗效果乏善可陈,相当不明显。

    痛恨之余,郑中锋终于想到报警,要求捉拿凶手??上奔涔フ饷淳?,人家早就消失,抓到凶手谈何容易?

    郑中锋一番叙述,只听得项天苦笑不得。另一方面,他又疑窦丛生。按照整个事件的发展来看,貌似和?;⒚挥腥魏喂豿i

    难道只是意外?

    倘若真是争风吃醋,对方下手未免太狠了吧!

    “郑先生,你确定郑龙是被人打伤。以至身体一切正常,却无法走路?”项天皱起眉头。总觉得这种病症很熟悉,明显就是经脉受损的症状。

    “我在警察局看过监控。他的确是被人打伤?!?br />
    郑中锋点头,紧跟着补充道:“不仅如此,后来我邀请了几位中医大家,那些大夫认为?;⒌难烤龀隽宋侍?,他们尝试过针灸治疗,可惜毫无效果。项天,咱们都是现代人,我虽然相信中医,但是经脉这东西。现代仪器根本无法检测,所以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br />
    “我明白了?!?br />
    听到此,项天终于露出些笑容。

    中医的诊断手法大同小异,他们既然确定经脉出了问题,多半不会看错。至于他们无法治疗,则是因为他们从未接触这方面。

    郑中锋见项天露出笑容,顿时心中一动,试探着问:“有办法?”

    “八成?!?br />
    项天沉吟着点头,没敢把话说太满。

    “真的?哈哈。八成就不错了。按照医生的说法,小龙最dà 的问题就是找不到病根,无法确定病根,自然做不到对症下药?!?br />
    在医学上。八成已经是个很大的概率,和百分百治愈差不多。郑中锋大喜过望,他拍了拍前排座椅:“小刘。加快速度?!?br />
    “好?!?br />
    司机小刘答应一声,顾不得超速行驶。猛地踩下油门,朝着中海医院疾驰而去。

    半小时后。项天和郑中锋步入住院楼,刚来到十楼某间病房前,尚未进门就听见一阵愤怒的咒骂:“庸医,他们都是庸医!”

    “妈,我瘫痪了,怎么办???”

    “呜呜,我对天发誓,这次如果能康复,我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出去胡作非为?!?br />
    “……”

    “小龙,现代医术这么发达,他们如果再没有好办法,咱们就去首都或者去国外。咱家不缺钱,肯定能治好你?!币坏琅参康?,言语中充满无奈。

    听见儿子大吼大叫,状入疯狂,郑中锋面露尴尬:“自从得知可能瘫痪,小龙这些天稍微有些暴躁?!?br />
    ‘“我明白,任谁遇到这种事,都难免心情不好?!毕钐觳灰晕獾牡?。

    “咱们进qu 吧!”

    郑中锋推门进qu ,打眼一扫,看见儿子坐在床头,老婆李妍正给他削苹果。他轻咳一声,淡淡的道:“老婆,你看谁来了?”

    “嗯?”

    李妍转头看来,并没有立刻认出项天,“你是……?”

    “阿姨你好,我是项天,来自大王村?!毕钐熳晕医閟hào 道。以对方的年纪,叫声阿姨倒也没什么。

    “项天?啊,你怎么来了?”

    李妍很快反应过来,她急忙起身,神色中满是意外。

    “我来中海参加会议,正好听说郑龙受伤,顺便过来探望他!”项天解释了一句,转头看向郑龙,目中充满探寻。

    郑龙被他看的不耐,梗着脖子,咬牙启齿的道:“你谁???到底是来探望我,还是看我的笑话?”

    “闭嘴?!?br />
    郑中锋急忙喝止郑龙,“要不是你整天胡作非为,就知道和你那些狐朋狗友鬼混,能出这种事?你受伤住院以来,他们来个一次吗?人家项天和你非亲非故,你这是什么态度?马上给项天道歉?!?br />
    在老头子面前,郑龙就和见到猫的老鼠,登时偃旗息鼓。

    “对不起?!?br />
    项天笑了笑,“没关xi 。比起道歉,我倒是更想听你道谢?!?br />
    说着,他走到病床前,一脸严肃的说:“来的路上,我已经听郑总说过,你是被人打伤,而且仪器检查不出问题。我学过中医,对这种疑难杂症有些心得,正好帮你看看?!?br />
    “你会治???”郑龙失声叫道,眼眸中闪过璀璨的亮光。

    尽管项天很年轻,而且来li 不明,但是对病人来说,尤其是疑难杂症的病人,自然是见的医生越多越好,说不定就瞎猫碰到死耗子呢!

    郑中锋接口道:“对。项天的师父是燕南大学医学院教授,燕大附院副院长?!?br />
    “那你快点吧!你放心,只要把我治好,多少钱不是问题?!敝A鼻械乃?。

    项天淡然一笑,在床边坐下:“把手拿过来?!?br />
    “哦,好好!’

    因为早有猜测,因此项天诊脉的速度很快,短短一分钟,他放开郑龙的手腕,想了想道:“情况并不严重,我有把握治好?!?br />
    终于得到确定的回答,郑中锋一家三口皆是大喜,尤其郑龙。若非实在无法起身,他估计能激动的跳起来。

    “项天,现在能治疗吗?”惊喜过后,李妍急忙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治疗之前,我有些话想问问郑龙?!彼底?,项天转向郑龙,一本正经的说:“把冲突原因,仔细给我讲一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