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遭遇黑车
    西行之路漫漫,越过高山,度过沙海,在墨脱边缘横穿而过。

    几天旅行下来,柳云曦和陆凝越发轻松,而项天则越发悲剧。两女挎着背包,包里只有女士用品和矿泉水,堪称轻松惬意。

    项天跟在两女身后三米,背着一只巨大的旅行包,包里放着帐篷,指北针,手电筒,各种药品食物,总之,他现在已经成功进化成劳力。

    尽管如此,项天却已经心满意足。

    一来,经过这些天相处,两女已经不怎么无视他,偶尔还会询问他的意见,距离成功抱的美人归只有一步之遥。

    二则,一路上遇到不少驴友,他又从未来过西部,而且是和两名大美女,一旦放下心事,心情自然越来越好。

    “今明两天的车票都卖光了,怎么办?”

    从车站出来,陆凝和柳云曦凑在一起,低声讨论道。

    “要不咱们过两天再走?”柳云曦提议道。

    “恐怕不行!我的假期就要结束了,再耽误几天,我怕时间上来不及?!?br />
    陆凝说完看向项天,却发现项天坐在马路牙子上,嘴里叼着香烟,正在惬意的吞云吐雾,顿时把她气得不行。

    “那就换个地方!”柳云曦也有些无奈。

    “只好这样了。 ”

    陆凝点头。

    两女刚要再去车站,斜刺里走过来一名年轻人,那年轻人来到两女身前,压低声音道:“妹妹,去不去万宁?”

    “咦?”

    柳云曦顿住,急忙问:“你们去万宁?”

    “对?!?br />
    年轻人左右看了看,笑道:“你该知道,在车站发车需要交费用,我们属于私车,不过线路一样,而且价格比较便宜?!?br />
    “陆凝姐,去不去?”柳云曦转头问。

    “去!”

    陆凝毫不犹豫,应道。

    “跟我来。一车还差三个人,人到齐了立刻发车?!蹦昵崛宋叛源笙?,带着两女离开。路过项天身边的时候,项天丢掉烟头站起来,问道:“你们去万宁?”

    年轻人上下打量项天一番,惊喜的道:“对,你要去?”

    “当然?!?br />
    “跟我来吧!”

    年轻人头前带路,柳云曦两女瞥了眼项天,装作没看见。

    步行大概十多分钟,项天三人跟随年轻人走进一栋院落,院子里停着一辆面包车。车前已经等了四人,一对年轻情侣,一名背包的年轻驴友,还有一个年轻男子。

    显然,他们和项天三人的情况一样,因为车票已经卖光,只能乘坐私车前往目的地。

    “都上车,咱们这就走?!?br />
    来到车前,年轻人招呼一声,一行八人迅速上车。

    一路上,众人或闭目假寐,或欣赏着窗外风景,几乎无人说话。

    半小时后,车子驶出市区,来到国道旁边。

    项天从窗外收目光,打量着身边那个驴友打扮的年轻人,好奇的问:“你是学生?”

    “嗯。我今年大四,已经到了实习阶段。现在再不来,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蹦昵崛嗣飨孕灾屎芨?,他掏出手机,调出相册:“这都是我沿路拍摄的,和城市相比,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br />
    项天接过手机浏览一番,慢悠悠的说:“天堂倒不至于,单纯旅行的话,这边的确不错,至于居住,我还是更喜欢城市?!?br />
    “我不同意?!蹦昵崛艘⊥贩床担骸岸际形廴灸敲囱现?,而且人心不古,坑蒙拐骗样样都有,哪有这边民风淳朴?!?br />
    “是吗?希望吧!”项天不置可否的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面包车突然停在路边。接着,司机招呼大家下车,项天见状一愣,朝年轻人问道:“怎么在这里下车?”

    “你应该不经常出门吧?他们其实不前往万宁,而是在半路截车,让其他车拉咱们过去。说白了,他们就是挣个介绍费?!蹦昵崧坑汛?。

    “原来如此?!?br />
    项天点点头,紧跟着几人下车。

    等不多久,一辆客车远远驶过来,在面包车前停下,司机上车说了几句,随后招呼大家上车。

    “每人两百八?!彼净驹诳统得徘?,不容置疑的说道。

    “什么?不是说二百吗?”听见这话,队伍中立刻有人叫道。

    “少废话,想上车就两百八,不想上车就自己走人?!焙椭暗娜惹橄啾?,那司机早已态度大变,他凶狠的瞪着众人,满脸的不耐烦。

    “算了算了,两百八就两百八吧!”

    那对年轻夫妻首先屈服,每人多交了八十,登车而去。

    项天,柳云曦和陆凝三人走在最后,前方很快轮到那名驴友,只见他掏出钱包,来来数了几遍,一脸害怕的道:“大哥,我只有三百,路上还要吃饭,肯定不够。能不能通融一些?”

    面包车司机盯着他,目中闪过一道精光。

    接着,他一把夺过三百,嘴里嘟囔道:“遇到你这种人真是倒霉,穷人一个,去什么万宁??!算了,给你算两百五?!?br />
    “谢谢,谢谢大哥?!蹦昵崧坑盐叛源笙?,连连道谢。

    司机从兜里取出五张十元零钱,手腕一抖,零钱落地,年轻驴友见状,急忙弯腰捡钱。与此同时,就听那司机骂骂咧咧的道:“妈的,不行,老子越想越憋屈,这笔买卖不做了?!?br />
    待那驴友捡起钱,司机突然将三百块钱还给对方,反手夺过五十零钱,厌恶的道:“一边去,老子不做你的生意?!?br />
    “???大哥,求求你,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把我留在这儿,我怎么办???”年轻人明显有些慌乱,尽管是男生,他却双目泛红,眼看就要哭出来。

    “自己想办法?!?br />
    司机凶狠的瞪他一眼,又转向项天,柳云曦三人:“一人二百八?!?br />
    项天看看年轻驴友,又瞧瞧司机,嘴角缓缓浮现出一抹笑容:“刚才不是说好两百吗?”

    “我说多少就多少?!彼净柯缎坠?。

    项天摊摊手:“其实吧,你们突然涨价,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坐黑车就要有坐黑车的觉悟,临时涨价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你刚才那般做法,对象又是个学生,未免有些过了?!?br />
    听见这话,那司机登时变了脸色,“小子,你说什么?想走就交钱,不想走就滚蛋?!被耙袈湎?,同车最后那个年轻人突然站到司机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项天。

    显然,这两人乃是同伙。

    “陆警官,遇到这种事,你说咱们该不该管?”项天无视了两人,慢悠悠的朝陆凝问道。

    “哼!”

    陆凝踏前一步,满目寒霜:“使用假币,诈骗乘客,罪加一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