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玉佩之秘
    宁思君飘然而去,洒脱而决然,仅留下一封信件。 看

    项天返住处,找出那信件看了看,脸色变得超级古怪。

    “我可不是柳云曦或者陆凝那样的小女人,对守在一个男人身边,为了男人争风吃醋毫无兴趣?!?br />
    “师父虽然把我托付给你,但是我更喜欢自由自在?!?br />
    “如果哪天我累了,自然会去河源找你。到了那时,我可能给你生个孩子,却绝不会和她们争来争去?!?br />
    项飞认识的优秀女孩不少,且不说如嫦娥这样的仙女,单就柳云曦和陆凝便极为出色,追求者很多。

    但是不得不说,在心性方面,她们却逊色宁思君一筹。

    当然,这和三人的成长环境有关,没经历过那种艰辛,自然无法做到如宁思君一般洒脱。

    相对而言,反而是项天比较能理解宁思君。

    “”

    三江市,三江源头。

    陆凝和柳云曦漫无目的,结伴一路走来,自东往西,从未真正遇到过危险。

    一来国内治安一向不错,二来,陆凝包里放着手枪,就算遇到个把不长眼的,也肯定被她直接吓跑。

    “陆凝姐,我总觉得有人跟踪我们?”

    玩了大半天,傍晚时分,两女返市区。晚饭吃了一半,柳云曦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陆凝埋头吃饭,不动声色的道:“我早就发现了。不过那两人光跟着咱们,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所以我假装没发现?!?br />
    “这样会不会有危险?”柳云曦娇声问。

    陆凝摇头:“别担心,从他们的行事作风来看,多半是为了?;ぴ勖??!?br />
    “咱们出来的时候,可是谁都没告诉,他们怎么找来的?”

    “我的傻妹妹,你也太小看国内警察的能力了!咱们没有刻意隐藏行踪,想找还不容易。再说,项天要是下定决心,凭他们项家的能力,找到咱们自然轻而易举?!甭侥贫ǖ牡?。

    “你说是项天?咱们要不要见见他?”柳云曦偷偷看着陆凝,弱弱的问。

    陆凝心中好笑:“怎么?才几天不见就想念他了?”

    “我才没有?!绷脐毓W挪弊?,狠狠的道:“我就是想和他说清楚,免得他继续缠着咱们?!?br />
    “咯咯,那你等着吧!他说不定就在暗处观察着你!”陆凝咯咯笑道。

    柳云曦吓了一跳,急忙左右看了看,那样子好似做贼即将被警察堵住一般。

    “好了好了,先吃饭?!?br />
    陆凝无奈的摇摇头,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别看柳云曦口口声声想和项天分手,心里其实比谁都在乎项天。而且两人并肩旅行十多天,彼此早已亲如姐妹。虽说谁都没有主动提起那件事,却已经有了几分心知肚明的意思。

    “真是便宜了那个混蛋!”

    暗暗骂了两句,陆凝迅速将盘子里的羊肉泡馍当成项天,狠狠的吃了起来。

    如今已是十月份,尚不到五点半,天色已经变得十分昏暗。

    柳云曦和陆凝吃过晚饭,携手返宾馆。

    她们离开不多久,饭店内突然冲进一名年轻人,那人风尘仆仆,眼眸中满是急切。在饭店内寻找片刻,他顿时有些失望。

    接着,就见他来到门外,取出手机拨打电话。

    “你好,我是项天。我现在就在你说的那家饭店,没找到她们?!?br />
    “江源酒店?明白,多谢?!?br />
    挂掉电话,男子嘴角露出抹苦笑:“这两个女人,还真能瞎跑?!?br />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项天。

    宁思君离开不久,他处理完宁思君留下的房子,便匆匆赶到三江市。原本还想来个巧遇,没想到稍微来晚一步。

    江源酒店算是三江市最大的酒店之一,论及星级,最多三星左右。

    三江本就是个县级市,海拔高,道路险峻,若非濒临三江源?;で?,游客众多,大概连这种酒店都没有。

    打车来到江源酒店,项天在前台问了问,得知陆凝两女的房间隔壁恰好有空房。他当机立断,掏钱开房。

    在路上的时候,他一心想着尽快找到两女,如今终于追上,心绪冷静下来,项天突然有种不知该如何面对的感觉。

    房间隔音一般,尤其项天的听力极其强悍,只要屏住呼吸,贴近墙壁,依稀能够听到两女的说话声。

    确定两女一切正常,项天难得睡了个囫囵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陆凝和柳云曦继续游览三江市。

    在酒店前台得到消息,确定两女并未退房,项天暗暗松了口气,安心待在酒店,等待两女归来。

    趁着这段时间,他盘膝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取出那枚玉佩,翻来覆去,不停研究。玉佩鲜脆欲滴,煞是惹眼。

    闭上眼睛感受一番,能明显感觉到玉佩内流转着一股庞大的莫名能量。

    “这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

    片刻后,项天挠了挠头,有些无从下手。突然,他心中一动,割破手指,滴上一滴鲜血。

    血滴接触到玉佩,转眼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而玉佩没有任何变化。

    项天紧盯着玉佩,仔细观察一会儿,不由得一拍脑袋,满是自嘲。

    “我还真是白痴。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解开玉佩的秘密,思君的师父就不会研究半辈子,至死都毫无所得?!?br />
    滴血的办法无用,他想了想,调动丹田内的真元涌向玉佩。刹那间,他只觉得丹田好似破了个窟窿,真元犹如潮水般被玉佩吸了进去。

    “我靠!”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项天大惊失色。尽管真元消失后还能修炼来,但是就这种吸收方式,他很担心自己会被直接吸死。

    一成,两成,五成,

    仅仅几个呼吸,丹田内已经空空如也。

    然而,玉佩的吸力仍然没有消失,项天甚至感觉到,那玉佩正在吸收自己的精血,撕扯自己的灵魂。

    他很想丢出玉佩,却根本动不了,更加没有一丝力气。

    “妈蛋,我不会成为第一个被法宝吸死的修行者吧?”

    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项天的精神逐渐恍惚,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他猛地发现自己悬浮在空中,身周布满乳白色雾气。

    “这是哪儿?”

    喃喃声落下,项天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毫无征兆之下,那些雾气急速凝聚,在空中形成一头巨大的气龙。

    气龙刚一成型,边仰天发出怒吼,在项天震惊的目光冲,飞身朝他扑了过来。

    (首先,菠萝再次真诚的说声抱歉,无论什么理由,对作者来说,断更总是可耻的。)

    (关于断更,一来是麦收季节,实在忙不过来。二来,本订阅太少,成绩太差,实在有些写不下去。菠萝争取七月份写出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局。)

    (再次说声抱歉,晚上还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