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孤身逃亡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以至河源不少地方出现了内涝。一看

    河源市局,局长办公室。

    陆文军站在窗口,注视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手下,眼眸中浮现出几分忧虑。

    “局长,残影昨晚给我打了电话,他会继续潜伏在郎青身边,直到将整个犯罪集团连根拔起?!甭侥裆1?,却又兴奋不已。

    陆凝口中的残影,自然是项天的代号。哪怕在局长办公室,两人仍然不会使用真名,以免被人传出去,给项天带来危险。

    “年轻人就是有冲劲??!“

    陆文军转头,叹了口气道:“昨晚一役,战绩辉煌,省厅已经决定给咱们嘉奖??上遣恢?,这完全是残影的功劳。那种情况下,他徒手制服所有嫌疑人,而且孤身逃跑,让警察束手无策,简直强悍的离谱?!?br />
    陆凝一脸傲娇:“我早就说过,他的身手很强的!”

    “的确。老狼集团维持着河源及相邻两省六成的毒品交易,而且张老大那伙人也不是善茬,有一套专门销赃的渠道。把这两个团伙捣毁,流入河源的毒品起码减少一多半?!?br />
    陆文军皱起眉头,颇为自嘲的道:“说实话,残影和郎青八成已经跑到别的省市,就算有情报,沾光的也是其他人。一想到他不顾危险,最终却便宜了同行,我这心里还真有些别扭?!?br />
    陆凝两眼一瞪:“局长,这可不是你的风格?!?br />
    陆文军注视着陆凝,意有所指的道:“如果是别人,我自然不会想那么多,谁让他是你朋友呢!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局里这么多未婚青年都看不上,却对他情有独钟。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还不记恨我一辈子??!”

    听见这话,陆凝顿时羞红了脸,转身就跑:“局长,我还有任务?!?br />
    “来!”

    陆文军急忙叫住她,开口吩咐道:“两件事,第一,发布通缉令,通缉郎青和豹三。第二,昨晚那些人必须看管好,禁止他们和任何人接触?!?br />
    “明白!”

    此时,项天已经离开河源,只身逃往凌市。抱着演戏演全套的精神,他并没有变本来面目,而是以豹三的样子招摇过市。

    可想而知,一路上简直就是风餐露宿,惶惶不可终日。

    “妈蛋,郎青那个王八蛋也不告诉我去哪儿会合,就让我跑到凌市,真是受罪??!”

    凌市距离河源二百多里,路上有不少检查站,大街小巷又是通缉令,就这么跑过去,难度可想而知。

    “例行检查?!?br />
    前方传来喇叭声,项天朝外瞥了眼,顿时眉头微皱。

    他现在乘坐的是一辆面包车改装的黑出租,一般不是大型货车,交警部门很少检查。没想到刚下高速就被拦住。

    司机是个尖嘴猴腮的的年轻人。那人一下车,立刻从兜里掏出香烟,边递烟边满脸堆笑的道:“交警同志,辛苦辛苦?!?br />
    “你好!”

    那交警没接烟,敬了个礼道:“请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br />
    “好好!”

    “车上都是什么人?”交警边查看驾照边问。

    “我的朋友,这不一起来凌市玩两天?!蹦昵崛烁尚Φ?。

    ‘“嗯?!?br />
    交警查看完,将证件递给对方,紧跟着来到车门前,朝车内扫了眼。

    四目相对,项天咧嘴一笑:“交警叔叔辛苦了?!?br />
    那交警深深的看了眼项天,没有任何表示。转头,他看向司机:“你的车子经过改装,和出厂状况不一样,现在不能走?!?br />
    “不可能吧!”年轻人吃惊道。

    交警没理他,直接掏出对讲机说道:“指挥部指挥部,这里是高速东入口,发现情况,发现情况,立刻安排拖车过来?!?br />
    项天坐在车内,眼瞅着交警申请拖车,他不由心中一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辆面包车又不是不能开,叫拖车干嘛,岂非多此一举?

    想到此,他摸过背包,翻身下车。

    “站??!身份证?!?br />
    交警见项天打算走人,急忙给同事使了个眼色,迅速上前拦住他。

    项天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没带?!?br />
    “姓名?哪儿人?来凌市干什么?”

    交警不是刑警,没有枪支等武器,而且如果项天真是那个人,必然极其危险。对方的想法很简单,尽量稳住项天,等刑警来了再说。

    项天自然不可能给他机会,时间拖得越久,问题愈大。

    询问声落下,他干脆两眼一瞪,一脸凶狠的说:“抱歉,刚杀了人,现在正在跑路。所以,拜拜了!”

    项天说完撒腿就跑,一溜烟儿跳下护栏,钻进庄稼地。

    “指挥部指挥部,嫌疑人逃跑了!”

    四五名交警迅速反应过来,撇下黑面包,呼哧呼哧追了上去。

    八月末,小麦已经收割,玉米尚没有成熟,因此,庄稼地里一片空旷,连个能藏人的地方都没有。

    跑不多久,项天调转方向,朝着视线内一座乡村跑去。

    在他身后,交警们气虚喘喘,边追赶边破口大骂。

    “王八蛋,跑那么快干嘛,等着投胎??!”

    “呼哧呼哧!等老子抓住他,一定和他好好玩玩?!?br />
    “就你,别想了。豹三可不是善茬,心狠手辣,听说杀了不少人?!?br />
    “”

    等他们追到村里,早就没了项天的身影。

    不过消息传的很快,短短一小时不到,凌市市局,各分局已经得到消息,通缉犯豹三出现在凌市,

    一时间,凌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检查密度瞬间增加了数倍。

    从河源传来的通报表明,豹三这人绝对凶残,而且可能持有武器,实在由不得他们不谨慎。

    可惜警察并不知道,项天此时已经溜出凌市,取道南下。

    究其原因,则是郎青本来在凌市等他,结果他行踪暴露,郎青殃及池鱼,不敢继续待下去。

    三天后,项天出现在临近的江南省。

    一周过去,他已经完全消失在警方的视线中。

    于此同时,项天千辛万苦,跋山涉水,顺利抵达三江省。

    三江省省会,一座乡村旅馆内。

    项天观察郎青片刻,突然扑上前,抱着郎青嚎啕大哭:“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这几天,我过的简直不是人的日子??!”

    郎青双目微眯,忽的掏枪顶在项天的胸口:“豹三,你敢出卖我!”(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