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陆凝的见面礼
    吴鹏愤怒而去,连狠话都没留下。

    从他的神态来看,他大概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公墓内绝对不是好勇斗狠,大打出手的地方,最多就是打嘴仗,毫无意义。真想比个高低,离开此地,有的是办法。

    “芸姐,那吴鹏是什么人?”待吴鹏离开,项天询问道。

    项芸苦笑道:“还能是什么人?无非就是我爸竞争对手的子弟。我爸的官声一直不错,又有赵家鼎力支持,下次换届,进入顶层的机会很大。同样的,吴鹏的父亲也是如此。在结果没出来之前,两家的争斗肯定少不了?!?br />
    “而且当年落井下石,参与攻击项家的家族中,也有吴家的份儿?!?br />
    项天闻言,无奈的摇摇头;“又是这种破事,有意思吗?”

    项芸知道项天的兴趣不在于此,对他说出这种话毫不意外,顿了顿,她摊摊手道:“活着总得有点儿追求,只不过有的人喜欢钱,有的人喜欢权,仅此而已?!?br />
    “好吧!有道理?!?br />
    项天自然明白,刚才那句纯粹是为了吐槽而吐槽。

    又行了百多米,项芸停下脚步,面朝墓碑,一脸忧伤的道:“项天,这就是爷爷奶奶的墓。一  ”

    项天转身,静静注视着墓碑上的照片和名字,神色中溢满复杂。

    呆立半响,他将鲜花放在墓碑前,一脸严肃的说:“爷爷奶奶,我来看你们了。虽然来的有些晚,但我终究来了?!?br />
    “你们放心,我一切都好。以后项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竭尽全力维护项家。不让任何人欺负项家人?!?br />
    “”

    倾听项天叙说着心事,项芸显得伤感不已:“爷爷,我终于找到堂弟,以后,咱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br />
    时间流逝,夕阳西下。天色渐渐阴暗下来。

    终于,项天两人踏上归途,来到公墓出口的时候,项天忍不住头瞥了眼,“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们?!?br />
    转过这个念头,他刚要身,突然瞳孔一缩,脸上多了些骇然。

    视线内。凭空冒出一层薄薄的雾气,那雾气呈金黄色,辉煌大气,让人不由产生顶礼膜拜之感。

    “这?”

    项天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刚才的一切,好像只是幻觉。

    “项天。咱们走吧!”

    发现项天站在出口发呆,项芸推了推他。  开口催促道。

    “哦哦,好!”

    过神来,项天快步跟上,心里却疑窦丛生。

    他现在可是古武宗师,五感敏锐,心志坚韧。绝不可能出现看错的情况。刚才到底怎么事?反光,还是雾气?

    坐进车里,他依然有些心不在焉,项芸望着他,好奇的问:“怎么了?我刚才就发现你有些不对劲?!?br />
    “这个?”

    项天张了张嘴。准备编个理由糊弄过去,不过他突然想到项芸的身份,顿时暗骂自己白痴,眼前这位可是河源特勤处处长,国内有什么事能瞒住她?

    “芸姐,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很想请教一下?!?br />
    项芸嫣然一笑:“你还有不懂的问题,我倒是更加好奇?!?br />
    项天尴尬的道:“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

    “额?”

    项芸一愣,笑容瞬间僵在脸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咱们华夏人讲究敬天法祖,大概是个人就会有这样的疑问吧!”项天笑道。

    “也对??上颐患裣?,也没见过鬼魂,所以这个问题,我没法答你?!毕钴科骄擦艘幌滦乃?,不好意思的说。

    项天捏着下巴,赞同的道:“大概没有吧!不然的话,以现代科技的发达,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信息传出来?!?br />
    项芸摇头道:“也不一定,毕竟科学并不能解释所有现象?!?br />
    “那到底有还是没有?”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没有见过,无法答你的问题?!?br />
    项芸瞥了项天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你是我堂弟,我没必要骗你。我刚入职特勤处的时候,曾经查阅过以前的卷宗,有些案子的确比较诡异,至少以现代科学无法解释。这些案子,一般都是先有警察厅负责,他们如果没办法,才根据就近原则,转给相应城市的特勤处?!?br />
    “处里的确有些特殊人员,他们每次出任务都神神秘秘,来后,所有调查报告全部封存,直接送到省里,连我都没资格查阅?!?br />
    “原来是这样?!?br />
    项天点头表示明白,目光投向窗外,显得更加疑惑。

    到市里的时候,已经临近晚上八点。

    项天原本想宾馆,项芸却不同意。

    在她看来,项天既然已经和项建国相认,那就是项家人。更何况他还是项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如果不住在家里,项家肯定成为笑柄。

    话说到这种程度,项天无可奈何,只得答应。

    第二天清晨,一家人吃过早饭,项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显示的赫然是陆凝的名字。

    电话一接通,就听陆凝急火火的说:“我还有半小时抵达首都车站,马上过来接我?!?br />
    项天嘴角一抽,彻底无语。

    挂了电话,他赶忙找到项芸,向她要了钥匙,驾车前往车站。

    “项天,你到没到?我可告诉你,你必须及时出现,不然可能发生严重事件?!?br />
    刚停好车,陆凝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顿时把项天吓了一跳,严重事件?那是什么?

    尽管陆凝说话偶尔比较不靠谱,但是她口中的严重,那绝对是真严重。这么一想,项天哪敢犹豫,迅速锁上车门,健步冲向出站口。

    三分钟后,出站口陆陆续续开始来人。

    项天站在接站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

    终于,一身材魔鬼,留着短发,戴着大墨镜的少女出现在视线中,认出少女,项天连连挥手:“陆凝,这边!”

    陆凝好像没发现项天,径直检票出站。她站在人群前方,小脑袋左看右看,明显在找人。

    项天见状挤进人群,朝陆凝那边靠拢。

    就在这时,陆凝突然摘下墨镜,怒视着项天右侧。继而,她张开怀抱,毫不犹豫的扑向项天:“项天,我很想你?!?br />
    “妈蛋,什么情况?”

    软香暖玉满怀,项天顿时傻眼了(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