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离我远点儿
    和陆凝认识这么久,以前虽然也会打打闹闹,却从未经历过这么纠结的时刻,发现项天的变化,陆凝面红耳赤,咬牙切齿,骂完就是一记粉拳。

    项天本认为陆凝害羞过后,最可能赶紧闪人,不料她最先想到的却是揍人,不由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嘭。

    “哎吆!”

    那拳头正好砸在项天的右眼眼眶,一时间,项天发出痛呼,陆凝则彻底傻了。

    “你,你怎么不躲?”

    陆凝很清楚,毕竟是怒而出手,这一拳可是不轻,尤其还击中了眼睛。

    项天捂着右眼,只觉得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与此同时,他又颇为无语,心说真不知道陆凝那脑袋到底怎么长的?现在不是考虑中拳的问题,而是你是不是该下来了?再这么下去,明显是引诱我犯罪的节奏??!

    “这个,你要不要先下来?”

    “??!哦哦?!?br />
    陆凝猛的惊醒过来,赶忙跳下沙发,接着,她紧盯着项天,等项天放下手,她那红润的脸颊渐渐有些古怪。

    项天被她看到有些发毛,忍不住问:“怎么了?”说实话,陆凝出手的确很重,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不会受伤。

    “没,我去洗手间?!?br />
    陆凝摇头,一溜烟儿跑进洗手间。

    项天看得一头雾水,他再次揉了揉眼眶:“真是,陆凝的想法果然和一般女人不同。发现情况不对,她难道不该满脸羞涩,然后尖叫一声,迅速躲起来不见人吗?”

    不管怎么说,这次意外只是个小小的插曲。

    待陆凝从洗手间出来。两人皆已恢复正常,项天直截了当的告诉陆凝:这套房间是陈浩民为他准备,可以住到婚礼第二天。陆凝如果无处可去,暂时可以住在这里。

    陆凝自然很满意,别看陆家势力惊人,影响力却主要在政界。家族内几乎无人经商。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陆家并不是那么有钱,和那些横跨政商两界的大家族没法比。

    “项天,我如果住在这里,你去哪儿?”沙发上,陆凝一边欣赏自己那秀气的脚趾头,一边开口问道。

    项天瞥了眼,登时嘴角一抽,“我已经见过大伯,大伯让我住项家老宅?!?br />
    “哦?!?br />
    翻来覆去观察一番。 看陆凝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看向项天:“听我爸说,陈浩民的婚礼比较低调,到时会在家里举办,去的也都是各大家族的人?!?br />
    项天耸耸肩:“低调还是奢华,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只是祝贺陈哥结婚而已?!?br />
    “宋家应该会派人过来?!甭侥蝗幻俺鲆痪?。

    项天眉头一挑:“我和宋家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他们一直没来找我麻烦。这次只要不主动挑衅。我就当没看见?!?br />
    陆凝放下双腿,正襟危坐。她紧盯着项天的眼睛。俏脸上满是严肃:“项天,你或许不知道,宋文世至今消息全无,有人怀疑他已经死了?!?br />
    项天心里一咯噔,故作轻松的说:“死了才好,反正又不是我杀的?!?br />
    陆凝微微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宋文世虽然做事低调,却是宋家真正的接班人。他因为追杀你而失踪,虽说我们都知道他去了欧洲,而且欧洲机场也有他的图像,但是宋家却不会完全相信这些。再过一段时间。宋文世如果依然没有消息,宋家必然大肆报复,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全是他们的目标。而你,必然首当其中?!?br />
    项天瞳孔一缩,杀气凛然:“笑话!他们想动手就动手,想报复就报复,真当我是面团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陆凝思索片刻,眼前一亮道:“其实你不必太担心,你现在可是项家人,宋家的势力主要在南方,首都这边鞭长莫及。只要公开你的身份,他们除非有确凿证据,否则只能按兵不动?!?br />
    听见这话,项天点了点头,面露沉吟之色。

    陆凝见状,再次说道:“还有件事,吴鹏的情况真有那么严重吗?”

    项天听得一愣,古怪的问:“这么关心他?他现在向你表白,你不会答应吧?”

    “姑奶奶岂会看上他?”

    陆凝听得大怒,张牙舞爪又想扑上来,但是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扑过去分明是让项天占便宜,她稳住身形,怒气冲冲的说:“你这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分明是为你着想。明天在婚礼现场,你们可能还会见面,你说到时他看见咱们一起去,会不会直接气死?”

    “额?”

    项天大吃一惊,“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行,我得好好考虑考虑,明天可是陈哥大喜的日子,万一死了人,我以后哪还有脸见他?!?br />
    陆凝这么一说,项天的确吓了一跳。他给吴鹏检查过,心脉存在隐疾,如果急怒攻心,气死的几率很大。明天可是陈浩民的结婚典礼,如果出现这种事,他肯定内疚一辈子。

    “看来明天得躲着他点儿,他只要不过分,以忍耐为主?!卑蛋底龀鼍龆?,项天又看向陆凝,一本正经的道:“明天不能再演戏了,离我远点儿?!?br />
    闻听此言,陆凝挥了挥小拳头,恨得牙痒痒。当然,她恨的不是项天,而是自己。干嘛提醒他啊,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喂,你倒是给句话???”

    问完光看见陆凝咬牙切齿,项天心中一突,再次追问。

    陆凝眼珠一转,笑眯眯的道:“答应你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br />
    “什么?事先说好,丧权辱国的要求绝对不干?!毕钐斓?。

    “很简单!今天陪我逛街,我负责买东西,你负责结账,就是这样。如果答应呢,明天我就不认识你,不然的话,哼哼,你该知道,我真的很讨厌被吴鹏纠缠?!甭侥朴频牡?。

    项天撇嘴:“我还以为什么,原来就是这个!”说着,他站起身:“那还愣着干嘛,现在就去!”

    陆凝心中喜悦,迅速跳下沙发,套上鞋子准备走人。

    “在门口等我一下,去趟洗手间!”项天转进洗手间,片刻后,洗手间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妈蛋,眼眶黑了!”(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