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零九章 走投无路
    展飞能成为总教官,必然是个心志坚定,果断坚决之人,但是看见训练营的惨状,仍然让他彻底失态,以至无比惊骇,跌坐在地。

    不仅是他,几名教官皆是面无人色,心如死灰。

    一个人,一个人就灭了整座训练营,所有人全都死了,龙神组织创立五十年,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损失。

    在他们心中,项天已经成为死神的代名词,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五龙头?”

    突然,展飞大叫一声,不顾一切的爬起来,飞也似的冲向核心区域。

    项天见状忍不住撇撇嘴,紧随其后。

    现在知道痛苦了,你们贩毒杀人,拐卖儿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其他人的痛苦?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冲进内营,眼见五龙头等人皆已身死,展飞愣在原地,久久没有神。、

    “完了,全完了?!?br />
    “五龙头身死,我们就算活着去,也肯定死无葬身之地?!?br />
    “”

    喃喃自语中,展飞几人一脸颓废,哆嗦个不停。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我早晚找到龙神总部,将所有人灭掉。所以,你们只需要暂时躲藏一段时间,等龙神覆灭,天下之大,还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br />
    看见这一幕,项天心中一动,忍不住安慰道。

    “痴心妄想!”

    展飞豁然抬头,眼中布满血丝:“你绝对不是大龙头和二龙头的对手。尤其是二龙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凡是见过他的人都死了。我甚至怀疑,他根本不是人,而是妖怪?!?br />
    项天嘴角一抽:“妖怪?看来什么玩笑?!?br />
    “你永远不知道儿龙头的可怕,没有任何人能逃过他的追杀?!闭狗勺慈敕杩?,大吼大叫。

    项天嗤之以鼻:“那又如何?带我去通讯室,我要联系华夏警方?!?br />
    展飞好像没听见,他注视着五龙头的尸体,一脸阴晴不定。许久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带路。

    如果刚才被项天干掉,他倒是夷然不惧,但是现在,项天明显有放他一马的意思,且又技不如人,再让他和项天拼命,却是再也做不到。

    既然如此,接下来应该考虑的就是如何活下去,无论能否逃过追杀,都比现在挂掉强的多。

    训练营位于丛林深处,普通通讯设备无法使用,不过终究是龙神集团的培训基地,并不缺少卫星电话和其他通讯设施。

    得知五龙头身死,展飞彻底没了脾气,对项天的命令,没有任何抗拒。

    联系华夏警方,之后,项天又联系陆凝,将这边的事情说了说。

    挂断电话,项天转向展飞,沉吟着问:“他们明天下午到,我会遵守承诺,在他们抵达前放了你们。但是,如果你们继续胡作非为,下次遇到,就是你们的死期?!?br />
    展飞坐在项天对面,满脸苦涩:“放了我们,现在五龙头身死,我们又能去哪儿?”

    “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刚才的话。你们组织就算再强大,在国家面前仍然不堪一击。而我来自华夏特勤处,代表官方。和我合作,我有办法把他们一网打尽?!毕钐炻朴频牡?。

    展飞张了张嘴,沉默不语。

    “即使我不是他们的对手,却也有办法?;つ忝??!毕钐煊值?。

    “我不会背叛组织?!闭狗沙辽?。

    “随你!救出那些孩子,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你们是死是活,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毕钐觳灰晕獾乃?。

    展飞听得一脸纠结,他忍不住看向其他人,目光中充满询问。

    “总教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br />
    “对。总教官,我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只想跟着你?!?br />
    “”

    众人纷纷表态,愿意听从展飞的命令。

    项天看的暗暗点头,这货虽然不是好人,却有着足够威信。

    “无父无母?无妻无子?”

    其中一人的话好似触动了展飞的心弦,他喃喃自语几句,不由得望向项天:“你真有办法?;の颐??”

    项天耸耸肩道:“我只能说尽力。而且你们应该知道,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实在不行就去棒子国做个手术,只要我不说,谁能认出你们?!?br />
    展飞摇头:“这个办法行不通。你永远不会明白二龙头的神秘和强大,他想找人,哪怕这个人跑到天涯海角,依然能被他找到?!?br />
    “你们可以待在我身边,我正想会会这位二龙头?!毕钐煲涣称骄驳乃?。

    “我父母都在华夏,他们并不知道我做的事情,而且我有个儿子,如今上小学?!闭狗勺⑹幼畔钐?,脸上多了些温色:“有他们在,我不想死?!?br />
    项天点头:“当然。上有老,下有小,一个犯罪组织而已,又不是炎黄?;?,家国被侵略,何必自己和自己过不去?!?br />
    闻听此言,展飞好似彻底放下心结:“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去必死,不去就要面临追杀,如今只有跟着项天,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活下去的希望。展飞没见过二龙头,却听说过他的强大,在展飞心中,项天同样深不可测,说不定真有成功的希望。

    项天没有立刻答,一脸严肃的问:“先答我一个问题,这些年,有多少孩子死在你们手中?”

    项天的确有利用这些人的意思,否则想找到龙神总部,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同时,他又不是烂好人,如果死在他们手中的少年太多,别说?;に?,杀了他们都毫无压力。

    展飞一时语塞。

    这个问题实在不好答,毕竟身为少年总教官,即使他再善良,这些年也肯定出过问题,有人在训练中身死。

    项天双目微眯:“那我换个问题,你当了几年总教官?”

    “三年?!?br />
    展飞察言观色,知道项天已经有了杀意,如果答不好,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想到此,他急忙又道:“三年前,以前那位总教官返总部,我被派到此地。按照规矩,每过五年,年岁超过十八的少年会进行最后的死亡训练。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被集团承认?!?br />
    “原本按照计划,会在下个月举行一次?!?br />
    “除了死亡训练,训练营的死亡率其实并不高。最近三年时间,死亡者不超过八人。而我说的那些话,大部分都是吓唬他们?!?br />
    听完展飞的解释,项天轻轻敲击着扶手,眉头微皱,显得犹豫不决。

    展飞等人注视着他,双拳紧握。全身渐渐被冷汗湿透。

    过了半响,项天抬起眼皮,淡淡的道:“找到他们的父母,每家一百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