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两块玉佩
    信使说完,项天顿时懵了,两眼大睁,张着嘴巴,半响没反应过来、

    “带来心爱的男人?而且那男人是我?”

    项天打了个哆嗦,有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在他的潜意识里,始终认为信使是男人。一个男人说出这话,对象又是他,可想而知,任何一个取向正常的人都受不了。

    老人好似听到了信使的喃呢,她微微睁开眼睛,眼珠转动,望向房门方向。

    “快过来,师父想看你?!?br />
    信使见状,急忙朝项天叫道。

    “妈蛋,老子绝不过去?!?br />
    项天握拳,咬牙,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神色。但是觉察到信使眼中的乞求,又确定老人时日无多,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始埋怨自己太心软。

    “这次之后,我一定和这货割袍断义?!?br />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项天迈步上前,牵住老人另一只手,一脸忧伤的道:“师父,我来探望您了?!?br />
    边说着,他嘴角抽搐,恨不得掉头就跑。

    尽管老人已是满头银发,额头布满皱纹,项天却能看出来,老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大美人,想来不会逊色眼前的信使。

    “你,你叫什么?”老人露出温和的笑容,询问道。

    “项天?!?br />
    “靠近一些,让师父好好看看?!崩先怂档?。

    项天点头,俯身凑到老人眼前,神色中充满感伤。

    无论信使如何可恨,眼前老人却已经走到生命尽头,为了满足她的愿望,受点儿精神折磨貌似没什么大不了。

    老人凝视着项天,原本浑浊的眼眸,渐渐变得清明,“不错。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个有情有义的小子?!?br />
    “额?”

    这是相面呢?

    项天苦笑:“师父,您老人家好好休息,争取早点好起来?!?br />
    “不可能了。师父这辈子,前半生被男人欺骗,发誓不再对男人假以辞色。后二十年苦苦探索修行之路,不幸功败垂成。最后十三年,我遇到了思君,教她习武修炼。她是个好孩子,只可惜跟着我吃苦了?!崩先送蛐攀?,喃喃的道。

    “师父,不要说了。如果没有你,我或许早就死了?!毙攀估崃髀?,泣不成声。

    “思君,这是他的名字?”

    项天却在想另一件事,这名字的确不像男人的名字,而且从名字来看,这位老人八成尚未忘记当年那个负心汉。

    “傻孩子,师父带你走上这条路,天天提心吊胆,?;刂?,连我都不知道是对是错。当年我受伤逃到你们村,发现你父母打算把你卖掉,这才狠心把你带走。如今一晃十三年过去,如果你还记得家的路,就去看看他们吧!”

    老人抚摸着信使的长发,满脸感慨:“师父知道,他们当年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毕竟那儿太穷了,你又有那么多弟弟妹妹?!?br />
    “师父,我不会去。从离开那儿开始,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只有师父一个亲人?!毙攀拐抖そ靥牡?。

    “哎!”

    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颤颤巍巍伸出手,从脖子上解下一枚玉佩。

    那玉佩鲜脆欲滴,造型古朴,不过却只有一半。

    她将玉佩塞到项天手中,颤抖着嘴角道:“项天,师父能看出来,你是个好孩子。我死之后,思君就托付给你了。这块玉佩是我年轻时所得,另一半在思君手里。我研究了一辈子,只领悟了另一半,这一半却始终不明所以?!?br />
    “当初,那个人正是觊觎这两块玉佩,才打伤了我。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我早就领悟了其中之一,关键时刻逃过一劫?!?br />
    接触到玉佩的瞬间,项天突然瞳孔一缩,大吃一惊。

    他隐约能感觉到,玉佩中有着一股极特殊的能量,和嫦娥他们下凡时,出现的仙灵之气极为相似。

    老人虽然看不清晰,但是项天的表情变化如此剧烈,仍然让她有所觉察:“项天,你莫非发现了什么?”

    “我”

    项天看看信使,忍不住点头道:“我觉得这块玉佩很特殊,内部蕴含着某种特殊能量?!?br />
    “不愧是福缘深厚之人,如此说来,送给你倒是正合适?!崩先搜矍耙涣?,挣扎着坐起来,精神大为振奋。

    项天急忙扶住老人,心底闪过几分黯然。

    以老人的身体情况,激动只会加速死亡。

    老人牵过信使的手,轻轻放在项天手心,目中满是欣慰:“思君,忘记过去,以后好好和项天过日子。咱们女人,终究需要找个心爱的男人,这一生才没有遗憾?!?br />
    “项天,你不必疑心,思君自小跟着我,小时候刻苦修炼,长大后又行走在生死边缘,从未交过男朋友?!?br />
    项天听得大汗,同时却又暗暗松了口气。

    信使交没交过男朋友,他丝毫不关心,他在意的是,信使到底是男是女?如今确定是女人,心中那个疙瘩自然消失无踪。

    信使霞飞双颊,她偷偷瞥了眼项天,目中一片复杂。

    “项天,我想交代思君一些身后事?!?br />
    听见这话,项天会意,起身说道:“你们慢慢来,我去外面转转?!?br />
    走出房间,他径直来到院子里,环视着院子里那些老人,有些神思不属。信使居然是女人,而且能够瞒过他的感知,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另一方面,信使请他过来,又把他当成男朋友,这事怎么想怎么纠结,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不知过了多久,身侧传来脚步声,项天转头看去,不禁尴尬不已。

    “这次,谢谢你!”信使低头注视着脚尖,弱弱的道。

    项天苦笑:“还好,就是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一想到冒充男人的男朋友,我就差点儿崩溃?!?br />
    信使莞尔:“我以为你早该猜到,毕竟咱们接触过好几次。现在你应该明白,我虽然精通易容术,但是最多能改变容貌,至于身材,那并未我的能力,而是那半块玉佩的效果?!?br />
    “有时候我甚至在想,那块玉佩的效果实在太强大了,它根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br />
    “世界这么说,我们谁都不可能真正看透?!毕钐齑佣道锶〕鲇衽?,递给信使:“这是你师父的宝物,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要?!?br />
    信使看着玉佩,缓缓摇头:“师父已经给了你?!?br />
    项天思索片刻,收玉佩,紧跟着问:“你的名字是思君?”

    “宁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