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这不是??!
    自从学会华佗本草经,项天虽然没治疗多少病人,医术却堪称登峰造极。+◆毫不客气的说,在地球范围内,除了华佗大神本人,绝对不做第二人想。

    以他这样的医术,看见小女孩的瞬间,仍然眉头紧皱,没有任何头绪。

    从面相来看,小女孩大概七八岁,身材极其瘦削,几乎是皮包骨头。露出衣服的手掌,除了一层皮肤,好像没有肌肉一般??梢运?,小女孩如果半夜出去,八成能把活人吓死。

    觉察到项天的目光,小女孩顿时满脸惊慌,漆黑的大眼睛中充满恐惧。

    看见女儿这般模样,中年人暗暗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小兄弟,现在你还有信心吗?”

    项天难得露出些尴尬:“虽然没什么信心,但是我可以试试?!?br />
    中年人为了女儿的病症,几乎操碎了心。

    项天虽然年轻,但是到了这个程度,中年人原本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只要项天有信心,完全不介意让他试试。

    想到此,中年人咬牙道:“我可以让你帮小雅检查,但是事先说明,如果没什么把握,希望你适可而止,千万不要勉强。我们已经转遍南方大部分医院,各大名医皆束手无策,所以即使你没办法,我也不会怪你?!?br />
    “没问题?!?br />
    说实话,第一次遇到看不懂的病症,项天本身也有些好奇?!罢庋?,咱们去座位那边,我给她做个详细检查?!?br />
    中年人点头。牵着小姑娘的手先一步走进车厢,项天顾不得去厕所。紧随其后。一路行来,他能明显感觉到。众多乘客看向小雅的目光充满异样,还有那么一丝惊恐。

    “可怜的小丫头。我如果没办法,就让他们去找华大爷?!?br />
    来到中年人的座位前,中年人站在旁边,项天和小雅相对而坐。

    中年人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温柔的道:“小雅,这位大哥哥是医生,不要害怕?!?br />
    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症,小雅明显很自卑。而且极度怕生,哪怕项天面带微笑,她仍然不敢看项天。

    “小妹妹,等哥哥帮你治好病,你就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每天上学,快乐玩耍?!毕钐煺寡找恍?,伸手搭在小雅的手腕,双目微眯。聚精会神的把脉。

    就在接触到小雅皮肤的瞬间,项天的谭中穴陡然动了动,在他的感知中,那一直沉睡不醒的金色蛊虫。竟是有了几分清醒的意思。

    “恩?错觉还是和蛊虫有关?”

    项天面露惊讶之色,他赶忙稳住心神,放下小雅的左手。再次握住她的右手腕。

    这一次,金色蛊虫的情绪波动更加剧烈。意识深处,项天甚至能够感觉到它的兴奋和喜悦。就好像遇到了最喜欢的食物。

    看见项天一丝不苟,有板有眼,中年人心头浮现出一抹期望。

    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有办法。

    半响后,项天收回胳膊,朝中年人问道:“大哥,小雅何时发???具体都有什么症状?”

    中年人思索片刻,沉吟着道:“大概一年前,我们全家去彩南市旅游,回来的时候,小雅的身体便突然消瘦下来。无论补充多少营养,都毫无效果。最近一年,我带着她去了不少医院,检查结果都差不多,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br />
    项天听得暗暗点头,这个结果和他的把脉结果完全相同。从医学上来说,小雅的确身体健康。不过是个正常人就能看出来,她现在的情况绝对不正常,照此下去,能否活到明年都是问题。

    “彩南市?旅行期间,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

    对于彩南市,大部分国人并不陌生,那是祖国西南边境城市,濒临原始森林,风景得天独厚,民族特色各种各样,每年都会吸引大量游客前往。

    听见这话,中年人脸色一变:“的确遇到些事。我们是跟团前往,导游是当地人。在旅行过程中,导游不停带我们购物,我们自然不满,后来和导游吵了起来?!?br />
    “哦?”

    项天眉头一挑,目光闪过几分恍然。

    “小兄弟,实不相瞒,我姓沐,在中南省还算有些地位。而且我的身手也不错,他们无论报警还是找帮手,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彼档健靶浙濉钡氖焙?,中年人身上赫然多了些傲气。

    项天闻言,深深的看了眼中年人,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刚才他之所以主动开口,正是发现中年人是个高手,实力恐怕仅次于古武宗师。这种人,必然来自一些根深蒂固的大家族。

    “沐大哥,不是我自夸,以我的医术,即使癌症都能治愈。但是小雅的情况并非疾病,所以就算你去首都大医院,可能依然没有结果?!?br />
    项天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

    话音落下,小雅猛的颤抖了几下,她一把攥住中年人的手臂,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中年人轻轻拍了拍小雅的肩膀,勉强露出抹笑容:“小兄弟,哪怕走遍天涯海角,国内国外,我也一定要治好小雅?!?br />
    显然,他尽管不愿意承认,却也知道项天所言八九不离十,只是当着女儿的面,他却不能赞同,甚至连失望的表情都不能有。

    项天微微叹了口气,内心充满同情。

    他凝视着满眼泪花的小雅,咬紧牙关,面色严肃:“沐大哥,我有个想法,只是不确定能不能治愈。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尝试一下?!?br />
    顿了顿,他紧跟着补充道:“当然,就算那个办法没用,我也能保证小雅的安全,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br />
    中年人愣了愣,目光如电,好似要看透项天。事关女儿的安全,他和项天又是萍水相逢,不得不谨慎。

    项天与中年人对视,目光淡然,嘴角始终挂着浅笑。

    半响后,中年人目露坚定之色:“好。无论能不能治好小雅,这个人情,我沐功成铭记于心?!?br />
    “沐大哥客气了,我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毕钐觳灰晕獾乃?。

    “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沐功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作出决定,当即再不犹豫。

    “现在就可以?!?br />
    项天应了声,双手握住小雅的手腕,缓缓激发金乌真元,沿着她的手腕经脉长驱直入。

    与此同时,金色蛊虫突然发出鸣叫,射向小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