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馅饼有点大
    展飞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人,待钟馗开门,他顾不得吃面,赶忙站起来。+◆打眼一扫,看清楚钟馗那副尊荣,任凭他见多识广,仍然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的模样。

    幸好他还知道好歹,转眼回过神来,急忙问候道:“你好?!?br />
    钟馗好似没听见展飞的问候,他绕着展飞转了两圈,眉头越皱越紧,神色中满是不可思议。

    除了不敢相信,还有那么一丝惊喜。

    项天察言观色,好奇的问:“钟大叔,有什么不对吗?”

    “很不对。他的眉心有一丝黑线,从发际线延伸到眉心,这黑线乃是阴气化成,绝对是大凶之兆?!敝迂附馐偷?。

    听见这话,项天凝视展飞片刻,压根啥都没看出来。展飞除了脸色灰暗,双目无神,哪有什么黑线??!

    “小子,你的修为太低,又没有开天眼,当然看不见?!敝迂讣钐於⒆耪狗晒鄄?,两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顿时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对两人的谈话,展飞可谓一头雾水。他咽了口涂抹,尴尬的问:“项先生,这位钟先生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一线牵?”

    项天翻了个白眼:“我哪儿知道?”

    钟馗捋着胡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朝展飞问:“小子,你这段时间可去过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比如医院,公墓或者古墓?”

    展飞摇头:“没有,绝对没有?!?br />
    “那就奇怪了。二百多年前,随着天——咳咳,总之,现在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br />
    展飞几乎要急死了,话只说一半,咱能不能别这样???

    项天倒是明白钟馗的意思,开口问道:“钟大叔,这一线牵有什么讲究吗?”

    “很简单。他被盯上了,活不过今晚?!?br />
    钟馗呵呵一笑,眼神中满是戏谑。

    展飞顿时骇了一跳,吓得脸都绿了。他迅速转头,眼巴巴的望着项天:“项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我?!?br />
    项天尚未回答,钟馗却撇撇嘴,不屑的道:“求他有什么用?那位如果真来了,三个他都不是对手?!?br />
    “咳咳?!?br />
    钟馗说完,项天干咳两声,边朝外走边说道:“展飞,我出去买点儿吃的。如果困了,你就在沙发上将就一夜,不用等我回来?!?br />
    “???”

    展飞嘴巴大张,只觉得头顶飞过一串乌鸦。

    脸呢?你的脸呢?

    刚才是谁口口声声保证,就算人家来了都不怕,一定会?;の??现在被这个家伙一吓唬,你却立刻跑路,还能不能行了?

    当然,这话他肯定不敢说出口,毕竟还指望着项天救命呢!虽然救命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那也比啥都不做强吧!

    “啊什么??!钟大叔,他交给你了?!?br />
    项天说着,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

    他早就听明白钟馗话里的意思,毫无疑问,今晚来的不是人,而是鬼?;痪浠八?,那位二龙头多半不是人类,而是厉鬼。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以展飞的地位,连总部都去过,却没见过二龙头。

    别看项天慌里慌张,看似被钟馗吓住,其实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有钟馗这位抓鬼的祖宗在,哪个厉鬼敢来找麻烦?不是找死嘛!

    虽说不担心展飞的安全,项天却依然不想留下。究其原因,纯粹是他不想亲眼见到厉鬼。

    他不是科学家,对研究这玩意儿毫无兴趣。

    而且无论中还是电视中,厉鬼就没一个长成人样的,个个歪瓜裂枣,缺胳膊少腿,看一眼就能让人做好几天噩梦。

    项天可是正常人,自然没有受虐的兴趣。

    “回来?!?br />
    见项天掉头就走,钟馗喊住他,没好气的道:“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实话告诉你,现在不比以前,我虽然来了,却不能沾染太过因果。救人可以,但是决不能肆意杀戮,凡人固然不必说,就算它也在其中?!?br />
    项天顿住脚步,缓缓转身,满脸苦涩:“钟大叔,您别吓唬我,行不?这事我真做不来,我从小有心理阴影,别说亲眼所见,就算想想都觉得害怕?!?br />
    钟馗凝视着项天,四目相对,项天毫无心虚之色。

    半响后,钟馗露出抹笑意:“我看出来了。正因为此,今晚你才必须出手,否则你的心里阴影永远不会消失。而且在这方世界,遇到它们的几率微乎其微,你能遇到一只,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br />
    “噗?!?br />
    项天嘴角抽搐,满头黑线。

    遇到厉鬼是好事,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宁愿永远不遇到。

    “小子,我来的时候,你不在河源,是去做了件大事吧?你觉得做了那种事,它能饶过你?现在有我给你压阵,你不趁机灭了它,更待何时?”

    钟馗眼冒精光,循循善诱,但是项天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货忽悠他单挑二龙头,肯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展飞早被两人的对话绕的眼珠乱翻,晕头晕脑,若非需要项天救命,他八成会抓住项天的脖子,对着他大吼:混蛋,你们到底说的什么???

    费尽口舌,项天依然没有心动,钟馗彻底无语。他眼珠一转,淡然说道:“话已经撂下,到底如何做,你自己拿主意吧!事先说好,你如果想走,我也走,反正它虽然有点本事,在我面前也就是小菜。我这次下来是为了体验都市生活,对打打杀杀毫无兴趣?!?br />
    听见这话,项天双拳紧握,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钟馗。你既然能轻松搞定,干嘛非要拖着我?我有心理阴影啊,很大很大的心理阴影。

    沉默片刻,项天叹了口气,哭丧着脸说:“你说得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它的身份太特殊,我又做了那件事,八成难以逃脱。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钟馗闻言一拍巴掌:“这就对了,堂堂七尺男儿,怕什么?”说完,他走向展飞,在展飞好奇的目光中,一巴掌拍在他的脖颈,将他打晕。

    看见这一幕,项天并未阻止。接下来将是一场人鬼大战,足以颠覆任何人的三观,不适合让外人看见。

    将展飞横放在沙发上,钟馗取出件樱桃大的葫芦放在他胸前,接着,他抛给项天一件物品。项天抬手接住,定睛看去,发现那是一柄巴掌大的漆黑色木剑。

    “这是什么?”

    “对付厉鬼的武器!”

    项天捏着木剑,又瞧瞧钟馗,目瞪口呆:“你坑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