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这才是打脸
    如今正值暑假时间,陆凝的打扮相当简单,白色t恤,牛仔短裤,系带凉鞋,除此之外,还有一副大墨镜。

    说实话,认识陆凝这么久,项天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打扮的这么清凉。在河源的时候,这女人不是警服就是迷彩背心加长裤,每每都是一副英姿飒爽,雷厉风行的模样。

    陆凝扑进怀里,项天顿时觉得胸前压力山大,实在因为她的身材太好,比起柳云曦至少大两个号码。

    凶残的抱住项天,她竟然还觉得不够,仰头在项天脸颊点了下,这才羞涩的问:“有没有想我?”

    项天嘴角抽搐,满头黑线,心底更是疑窦丛生。

    两人的关系的确不错,甚至有些暧昧不清,但是陆凝这般表现却是第一次,关键之前毫无征兆,简直就是莫名奇妙嘛!

    “莫非有阴谋?”

    项天不是白痴,想到陆凝刚才的诡异,登时眼皮一哆嗦,“拜托,不要玩了!说吧,你想怎么样?”

    “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家大老远跑来见你,你就这么对我?!甭侥裉巧?,弱弱的道:“你是不是讨厌我了?还是不想负责?”

    “负责个毛线!”

    项天心中吐槽,眼见陆凝继续演戏,他不由得扫了眼前后左右,忽的,他的瞳孔微微一缩,“妈蛋,果然有阴谋?!?br />
    就在他右后方不远处,一名西装革履,手捧鲜花的年轻人,正面色铁青,杀气凛然的瞪着这边。

    “行??!你既然拿我当挡箭牌,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br />
    这么想着,项天微微一笑,一手环住陆凝的纤腰,一手搭在她的身后,用力将她揽进怀里。

    “陆警官。身为有良知的市民,我决定配合你演好这场戏。不要太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br />
    闻听此言,陆凝凑到项天耳边。皮笑肉不笑的道:“敢占姑奶奶的便宜,信不信我阉了你?!?br />
    项天嘴角一抽,松开她道:“走吧!我已经订好宾馆,今晚别想跑?!?br />
    “讨厌!”

    陆凝抛给项天一个凶狠的眼神,却是不着痕迹的挽住他的胳膊。和他并肩走向停车场。

    至于那位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家伙,彻底被两人无视。

    来到停车场,项天掏出钥匙开门,忽的,他感觉身后响起脚步声,紧跟着便听见一人吼道:“给我废了这个混蛋?!?br />
    话音落下,陆凝好似受惊的兔子,迅速松开项天的胳膊,转眼跑到远处。

    “我靠,有没有这么夸张!”

    项天登时无语。他转身看去,只见两名年轻男子朝他冲过来。那两人身材挺拔,举止间虎虎生风,多半是军人。

    “站住?!?br />
    项天皱眉道:“你们如果是军人,就该明白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而不是替人出头。去,我不想和你们动手?!?br />
    那两人一听,顿时愣在原地,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他们虽然是军人。却也是年轻人的保镖,某种程度上来说,项天既然没有主动攻击年轻人,他们自然没有出手的理由。

    “妈的。给我狠狠的打。谁磨磨唧唧,现在就给我滚蛋?!?br />
    两人身后,那年轻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项天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对方,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吴少,咱们还真是有缘??!怎么。你对我很有意见?”

    毫无疑问,那年轻人正是吴鹏。要不说世界虽然很大,有时候却又很小,往往在你想不到的时候,碰到想不到的人。

    这种巧合,或许正是世界如此精彩的原因之一。不然每天都按部就班,毫无波澜,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吴鹏早就认出项天,闻言勃然大怒道:“项天,这里是首都,不要以为项建国就能护住你?!?br />
    “呵呵,我早就说过,我能走到今天,和我大伯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不相信呢?不过也对,像你这样的纨绔子弟,哪懂得我们这些小人物创业的艰辛?!毕钐炻朴频乃?。

    “去尼玛的!你再敢缠着陆凝,我一定弄死你?!蔽馀粢а狼谐莸暮鸬?。

    项天笑眯眯的说:“你怎么知道是我缠着她,明明是她缠着我好不好!”

    “放屁,她会看上你!”

    吴鹏脸色铁青,接着,他看向陆凝,强忍着怒气道:“小凝,我给伯父打过电话,他说你上午抵达,我特意过来接你。小凝,爷爷最近经常提起你,跟我家吧!”

    听见这话,陆凝看看吴鹏,又瞧瞧项天,俏脸上满是犹豫不决:“我也想念吴爷爷,但是我和项天已经很久没见,明天去好不好?”

    “我靠!”

    陆凝说话的口气,哪有半点儿在河源的风采,如果说之前是花木兰,王熙凤,现在摆明了就是林黛玉,要多温柔有多温柔,险些亮瞎项天的双眼。

    吴鹏心中大火,让你和他待一夜,白痴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想到那种事,他就感觉全身热血涌上头顶,两只眼睛登时红了:“王八蛋,你敢占小凝的便宜,老子杀了你。给我动手,出了事我负责?!?br />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一咬牙关,再次朝项天冲来。

    项天见状摊摊手,“虽然你们是身不由己,但是没办法,总不能白白挨揍吧!”话音未落,他健步踏出,飞身而起,接连踹出两脚。

    碰碰。

    转眼间,两人肩膀中脚,一左一右飞了出去。

    “你!”

    吴鹏顿时傻眼,指着项天,半响没说出一句话。

    他的保镖可不是普通角色,那都是专门?;な等ㄈ宋锏奶刂志?。正因为他经常惹事,所以才被他父亲派过来,负责?;に?。

    就这种高手,竟然没挡住项天一招,老天,你特么逗我呢?

    瞥见吴鹏满脸震惊,项天大步上前,拍打着他的脸颊,一字一顿的道:“吴少,我昨天就说过,我能走到今天,凭的是真本事,你为什么不相信呢?看看,现在打脸了吧!”

    啪啪。

    项天并未用力,脸颊也并不疼痛,但项天这动作才是真正的打脸。

    须臾间,吴鹏那脸色有白变红,有红变黑,有黑转绿,猛地,他喷出一口鲜血,软软倒地。

    吴鹏居然气晕了,项天登时后退两步,喃喃的道:“这货难道有隐疾?没看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