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生大劫
    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家里又没什么事,柳云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兴冲冲的过来找项天逛街。

    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瞥见电梯门打开,柳云曦迈步进去,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混蛋!平时不给我打电话,也不来找我,这次抓到你,本姑娘一定让你好看?!?br />
    电梯来到八楼,柳云曦跃出电梯,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来到项天的办公室门前,她急忙收敛笑容,努力做出一副愤怒的表情。

    调整好心态和呼吸,柳云曦抬手敲门,只是那小手突然停在房门前,久久没有落下。

    房间内,不时传出魅惑的轻吟,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那声音的主人显然在极力压制,以致除非站在门前,否则根本听不到。

    这个声音的出现,使得柳云曦愣在原地。她紧盯着房门,贝齿咬着红唇,眼眸中闪过几分惊慌。

    “是他吗?还是另有其人?”

    柳云曦很清楚,经常有朋友住在项天家,若是其他人,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是其他人,我这么贸然敲门,该多么丢脸?!?br />
    “不可能的?!?br />
    想到另一种可能,柳云曦急忙摇头,好似鸵鸟将头埋在土里,不敢想,更不敢面对。

    沉默片刻,她深深的看了眼房门,转身返。

    再次来到电梯间,电梯门很快打开,柳云曦踏出一步,却很快收:“不,我不能走?!?br />
    “如果真是他,我宁愿和他分手,也绝不自欺欺人?!?br />
    想到此,柳云曦好像害怕鼓起的勇气再次消失,她跑到门前,奋力敲门。

    卧室内。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顿时将陆凝和项天吓了一跳。尤其陆凝,她急忙将自己埋在毛逃里,弱弱的道:“有人来了,还不出去!”

    项天一脸无语,匆匆套上裤子,健步来到门前。他一把拉开房门,没好气的问:“敲什么敲?有话就说,有,云曦?”

    看清楚眼前来人,项天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彻底炸了。他做梦都想不到,柳云曦居然现在过来,而且陆凝也在,还在卧室躺着呢!

    活了二十多年,此时绝对是项天人生中最无助的时刻,脑海中一片空白,想露出个笑脸,将柳云曦骗走,他却张不开嘴。而且注意到柳云曦俏脸煞白,目中含泪,他不由得心中咯噔一声:“她知道了?”

    柳云曦凝视着项天,见他没有穿上衣,肩膀有两排牙印,脖子上挂着两条红线,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云曦,你,我”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br />
    柳云曦没给项天解释的机会,愤然转身,就要离去。

    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解释毫无用处。

    项天见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一把抓住柳云曦的手腕,奋力将她拽进办公室。

    “混蛋,放开我!”

    柳云曦极力挣扎,项天担心伤着她,只得松开。继而,柳云曦宛如发怒的狮子,对着项天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混蛋,无耻,你骗我?!?br />
    “呜呜,为什么?”

    “”

    项天一声不吭,任凭柳云曦动手。

    过了片刻,柳云曦好像打累了,她突然抱住项天,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先滴在项天的脖颈,又缓缓向下滑落。

    当眼泪接触到其中一根红线,刹那间,那红线突然燃烧起来,散发出璀璨的七彩光芒。

    一时间,项天满脸惊骇,急忙想解下红线,双手却悄无声息的穿了过去。

    柳云曦忘记了愤怒,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七彩光芒,眼眸中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光芒一闪即收,随即一分为二,化为两条七彩丝线。

    两条丝线犹如灵活的游鱼,一条径直冲向柳云曦,刹那间没入她的眉心。另一条则绕过项天,朝卧室方向射去。

    “咕咚!”

    项天咽了口涂抹,急切追问:“云曦,你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儿难受?”

    柳云曦眨了眨眼睛,疑惑的摇摇头:“没有,就是好像不怎么生气了?!彼低?,她突然反应过来,怒视着项天:“给我个解释,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br />
    “好?!?br />
    事到如今,项天彻底豁出去了。无论柳云曦还是陆凝,都是他无法割舍的存在,既然必须面对,那就勇敢些吧!

    “她叫陆凝,你见过?!?br />
    项天叙说的很缓慢,从在大王村认识陆凝,到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再到自己被人暗杀,陆凝舍身相救,最后险些死掉。

    湖底定情,龙神组织卧底,成功那天的迷乱。

    事无巨细,只要他能想到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柳云曦认真倾听着,时而皱眉,时而紧张,时而担忧,时而愤怒,各种情绪不一而足,其复杂程度,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

    项天说完便不再言语,凝视着柳云曦,好似在等待她的宣判。

    此时,柳云曦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愤怒有之,埋怨有之,不舍有之,更多的却是茫然。

    “你想怎么做?”沉默许久,她突然问。

    项天摇头,苦笑着问:“如果我说谁都不放弃,会不会太无耻?”

    “恩?”

    柳云曦柳眉倒竖,俏脸寒霜:“做梦?!?br />
    柳云曦的反应,丝毫不出预料,项天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道:“云曦,有件事我始终瞒着你,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特殊的奇人异士,他们实力强大,寿命悠长,自称修行者?!?br />
    “不要转移话题?!绷脐睾懿宦?。

    “好吧!其实我也算半个修行者,虽然现在成就不高。对我们来说,凡间法律已经不算什么,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哪怕百年,千年,永远不分开?!毕钐煲а浪档?。

    柳云曦皱眉:“你在开玩笑吗?咱们认识这么久,我看不出你哪儿不同?!?br />
    “你看好?!?br />
    除了修行者这个身份,项天觉得实在很难说服柳云曦。他干脆再不多言,在柳云曦的注视下,隔空一掌拍向办公桌。

    嘭。

    掌影****而出,将桌面上的显示器轰的粉碎。

    “这怎么可能?”

    柳云曦满脸震惊,豁然转头望向项天,项天耸耸肩,没有解释。

    过了半响,柳云曦过神来,一脸复杂的说:“你去外面等着,我要见见陆凝?!?br />
    “没问题?!?br />
    项天迅速溜出门,站在门外,他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既是后悔,又是心有余悸。不知过了多久,他忍不住低头看去,发现刚才消失的红线,赫然是福星送的那件礼物。

    “家庭和睦,妻妾相敬如宾,真的可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