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零七章 郎青崩溃
    历经一夜鏖战,项天大获全胜,基本灭掉训练营所有的力量。

    当然,他其实并不知道,在少年营那边还有十一名教官。不过哪怕他们及时出现,同样改变不了覆灭的结局。

    日出东方,好似给项天披上一件火红色霞衣,惶惶然犹如天神下凡。

    项天说完,五龙头双目微眯,冷哼道:“你想要什么?钱还是女人,只要放了老夫,任凭你取用?!?br />
    项天嗤笑一声:“你莫非是白痴?我费尽心机来到此地,又灭了你们那么多人,难道就是为了钱?”

    “小子,老夫承认你很强,老夫技不如人,无话可说、想动手尽管动手,大哥和二哥肯定会为老夫报仇?;迫飞?,老夫等着你?!蔽辶芬涣车?,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显然抱了死志。

    项天笑了笑:“恕我直言,这并非我的本来面目,等我变原来的样子,谁知道是我动的手?你想让他们报仇,根本是痴心妄想?!?br />
    五龙头皱起眉头:“你想如何?”

    “很简单,告诉我你们的老巢,我会亲自去一趟。倘若你大哥的本事足够强,自然能杀了我替你报仇,否则嘛?龙神组织便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br />
    “好大的口气!”

    五龙头终于睁开眼睛,他打量着项天,一脸平静的说:“既然你想找死,老夫就成全你。龙神总部位于华夏之巅,你如果能猜到,那就去吧!”

    “华夏之巅?”

    项天思索片刻,心说难道是喜马拉雅?除了珠穆朗玛,貌似没有任何地方称得上华夏之巅。

    半响后,项天望向五龙头,笑眯眯的问:“龙神总部有多少人?像你这样的高手,应该不多吧?”

    听见这话,五龙头面露鄙夷之色,干脆两眼一闭,不再多言。

    “再问你个问题,像这种训练营,其他地方有没有?”

    “”

    “你的名字是什么?老家在哪儿?”

    “”

    一连问了七八个问题,五龙头却是双目微闭,沉默不语。项天见状叹了口气:“其实你只要好好配合,我或许会饶你一命?!?br />
    “不必多言!”

    闻听此言,项天暗自摇了摇头,转身朝少年营的方向走去。走出几步,他的脚尖微微一点,一枚石子****而出,没入五长老的后脑。

    他原本并不想轻易搞死五长老,毕竟作为组织高层,五长老知道的机密肯定很多。但是转念一想,这种人肯定不会为他所用,而且身手高强,留下绝对是个祸害。

    对一个早已萌生死志的人,想让他屈服无疑困难无比。既然如此,何必浪费那个精神,反正已经将训练营剿灭,这趟辛苦也算没有白费。

    至于什么华夏之巅,即使五龙头不说,他也有办法知道。

    走出训练营内院,项天打眼扫过周围,突然眉头一挑,面露古怪之色。

    不远处,郎青抱着阿卡步枪,枪口对着项天,眼眸中满是惊恐。枪声消失后不久,他心中震惊,忍不住走出院子。

    接下来的一切,对郎青来说堪称噩梦。

    他在河源的时候,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绝对不是个好人。但是眼前的一幕,仍然惊得他目瞪口呆,许久没有恢复过来。

    鲜血,火焰,硝烟,尸体,

    昨天还一片喧闹,满满当当的训练营,此时却彻底安静下来,而这种安静并非大家都睡着了,而是全死了。

    郎青有无数个理由相信,即使某个小国的军队出马,也做不到这种程度。他之前还怀疑是豹三惹祸,此时却再也没有这种想法。

    一夜之间杀掉这么多人,对方该是多么强大,以豹三的本领,绝对做不到这些。

    从震惊中过神来,郎青哆哆嗦嗦捡起步枪,踩着满地鲜血,在训练营内四处寻找,希望能发现一两个活人。

    刚离开院落不远,他就看见了项天,或者说豹三。此时的豹三衣衫褴褛,浑身浴血,仿佛经历过一场战争。

    四目相对,郎青眼皮乱跳,全身都在发抖:“老,老三,他们到底被谁杀的?”

    项天耸耸肩:“应该是我吧!”

    “不可能!”

    郎青大吼一声,骇的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笆悄?,怎么可能是你?绝对不是你。你的本事我很清楚,绝对做不到这些?!?br />
    听见郎青喃喃自语,项天微笑道:“郎青,事到如今,我不想继续瞒着你,我其实不是豹三,而是华夏特勤处精英。在特勤处,我有个代号叫残影。以前的时候,我一直负责国外事物,这次国,专门为了对付你们?!?br />
    “特勤处!”

    郎青双目呆滞,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完全傻掉了。尽管手里有枪,枪里有子弹,他却连举枪的勇气都没有。

    面对这种大杀四方,杀人如麻的国家精英,他的精神几乎彻底崩溃,连一丝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眼见郎青面如死灰,神思不属,项天忍不住说道:“郎青,看在咱们一路过来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动手。等忙完这边,我希望咱们好好谈谈、如果你表现的好,我争取向上面汇报,算你立功,给你减刑?!?br />
    面对如此状态,彻底失去勇气的郎青,项天丝毫不担心他会作出什么,一边说着,项天转身走向少年营。

    昨晚的战斗如此激烈,整座少年营却大门紧闭,好像没受到任何影响。

    来到门前,项天刚要推门,营房内突然响起嘹亮的军号声。接着,就见营房内冲出大量少年。那些少年身穿迷彩服,士气高昂,稚嫩的脸上充满肃杀和冷酷。

    一分钟不到,少年营集合完毕,在他们身前,十一名教官昂首而立。

    “小兔崽子们,恭喜你们又多活了一天。不过很抱歉,今天的训练只会更加危险,更加残酷,除了死亡,你们没有任何逃避的机会?!?br />
    “本教官告诉你们,只有活下去,活到最后,你们才能离开此地?!?br />
    “今天,训练成绩排名最后的那个,将再也见不到明天的日出?!?br />
    “现在,开始吧!”

    砰。

    总教官的话音刚落,营门突然被人踹开。

    项天背对朝阳走进来,他扫视着那两百多名少年,嘴角缓缓浮现出一抹浅笑:“明天的阳光,必将无比灿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