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四十章 陆凝喝醉后!
    陈浩民结婚,不仅项芸要去,就连陆凝都要去,这让项天对陈家的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按照项芸的说法,项家如今已经站稳脚跟,在首都算是二流家族中的顶尖,而陆家貌似更强,陆凝的父亲是封疆大吏一把手,他母亲是宋家人,可想而知,陆家的底蕴丝毫不逊色如今的项家。

    再联系到他们背后的家族,此次参加婚礼的家族,想必足以震惊世人。

    另一方面,宋家多半也会前往,若能趁机教训教训宋家,自然很有吸引力。

    过神来,项天舒了口气,宽慰陆凝道:“就算你看见那些人心烦,不接触他们就是,何必生气!”

    陆凝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什么!总之,那些人真的很讨厌,哼,如果再敢招惹姑奶奶,我一定打断他们的腿”

    项天大汗,望向二师兄:“去吃饭?”

    二师兄瞥了眼陆凝,急忙摇头:“俺自己出去吃,你们随意?!崩捶布湔饷淳?,他已经明白电灯泡的含义,这时候答应,不是讨人厌嘛。

    “那行,我们先走了!”

    自从飞越科技开始赚钱,项天就给嫦娥,二师兄等人办了卡,每月固定打钱,反正不会饿着他们。

    来到楼下,找了间饭店坐定,陆凝好似终于反应过来,惊呼一声道:“你的意思,你也要参加陈浩民的婚礼?”

    “有问题?”项天叫过服务员,边点菜边问。

    “没有没有,哈哈,实在太好了。到时咱们坐在一起,谁敢招惹本姑娘,你就动手教训谁?!甭侥?,满脸兴奋的说。

    “不行!”

    项天嘴角一抽:“人家大喜的日子,咱们又是客人,怎么能随便动手?这不是当面打陈浩民的脸吗?”

    “笨蛋,谁让你在婚礼上动手?”陆凝没好气的说:“总之。到时候你必须帮我,否则等到河源,我和你没完?!?br />
    项天那个无奈,举手投降道:“好吧!事先说好,先礼后兵,人家如果客客气气,我也不会动手?!?br />
    “嗯嗯?!?br />
    陆凝连连点头。嘴角上翘,勾勒出一抹小狐狸般的笑容。

    看见这笑容。项天眼皮乱跳,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会被这个小女人带进坑里吧?”

    “老板,先来一箱雪花?!?br />
    得到项天允诺,陆凝眉开眼笑,转头招呼饭店老板上酒。

    啤酒拿来,她取出两瓶,直接说道:“项天,我现在才发现,关键时刻。只有你最靠得住?!?br />
    “额?”

    项天愣了愣,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

    两人一人一瓶啤酒,边喝边聊,不亦乐乎。

    短短时间,各自五瓶啤酒下肚,陆凝脸颊红润,媚眼如水。她凝视着项天。唉声叹气道:“自从知道陈浩民结婚,老爹老妈天天在我耳边唠叨,简直烦死了?!?br />
    “唠叨什么?”项天好奇的问。

    “还能什么,不就是年龄大了,快变成老姑娘了,再不嫁人就嫁不出去了?!甭侥财沧?。满是不屑:“以姑奶奶的相貌人品,喜欢我的人能从河源排到南海?!?br />
    “咳咳!”项天干咳两声,“有道理?!?br />
    陆凝貌似喝多了,直把项天当成闺蜜:“你是不知道??!当初陈浩民没遇到林夕的时候,我爸********想撮合我和陈浩民,切,我俩是谁都看不上谁。反正就是见面就吵。不曾想,后来倒是成了不错的哥们。当初他追求林夕,还是我给他出的主意呢?!?br />
    项天满脸古怪:“还有这事?”

    “当然?!甭侥涣嘲两浚骸拔蘼酆釉瓷狭魅?,还是首都,追姑奶奶的人多如牛毛,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一个都没兴趣?!?br />
    项天嘿嘿一乐:“那倒是,像陆警官这样的巾帼英雄,哪能看上一般人?!?br />
    “少来!我问你,你喜欢我不?”陆凝瞥了眼项天,一本正经的问。

    “???”

    项天闻言,嘴巴大张,目瞪口呆。

    这问题问的,还真不好答。

    “哼!”

    眼见项天傻眼,陆凝大为不满,嘟着嘴道:“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这就吓傻了,还是不是男人?”

    项天苦笑:“好吧!喜欢自然是喜欢的,毕竟男女之间没有点儿喜欢,哪能成为朋友?!?br />
    陆凝如此大方,项天觉得如果否认,实在有点儿自欺欺人。毕竟无论性格,身材,陆凝都称得上火爆,又特别讲义气,的确很讨人喜欢。

    “这还差不多?!甭侥恐行老惨簧炼?,她刚要继续,通讯器突然响起:“陆姐,南山区发现一具尸体,你快点儿过来?!?br />
    “什么?好,我马上过去?!?br />
    陆凝豁然变色,她迅速起身,接着却晃了晃。

    项天见状急忙扶住她:“你喝多了,要不暂时别去?”

    “不行!”

    陆凝说完往外走,项天先跑去服务台结账。来到门外,发现陆凝正要驾车离开,他吓了一跳,赶忙拦住陆凝:“你现在不能开车!”

    “我没事?!甭侥?。

    项天没好气的说:“你不是最痛恨知法犯法的人吗?你现在就在知法犯法?!倍倭硕伲骸罢庋?,我开车送你去。大不了事后给我处罚,吊销驾照?!?br />
    说完见陆凝犹豫,项天上前把她拽出驾驶座,塞进后排。他坐进驾驶座,朝陆凝问:“去哪儿?”

    陆凝接通对讲机:“具体地址?”

    “南山区虎头山北侧?!?br />
    听见地址,项天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情况如何?”

    一边询问,陆凝边解开最上面两枚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以及傲人的事业线。

    项天透过放光镜瞄了眼,登时双目一瞪,急忙转头。

    “陆姐,尸体有些奇怪。法医已经到了,说死亡时间为昨天下午,但是腐烂程度却超乎想象,好像死了一个月似的?!?br />
    “嗯?”

    陆凝坐直身体,一脸阴晴不定:“你确定?”

    “对。这里并非第一案发现场,没有任何痕迹,总之,死者的情况很诡异。刑队刚到,他正在联系上头,可能需要他们出马?!?br />
    陆凝满目凝重:“我马上到?!?br />
    项天自然听到了对讲机里传来的内容,待陆凝关掉对讲机,蹙眉沉思,他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陆凝,这种情况,我怎么听着有些奇怪!”

    “的确奇怪?!?br />
    陆凝睁开双目,注视着项天的背影:“一般来说,出现这种诡异案件,我们都是交给省厅来的刑侦专家,有他们负责处理?!?br />
    “这种案子是不是很多?”项天震惊不已。

    “极少!”陆凝摇头,“我毕业后进入南山分局,三年来只遇到一次,这算是第二次吧!”

    (三更已毕!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