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顺利化解
    (扑 )柳云曦的身高大概一米六七,视线和洞口的位置几乎平齐,相对来说,那洞口只在项天的脖子位置。

    因此,通过洞口看出去,项天能看见柳云曦,她反而看不到项天。

    看不到相貌,但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对面站的都是个大男人。柳云曦又正在洗澡,对方还将墙壁凿了个窟窿,可想而知,柳云曦顿时吓坏了,甚至忘了遮挡身体。

    项天视线下移,眼皮猛地跳了跳,瞠目结舌。

    就在这时,陆凝突然冲进浴室,发现这一幕,她脸色微变,迅速挡在柳云曦身前,把枪指向项天:“王八蛋,姑奶奶废了你?!?br />
    被枪口指着,项天打了个寒战,迅速反应过来:“别开枪,是我?!?br />
    “你,项天?”陆凝失声叫道。

    “是我!我只想拍拍墙壁,谁想到墙壁这么不结实,直接碎了?!毕钐煲涣澄抻?,尽管知道修为有所提升,但是提升到这种境界,仍然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我看你是诚心的!”

    陆凝眼珠一转,转身就走:“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br />
    此时,柳云曦也已经反应过来,尤其看见项天从洞口中探出头,她羞得满脸通红,赶忙双手掩胸,怒气冲冲的道:“项天,你你太可恶了。你给我等着?!?br />
    两人的关xi 虽好,柳云曦却从未在项天面前如此过,恶狠狠的撂下句狠话,她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注视着柳云曦的背影,修长纤细,窈窕优美,项天不禁看直了眼睛,口水差点儿流下来。

    “砰砰砰?!?br />
    片刻后,房门如同敲鼓,瞬间响个不停。

    项天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上前开门。

    房门刚打开,两道身影齐刷刷扑了上来。柳云曦和陆凝一左一右,一人抱着他的一条胳膊,刹那间,陆凝把项天的胳膊别到身后,紧跟着一记扫堂腿。

    项天自然能躲开,不过知道两女现在肯定怒不可遏,没办法,他只好顺势摔倒在地,后脑勺狠狠的磕在地板上。

    随即,他惨叫一声,两眼一番,陷入昏迷。

    “嗯?”

    看见这一幕,柳云曦和陆凝俏脸大变,满腔怒火消失无踪,变成无尽的恐惧。

    “项天,项天,你怎么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呜呜?!?br />
    “……”

    急火火叫了几声,项天依然双目紧闭,连呼吸都越来越微弱。

    柳云曦两女彻底吓坏了,她们合力扶起项天,眼角余光赫然发现地上残留着些许血迹。

    再一抹,项天的后脑勺已经肿了起来,同时破了个伤口,流血不止。

    “???陆凝姐,怎么办?”柳云曦彻底没了主意,急忙望向陆凝,陆凝目光呆滞,脸色煞白,比起柳云曦更加不如。

    自己居然打死了项天?

    这——

    她只觉得脑海中一团空白,早已忘记思考。

    “陆凝姐,呜呜,你把项天打死了。我们怎么办???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和他闹矛盾了。他现在死了,我,我——”柳云曦说着,眼眸中浮现出几分绝望:“他死了,我要陪他?!?br />
    “不要?!?br />
    陆凝总算回过神来,急忙拽住柳云曦:“让我想想,别担心,别担心。他虽然hou 脑着地,的确有可能身死,但是他的身手我知道,这次多半只是昏迷?!?br />
    说完看见柳云曦冷静下来,陆凝立刻吩咐道:“快打急救电huà ,应该来得及?!?br />
    “我的手机在房间里,我这就去拿?!?br />
    柳云曦连连点头,掉头就跑。她刚跑到门口,项天突然咳嗽几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我这是怎么了?”

    项天伸手一抹后脑,顿时疼的呲牙咧嘴。

    别看他表面满头雾水,内心却郁闷的要死,你说演戏就演戏吧,最后却来了这么一出,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你醒了?”

    柳云曦去而复返,一下子扑进项天怀里:“你不要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对你发脾气。呜呜,陆凝姐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原谅她?!?br />
    听见这话,项天登时眼前一亮,心中大喜。

    过程虽然比较悲剧,索性结局还不错。他趁机抱紧柳云曦,同时转头给陆凝使了个眼色。

    所谓关心则乱,而项天的确受伤,使得陆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此时发现项天安然无恙,她心思急转,自然知道貌似被项天骗了。

    瞥见项天那眼色,陆凝瞬间明白了他的心思,颇为不爽的翻了个白眼。接着,她拦腰抱紧项天,带着哭腔道:“项天,对不起?!?br />
    “这是我最后一次抱你,你以后和云曦妹妹好好过日子,不要来找我,更不要难过?!?br />
    “我走了,祝你们幸福?!?br />
    呢喃几句,陆凝松开项天,朝外走去。

    “陆凝姐,不要走?!?br />
    “咱们说好的同进退,你如果走,我也走?!?br />
    柳云曦见状,急忙挣开项天的怀抱,快步追了上去。

    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项天自己,他张着胳膊,眼皮乱跳,愣在原地。尼玛,怎么个情况?我不是这个意思??!

    回过神来,项天一脸哭笑不得。以他如今的实力,后脑的伤势完全不是事,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伤口已经结痂,肿胀消了下去。

    隔壁房间。

    陆凝忙着收拾行李,柳云曦站在对面,两只手紧紧搅在一起,欲言又止。

    眼瞅着陆凝已经整理好,她咬了咬牙,上前拉住陆凝的胳膊:“陆凝姐,要不,咱们还是一起走吧!”

    陆凝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你舍得?”

    “哪有什么不舍得,他脸皮那么厚,肯定会跟着……”说到最后,柳云曦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

    “唉,我需要好好想想?!甭侥嘈Φ溃骸霸勖堑穆眯谢姑煌?,要不继续?”

    柳云曦毫不犹豫,直接点头:“好,咱们这就走?!?br />
    两女整理行李,打算撇下项天继续旅行。

    项天不是白痴,如今已经现身,当然不可能半途而废。反正他没什么行李,发现两女拖着行李出门,他心中一动,随即跟了上去。

    柳云曦两女在前面喜笑颜颜,低声聊天,项天则跟在身后三米,漫无目的,满脸苦笑,说跟班不是跟班,说保镖不是保镖,堪称不伦不类。

    一行三人,在极其诡异的气氛中,离开江源市,继续朝西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