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见陆文博
    久别重逢,柳云曦二话不说,拉着项天就要家。

    项天不由吓了一跳,心说这是什么节奏,怎么一见面就要见未来岳父?总得给点儿心里准备吧?

    事实证明,他完全想多了。

    人家老柳压根没有多说,纯粹是很久没见,又知道他和自家闺女的关系,特意邀请他去吃顿饭。

    在此之前,项天已经去过好几次,可谓轻车熟路。两杯酒下肚,未来的岳父和女婿再无隔阂,喝酒聊天,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想到和陆凝那些事,项天难免有些愧疚,因此,吃过饭,他并没有直接离开,一直陪着柳云曦,直到华灯初上才走。

    到华晨大厦的时候,钟馗已经出门,大概是捉鬼养成的习惯,他本身又是鬼仙,比较喜欢昼伏夜出。

    发现钟馗不在,项天倒是暗暗松了口气。

    尽管钟馗说的很清楚,但是他毕竟是以吃鬼闻名于世的鬼仙,要说一点儿都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明天要去陆家,真不知道会如何?!?br />
    躺在床上,项天有些睡不着,既想念陆凝那火热的娇躯,又为明天的事发愁。今天见到柳云曦之后,他很清楚自己对柳云曦的感情深厚到无法割舍。

    另一方面,他和陆凝都是第一次,生米煮成熟饭,同样情意绵绵。想从两女中选择一个,对项天来说无疑极为困难。

    迷迷糊糊中,夜晚很快过去。

    上午十点,手机响起。

    项天接完电话,打扮停当,匆匆跑下楼

    楼下,陆凝穿着警服,斜倚在车前,目光如水,充满深情。

    四目相对,她上下打量项天一番,展颜笑道:“今天不错,有资格去见我父母?!?br />
    项天听得嘴角一抽:“这话几个意思?”

    “意思就是这可是姑爷上门,如果吊儿郎当,连衣服都不换,我爸妈肯定得气死?!甭侥硭比坏牡?。

    到河源,陆凝明显故态复萌,再次变得大大咧咧,就算把项天带家见父母,从她脸上都看不出丝毫腼腆或羞涩。

    陆家作为省内一流家族,住的地方赫然是省政府家属院。

    连续通过两道岗哨,警车在一栋三层小楼前停下。

    项天推门下车,扫了眼面前别墅,不由得舒了口气。

    陆凝从身后过来,大方的挽住他的胳膊,“走吧!为了见你,我爸特意请了假?!?br />
    “不用这么夸张吧!”

    项天骇了一跳,突然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且!你可以理解是为了我。本姑娘可是陆家嫡系唯一的接班人,年纪又不小了,好不容易领了男朋友家,他们还不得好好见见?!甭侥涣嘲两康牡?。

    一边说着,两人来到门前,掏钥匙开门。

    走进客厅,项天定睛看去,发现客厅内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从年龄来看,多半是陆凝的父母陆文博和宋清。

    吸了口气,项天迈步向前,微微躬身道:“伯父伯母好?!?br />
    “小项来了,快坐快坐?!?br />
    宋清打量项天一眼,不由点了点头。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而且项天本身虽然算不得多帅,却修炼有成,浑身散发着一股别样的气质,令人一见之下,顿生好感。

    “谢谢伯母?!?br />
    道了声谢,项天翻身坐下,陆凝则紧挨着他落座。

    一时间,陆文博夫妇观察项天,项天也在偷偷看着两人,谁都没有首先开口,客厅内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

    片刻后,陆文博轻咳一声,问道:“小项,我听说你父亲是项建民,大伯是项建国?”

    “是!”

    这种事自然没必要隐瞒,就算他不说,陆家也能查出来。

    得到项天确认,陆文博眼前一亮,沉吟着道:“说起来,我们陆家和你们项家也算世交,小凝的爷爷和项老爷子曾经在一个军区服役,算是战友?!?br />
    项天听得暗暗吐槽,一个军区那得多大???几十万人都有,这都算战友的话,基本上每个参军的人,说不定都是战友。

    “我还没出生的时候,爸妈就离开了首都,爷爷有哪些朋友,我却是一无所知?!?br />
    “这怪不得你。项老爷子去世后,项家遭遇困境,你们这些小辈又很少首都,不清楚也正常?!?br />
    说到此,陆文博满脸赞叹的道:“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你伯父陆建国算一个。当年项家遇到那么多事,只剩下他独自支撑,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br />
    “伯父的确比较辛苦?!毕钐煸尥牡?。

    陆文博深深的看了眼项天,突然问道:“小项,这两个月,首都那边发生了几件事,你大伯有没有告诉你?”

    项天听得一愣,摇头道:“我最近一直在外地,没和大伯联系?!?br />
    “呵呵,那件事我听小凝说过,没想到你居然比警方培养的精英更加出色,深入虎**,立下如此大功。说实话,若非有三弟证明,我真有些不相信?!?br />
    项天淡然一笑:“侥幸而已?!?br />
    “这种事很少存在侥幸,不过作为你的长辈,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你既不是军人也不是警察,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br />
    陆文博说完,紧跟着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你是警察,那么就算你不想去,我也会首先派你去。如果连自己人都怕死逃跑,还怎么让其他人担负责任?!?br />
    “好了好了,项天既然是老项的侄子,那就不是外人。难得见面,工作的事以后再说?!毖鄢蜃怕轿牟┯忠贸黾页ぷ鞣?,宋清皱了皱眉,打断他道。

    陆凝也道:“爸,项天今天是来做客,又不是上课。再说,那案子早就过去,他不是安然无恙嘛!”

    被老婆女儿合起伙来反驳,陆文博一脸哭笑不得:“小项,你看你们还没订婚,这娘俩就开始向着你了?!?br />
    项天尴尬道:“我觉得还好,既然是聊天,说什么都可以?!?br />
    陆文博笑着点头:“不过宋清说的对,以后的时间还长,有些事下次再说也不迟。我这次邀请你过来,除了见见面,还有两件事想告诉你,一件事关宋吴两家?!?br />
    “另一件,则和你伯父宋建国有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