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堂姐,吃饭去!
    眼见项天药到病除,疗效立竿见影,剩余三位老爷子顿时急了。他们的确各有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却又不是大问题,既不是绝症,也不会影响寿命。

    事实上,一些疾病虽然不会致人死亡,或者明显减寿,却依然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只能依靠药物拖着。

    从得病开始,活着的每一天,都必须忍受病痛的折磨。

    比如杨老的情况,每到阴雨天,右腿疼痛难忍,到现在甚至和残废差不多。但是这种病症属于外伤范畴,他们又有最好的医疗团队,想死都难。

    二十多年折磨下来,如果能选择疾病类型,杨老八成宁愿选择不痛不痒的绝症,也不想选择这种。毕竟如果没有项天出现,他每天都在承受折磨,可谓痛苦无比。

    客厅角落,眼见三位老爷子纷纷找上项天,急火火的请他出手医治,陈浩民暗暗松了口气,对项天的表现超级满意。

    而项天的确不负众望,虽不能说药到病除,却给出了相应的治疗方法。只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不出一个月,三位老爷子必定恢复如初。

    给陈老做完针灸,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项天刚松口气,就见客厅内进来一名中年人。

    那中年人的相貌和陈浩民有些相似,正是陈浩民的父亲陈国威。

    瞥见客厅内众人,陈国威愣了楞,赶忙开口问候。问候完几位老爷子,他又将目光投向项天,一脸温和的道:“你就是项天吧?”

    “陈叔叔好?!毕钐炜推牡?。

    “呵呵,不错。浩民那脾气我可是清楚的很,这么多年,还从未见他如此夸奖过一个人?!?br />
    陈国威上下打量项天一番,边和他握手边说:“既然来了,就在首都多住两天。等浩民的婚礼结束,我让他陪你逛逛首都?!?br />
    项天应道:“没问题。我第一次来首都。正想见识见识国际大都市的风采?!?br />
    陈国威打趣道:“国际大都市能有什么风采?无非是天天雾霾,处处堵车。要我说,如果想修身养性,还是江南水乡最合适?!?br />
    项天莞尔。

    陈家这祖孙三代,一看就是没有架子,而且极为健谈之人。

    在客厅内聊了片刻,众人前往餐厅吃饭。

    饭后。陈国威工作繁忙,匆匆而去。他这次家。主要目的就是见见项天,可算相当给面子。

    而四位老爷子没了心病,再次和小孩似的,两人对弈,两人出谋划策,直杀的天昏地暗,争吵声此起彼伏。

    陈浩民将项天送宾馆,离开前,他颇为歉意的说:“项天。我这几天需要接待客人,恐怕没时间过来?;槔窕嵩诩依锞傩?,参加婚礼的客人并不多,到时候我会派车来接你?!?br />
    “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丢了不成?不用管我?!毕?***他摆摆手:“好好照顾林夕姐,不然我饶不了你?!?br />
    “你就放心吧!这辈子,我绝不辜负林夕?!?br />
    原本是句玩笑话。没想到陈浩民却答的一本正经,听得项天眼皮乱跳,有种凌乱的感觉。

    送走陈浩民,项天经过吧台的时候,上次遇到那位前台小姐突然叫住他:“项先生,请等一下?!?br />
    项天转头?!笆裁词??”

    “是这样。今天中午,有位女士过来找您,发现您不在,她本来想给您打电话,后来却发现您的手机打不通,所以留了一封便笺?!?br />
    “打不通?”

    项天掏出手机瞥了眼,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昨晚和陈浩民他们喝酒。来的比较晚,以至忘了充电。

    从少女手中接过便笺,项天边看边走向电梯。

    那便笺赫然是项芸所留,据项芸所言,她已经将项天的事情告诉父亲,父亲很高兴,想尽快见见项天。因为电话打不通,她只好来了趟酒店。

    看完便笺,项天不由皱起眉头,多少有些不爽。

    他这次来首都,压根没打算和项家有太多接触,最多就是去给爷爷奶奶上上坟。至于和便宜伯父见面,更是从未出现在他的计划中。

    “真是麻烦??!”

    今天和陈浩民一番交流,项天对政治再无半分兴趣。就连陈浩民这种见多识广,政治世家出身的人,面对未来都有些信心不足,更何况是他。

    怕就怕便宜伯父当面要求,或者说请求,作为项家人,貌似他真不好言辞拒绝。毕竟无论怎么说,他都是项家在国内唯二的男丁。

    “算了,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br />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有些灰暗,房门已经敲响。

    项天停下修炼,上前开门。

    不出预料,来的人正是项芸。

    打眼扫过项天,发现他面色不愉,项芸心中忐忑,忍不住解释道:“项天,我不是有意告诉父亲。昨天聊天的时候,他问我和谁一起参加陈浩民的婚礼,我就说了你。听到你的名字,他好像有所觉察,接着一再追问,没办法,我只好实话实说?!?br />
    项天摇头道:“没关系,反正总归要见面?!?br />
    “那,咱们现在能去吗?”项芸小心翼翼的问,好像生怕他拒绝。

    “你吃饭没有?”

    “还没呢!”项芸有些不好意思:“昨天你的电话打不通,我怕今天依然如此,所以一起床就跑了过来?!?br />
    见项芸说话小心翼翼,又如此急切,项天暗暗叹了口气,觉得这么对待项芸,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顿了顿,他露出抹浅笑:“堂姐,要不先去吃饭?”

    项芸秀目圆睁,不敢相信的问:“你,你叫我什么?”

    项天耸耸肩:“还能叫什么?谁让你比我大呢!好了,这些都不是问题,毕竟血浓于水,项家成功或是失败,我并不在意。但是谁想伤害你们,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理。我无意成为项家登上巅峰的阶梯,却足以?;は罴易詈笠宦苹鹬植幻??!?br />
    话音落下,项天换好衣服,当先出门:“愣着干嘛?你难道不饿?”

    “哦哦!你说得对,我还真有点儿饿了?!?br />
    项芸展颜一笑,急忙跟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