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谁当陆凝?
    在此之前,陆凝虽说愿意相信项天的判断,内心却依然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希望吴鹏不是幕后黑手。

    毕竟陆吴两家的确关系不错,而且作为警察,证据才是她考虑问题的标准。没有证据,单凭猜测,陆凝有些过不了心底那关。

    而事情的进一步发展,终于让她无力反驳。她来到首都三天,吴鹏从未给她打过电话,今天刚出意外就一连十多个,明显大有问题。

    显然,吴鹏得知她可能殃及池鱼,这才心急火燎的想确定消息。

    陆凝说完,项天转头瞥了她一眼,沉吟着道:“我猜测他可能还会打电话,到时候你就伤心欲绝,心魂不定,他如果想过来,你就隐约透露出,宋健正和你在一起?!?br />
    陆凝秀眉微蹙:“我尽量!”

    项天握住她的手,目光柔和:“要不你还是别管了,我等会儿联系那个朋友,我们两个足够?!?br />
    感觉到项天的关心,陆凝展颜一笑:“就是打个电话,演场戏而已,又不是真个发生什么。而且他知道你还活着,必将再次行动,咱们只是气气他,他自己熬不住,咱们有什么办法?”

    项天点头,将车子驶进一家酒店的停车场,用陆凝的身份证开好房间,随即联系信使。

    电话接通,信使明显大为吃惊,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是项天?”

    “是我?!?br />
    项天开门见山的道:“你现在在哪儿?我需要你的帮助?!?br />
    “什么?”信使舒了口气,笑道:“事先说明,请我帮忙是要花钱的?!?br />
    项天嘴角一抽:“没问题。今天有人暗杀我,我差点儿死掉,所以打算教训一下对方。你需要易容成一个人,然后咱们演场戏,成功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br />
    信使闻言沉默片刻,最终应道:“好,你现在在哪儿?”

    “三江路名泉大酒店220房间!”

    挂断手机。项天再次思考一遍计划细节,又和陆凝商量片刻,很快,门口传来敲门声。

    项天上前开门,看着外面那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惊疑不定的问:“信使?”

    “项先生,别来无恙?!?br />
    “果然是你!”

    确定眼前之人是信使。项天上上下下,仔仔细细观察他一番:“他现在穿的可是t恤。就这体型,和切菜板似的,怎么可能是女人?”

    “项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觉察到项天审视的目光,信使眉头微皱,显得很是不满。

    “不好意思,请进!”

    项天满是尴尬,侧身将信使让进门。来到客厅,他指着陆凝介绍道:“我朋友陆凝。小凝,这位是”

    信使急忙打断项天,自我介绍道:“我叫天使?!?br />
    听见这话,项天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信使的想法。信使毕竟和陆凝见过面,很清楚陆凝的身份。在警察面前,他显然不想节外生枝。

    “你好!”

    陆凝没有多想。起身和信使握握手,好奇的问:“你真懂得易容?”

    信使眉头一挑,笑眯眯的道:“美女,你想看吗?”

    “哼!”

    陆凝见信使那眼睛盯着自己胸前,顿时冷哼道:“再敢乱看,当心姑奶奶挖下你的眼珠子?!?br />
    “哈!”

    信使微微一笑。朝项天问道:“项先生,你想我怎么帮你?事先说好,咱们当初的赌约还没有结束,而且我已经出现在你面前三次,可惜你始终没有发现?!?br />
    项天吃了一惊:“三次?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愿赌服输,何须开玩笑?”信使一脸傲气。

    项天再次观察他片刻,越看越是震惊:“见过三次。怎么可能?”

    “等赌注结束,我自然告诉你真相。至于现在,咱们还是谈谈生意吧!”信使慢悠悠的说;“你想让我怎么做?”

    项天按下惊奇,迅速将计划说了一遍,听得信使满脸古怪,他颇有些哭笑不得的问:“你想让我化妆成陆凝?”

    “对!”

    项天一本正经的说:“你没见过宋健,肯定做不好。陆凝就在这里,你可以好好观察观察,尽量做到以假乱真?!?br />
    “不行!”

    项天说完,信使还没答,陆凝却首先毛了。她指着信使,怒气冲冲的道;“让这么可恶的男人扮成我的模样,我绝不答应!”

    信使闻言嘿嘿一笑,眼神中充满诡异:“项先生,你的易容术丝毫不逊色于我,要不还是你扮成陆凝,我变成那什么宋???”

    项天顿时满头黑线,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我绝不变女人?!?br />
    “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喜欢当女人?”信使沉着脸,不乐意的说。

    “你是工作,而且我给钱的!”项天苦笑。

    陆凝杏眼圆睁,再次插嘴道:“项天,你敢让他变成我的模样,以后我再也不理你?!?br />
    项天没想到陆凝这么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不禁无奈的道:“总之,陆凝必须在,无论真人还是易容?!?br />
    说好的计划却出现这种事,搁谁身上都有些不爽。

    “要不,要不还是我来吧!”想到如果不动手,项天就始终处在危险中,陆凝银牙一咬,满脸坚定。

    项天耸耸肩:“只要你不害怕,我倒是无所谓?!?br />
    “不就是演戏嘛,谁怕谁??!”陆凝道。

    陆凝越是信心满满,项天越是担心,他思索片刻,沉吟着道:“我现在就易容成宋健,咱们先试试,你看看行不行!”

    “快去快去。本姑娘在警校的时候,那也是校剧团当家明星,这点儿小场面,岂能难倒我?”陆凝仰着小脑袋,神色中满是傲娇。

    “等着!”

    项天看了眼信使,嘱咐道:“她如果没问题,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抓住宋健?!彼低昙攀沟阃?,他匆匆走进卧室。

    客厅内,陆凝和信使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信使捏着下巴,满目戏谑,陆凝怒视着他,气得牙痒痒。

    若非这次需要信使帮忙,陆凝八成要和他大打出手。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门打开,项天大踏步出来。他在门口一站,嘿嘿笑道:“表妹,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从声音来看,和宋健如出一辙。

    听见这话,陆凝扭头看去,随即杏眼圆睁,檀口大张,呆在原地。

    “宋宋???”

    “表妹,我对你可是一往情深,今天,就让咱们成就好事吧!”

    走到陆凝身前,项天托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眼见“宋健”要吻自己,陆凝那脸色瞬间煞白一片,她猛的推开项天,撒丫子就朝门外跑:“不行不行,本姑娘看见那张脸就恶心?;故悄忝抢窗?,我去抓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