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胡子送给大伯
    “夫妻和睦,妻妾相敬如宾?”

    听见福星阳城这话,项天顿时愣在原地。一看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妻妾,这不是搞笑嘛!他如果敢这么做,保管娶进门那位能阉了他。

    见项天傻掉,三位大仙对视一眼,皆是大笑。接着,禄星张亚子一踩油门,奥迪发出轰鸣,疾驰而去。

    项天猛然惊醒过来,看着手中的红色细线,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得,虽然妻妾之说实在夸张,但是前面那句话却相当不错,家庭幸福,夫妻和睦,正是任何人最向往的生活之一。

    将细线绑在脖子上,下一刻,细线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消失不见。

    “这次来了三位,加上华大爷,杨戬,嫦娥他们,一共八人。按照二师兄的说法,三年内只会来十二人,也就是说,还有四位就满了名额。到了那时,我只需要关注这十二位,?;ず盟堑陌踩??!?br />
    “张星君说的倒也不错,只要不去犄角旮旯,总体来说,国内还算安全?!?br />
    “接下来,就等陆凝的消息吧!”

    暗暗思量片刻,项天返华晨大厦。

    转眼又是一周,始终没有消息传来。  而项天趁机去了趟首都,打算将张亚子的胡子送给伯父项建国。

    一段时间不见,他能明显感觉出来,项建国最近多少有些春风得意,聊天的过程中,他那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一番寒暄后,项天小心翼翼的取出胡子,朝项建国说道:“伯父,这是我送你的礼物?!?br />
    项建国惊奇的道:“送我的礼物?拿来看看?!?br />
    接过盒子,项建国打眼一看,顿时满脸怪异:“这是什么?头发?”

    项天嘿嘿一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是禄星张亚子大神的胡子。福禄寿三星掌控凡人寿元,官运等等,有了禄星的胡子,那自然是官运亨通,谁都挡不住?!?br />
    “”

    项建国哭笑不得的道:“好吧,毕竟是你的心意,伯父收下了?!?br />
    项天摇头:“不是收下,而是吃掉?!?br />
    “噗,咳咳咳!”

    听见这话,项建国顿时连连咳嗽:“小天啊,礼物我收下,至于吃下去,未免,未免太那啥了吧!”

    前段时间和项天相认,自此项家有了接班人,而宋吴陆三家恶斗,宋家和吴家元气大伤,对项建国来说,绝对是双喜临门。

    难得他心情好,项天又是他的亲侄子,深受宠溺,否则项天敢提出这种不着调的要求,他肯定把人骂出去。

    “大伯,你听我说?!毕钐熳橹幌掠镅?,满目凝重的道;“这根胡子是一位奇人送给我,如今正巧面临换届,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有它在,更上一层几乎是板上钉钉?!?br />
    项建国苦笑:“我参加工作三十年,信奉唯物主义,你说一根胡子就能让我上位,这是唯心的说法?!?br />
    谈道理说不通,项天眼珠一转,径直起身道:“我不管唯心还是唯物,为了得到这东西,我可是付出了很大代价,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如果不答应,我转身就走,以后再也不来?!?br />
    闻听此言,项建国登时沉下脸色,他指着项天的鼻子,气得嘴角哆嗦:“你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项天就当没看见,他迈步走到项建国身前,掏出打火机点燃胡须,将灰烬洒在项建国的茶杯里:“大伯,我从来没求过什么,这次即是为了我,也是为了项家,请您一定答应。毕竟您如果成为那个层次的人,以后谁还敢欺负咱们项家,我走在路上,腰板也能坚挺些?!?br />
    项天双手托杯,递到项建国身前,项建国低头看看茶杯,又瞧瞧项天,叹了口气道:“难得你一片孝心,我喝?!?br />
    一边说着,项建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项天见状,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大伯,你很快就知道,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br />
    项建国无奈的说:“你说真的就是真的吧!”

    四目相对,项天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项建国想到刚才喝了杯带有胡须燃烧物的茶水,心里一个劲儿的翻腾,看样子更想去洗手间大吐特吐。

    半响后,项建国终于忍不住起身:“我去趟厕所?!?br />
    “报告?!?br />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秘的报告声。

    项建国顿住脚步,朝门外叫道:“进来吧!”

    “首长,刚才组织部张部长亲自打了电话,请您现在过去一趟?!泵匾涣承老驳乃?。

    项建国心中一动:“老张没说什么事?”

    秘沉吟着说:“没说。依照官场规矩,组织部请人,九成九是好事。如果是部长亲自邀请,可想而知,必然是大喜事?!?br />
    “小孙,这话私下说说就罢了,千万别去外面乱说?!毕罱ü涫当让馗忧宄?,不过作为上位者,又是久经考验,他还算镇定。

    小孙赶忙点头:“首长放心,我跟了您十三年,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个道理我懂?!?br />
    “十三年了吗?”

    项建国闻言,上前拍拍小孙的肩膀:“好小子,是该找个机会,让你出去历练历练了。明年换届前,我会帮你安排好?!?br />
    “首长,我”

    孙秘一听,即是惊喜又有些不舍,憋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见孙秘颇为纠结,项建国不以为意的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以你的才华,下放到县区当个一把手绰绰有余?!彼低昕聪蛳钐欤骸靶√?,我去趟组织部,你既然来了,多住几天再走?!?br />
    项天摇头道:“恐怕没时间,我今天就必须河源。大伯,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你的官运来了,我敢说,这次去组织部,收获肯定超乎你的预料?!?br />
    “别瞎说?!?br />
    项建国虽然嘴上否认,心里却突然多了些异样。

    难道真和那根胡须有关,不然怎么这么巧合?

    但是应该不会,毕竟按照规矩来说,任何任命都需要讨论很长时间,断然不可能短期内决定。

    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能说赶巧了而已。

    很明显,项建国做梦都想不到,他这一去,从此便鱼跃龙门,翱翔天际。(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