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逃出生天
    电视内播放的新闻,正是警方捣毁吕祥团伙的消息。

    看完新闻,郎青一屁股坐在床上,嘴巴大张,半响没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吕祥居然因为这种事被抓,拐卖儿童?他难道是白痴吗?不知道干这行最需要的就是低调,最好不接触任何犯罪人员?”

    “吕祥啊吕祥,我还真是高看了你。为了这点儿小钱被抓,你简直就是集团的耻辱?!?br />
    新闻上说的很清楚,吕祥等人因为拐卖儿童被抓,这在郎青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思索片刻,他突然皱起眉头,心道这不对劲??!吕祥就算再白痴,应该也不会干这事,莫非是训练营那边的任务?

    想到此,他急忙站起身,提起行李就走:“事到如今,只能自己想办法前往?!?br />
    跑出宾馆,郎青立刻联系项天,让他赶紧来。

    “大哥,出了什么事?”项天匆匆返,一脸古怪的问。

    “别提了,吕祥那个王八蛋被警察抓了,就算没找到其他证据,短期内他也出不来?!彼底?,郎青拍拍项天的肩膀,无奈道:“兄弟,咱们只能自己去南云省?!?br />
    项天大表决心:“没问题,只要跟着大哥,刀山火海我都不怕,更何况只是去南云省?!?br />
    郎青大为欣慰:“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

    西江省属于南方,不过距离南云省仍然超过千里,一路行来,又要逃脱警方追捕,可谓险象环生,狼狈不堪。

    有一次,他们被警方发现,项天竭尽全力,拖着郎青跑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好不容易带着他逃出来。就算以项天的体力,跑到最后都是气虚喘喘,险些崩溃。

    也是从那时起,郎青对项天再无疑虑,大概就算怀疑他爹妈,也不会怀疑项天。实在是项天这段时间的表现,堪称无可挑剔。

    半个月后,两人进入南云省。

    又过了七天,他们穿越南云,来到南云省最西南方的城市百叶。百叶是座很小的县城,以旅游,林业和对东南亚各国的贸易为主,几乎没什么工业基础。

    从百叶县继续往南,穿越绵延起伏,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对面就是东南亚小国。

    显而易见,百叶正是一座边境城市,唯一不同点在于,因为有着森林阻隔,和邻国的交流并不顺畅。

    而那广袤无垠的森林,却成了毒贩和犯罪份子的天堂。他们历尽艰辛,探索出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然后经由这条路线,将产品运到百叶,最后销往全国,或者运往更加遥远的欧米各国。

    项天和郎青抵达百叶县的时候,时间已经临近傍晚。两人并肩走在街头,打量着道路两侧极具民族特色的建筑,皆是兴奋不已。

    历经两个月,他们终于突出重围,来到距离集团总部最近的地方。

    郎青固然高兴,项天更是松了口气。他倒是不怕被郎青识破身份,毕竟以他如今的境界,十个郎青都不是对手。

    真正让项天郁闷的是这一路的辛苦。天天提心吊胆,听见警铃就仓皇逃窜,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

    在大街上行了片刻,项天两人几乎同时双目微眯,只不过项天是震惊,郎青则是兴奋。

    “老三,今晚就在这家住下?!?br />
    过神来,郎青一拽项天,带头走进右前方那家宾馆。宾馆面积不大,看起来古色古香,民族特色鲜明。

    “给我们开两间房?!?br />
    郎青径直来到前台,一边说着,他的右手放在胸前,无名指弯曲,连续点了三下胸口。

    前台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此时正埋头玩手机,抬头发现郎青的动作,他顿时目露精光,转瞬即逝。

    “两位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对,我们源自龙城,为采药而来?!崩汕嗳险娴牡?。

    年轻人笑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龙城是个好地发??!不过我们百叶也不错,这个季节最适合采药。尤其森林深处,绝对能让你们欣赏到终生难忘的风景?!?br />
    听见两人的对话,项天忍不住心中一动,顿时明了。

    对国人来说,龙城只是个历史名词,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而郎青却直接以龙城答,明显有问题。

    郎青展颜道:“我们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先好好休息几天,过两天再说吧!”说完,他突然补充道:“听说森林里很危险,你们这边有没有旅行团?”

    “有。上批旅行团刚走,下次还要等一周左右,等人员到齐才能出发?!?br />
    “先帮我们报名!”

    郎青掏出钱和身份证,很快办好住宿手续。

    拿着钥匙来到房间,郎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终于活着出来了?!?br />
    项天好奇的问:“大哥,咱们怎么联系他们?难道等他们主动过来?”

    郎青摇头:“我已经联系过组织,相信他们会尽快安排好?!?br />
    顿了顿,他一本正经的说:“老三,不是哥哥不相信你,而是你没到那个地位,没经过组织审查,我贸然告诉你,反而是害了你。这段时间,你跟着我一路逃亡,肯定比较辛苦,想玩就出去玩玩,只要别主动惹事,安全方面问题不大?!?br />
    说完,他递给项天一张银行卡:“这张卡的主人是个山里人,你尽管拿去用,绝对安全?!?br />
    项天面露喜色,接过银行卡,急忙开口道谢。

    “咱们兄弟用不着感谢,我有些累了,你房间休息吧!保持手机畅通,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br />
    打发走项天,郎青在沙发上坐了片刻,敲门声突然响起。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前台那个年轻人。

    四目相对,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片刻后,年轻人淡淡的问:“你是五号?”

    郎青点头:“我千辛万苦才逃出来,听说龙头安排我去训练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

    “我只负责接待你们,把你们送到下一个联络点。上面的想法,你不必问我,我也不知道?!蹦昵崛俗砭妥撸骸捌咛旌蟪龇?!”(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