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六)闭门羹
    tue nov 13 19:44:46 cst 2012

    “长毛啊,长毛,受什么刺激了?长毛变成短毛了?你那只荣耀的白金耳环呢?变化真是大的惊人哪!”第一次看到长毛不扎马尾着实让我有点不习惯,长毛现在如此的改变让我疑惑不解!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相识这么多年头一回仔细地观察长毛:一米八的高大身材,标准的健将体格,有型的脸,以前被遮盖的剑眉挺立开来,让那双有神的眼睛更具魅力,高挺的鼻梁,配着那张方正的唇,真是一位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的帅哥,难怪这么快就找到心仪的女孩,他的改变莫非是源于岛主?惊讶地打量着长毛。

    “你别取笑我了,以前是年少轻狂不懂事,现在找到心仪的女孩自然会有些许变化”他难为情地说。

    “还只是些许变化,你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快快把你那位改良大师召来,让俺也摩拜摩拜!”我夸张地说。长毛的转型让我对孤家岛的消失更加疑惑。

    “兄弟,大老远把你邀来,真不好意思啊,我女朋友最近不方便出来见你?!背っ馐?。

    “你不会是怕我挖墙脚吧?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还是??”我用手故意指着他的后背。

    “哪有这么严重,我知道要是你真看上了也不会和我抢的,我相信你的为人,她真的出不来见你,你别戳我好不好真的受不了了”他一边说一边躲闪着。虽然我的表情比刚才缓和了,但内心滴血的疼只有自己知道,只能故作姿态强颜欢笑地和长毛海聊。

    “丑媳妇终是要见公婆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公婆,哈哈快打电话,我就是想见见弟媳妇,用什么招术将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不会心里有鬼吧?为什么就不给我见见?”我不依不饶的说,其实我只想证明你的女朋友是不是岛主。

    “好好不为难你,那你给我讲讲这长毛变短毛是怎么回事?行不?”看得出他不是那样小器的人,我话峰一转。

    “你真要听啊,听了你可别笑??!”他挠了挠头说。

    “说吧说吧,我现在这样的心情能笑得出来说明你这改良还算有价值!”我激蒋着长毛,只想从他的转变中能否打探到一丝丝关于岛主的消息。

    “我女朋友叫秋叶……”长毛还没说完。

    我抢着说“真是好名字,秋天生的?还是姓秋?”

    “你是咋回事???你先听我讲完不行吗?真是的,听好了,姓秋秋天的秋,叶子的叶,生在秋天”长毛严肃起来。

    “好名字好名字”我点着头。

    “她长得太可爱像一片绿叶,所以叫秋叶了,更有意思的是他老爸叫秋爽,他弟弟叫秋根”长毛还没说。

    “哈哈哈太有趣的名字,相信一定是一家有趣的人家,你真是好福气??!”抬着的茶水都撒了。

    “我还没说完呢,精彩还在后面呢,我第一次去秋叶家被那刀子嘴的岳母大人何美兰给弹出八丈远”长毛精彩的演说着。

    “你是不是穿得太二了?还是”我又抢着问。

    “你再插嘴精彩片段马上走开”他下令地说。

    我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听说。

    “说到哪了?”

    “说到你仗母娘何兰”

    “何你个大头鬼,是何美兰,那天我穿着一套刚买的西部牛仔服,穿着野战兵的高帮鞋,扎着马尾,戴着那只耳环,出门前还照了照镜子挺神气,高高兴兴地大包小礼七八件地拎着前往秋叶家,我想秋叶都能接受我,她父母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秋叶我俩说笑的才到家门口,门都还没开,丈母娘拿着拖把跳出门外,手插腰,堵在了门口,一看这架式来者不善。生怕瞪着大眼的丈母娘听见,小说声地问秋叶‘你没和你爸妈说我今天要来拜访吗?’‘说了啊,他们都挺高兴的’‘那是哪出了问题啊,我心里正打鼓进退两难??!’”

    看着长毛那表情:心里闷笑道,你穿得那种二哪家父母接受得了??!

    长毛演讲得口有点干了,喝了一口茶又继续他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出戏。

    “秋叶上去和她母亲才说了一句话,何美兰顿时火气上身,右手拎着拖把,左手擒着秋叶,头上仿佛烧着三柱香冒着狼烟,机关枪似的言语向我横扫过来,我管你是长矛还是短刀看你男不男女不女戴着耳环扎着头发好好的衣服裤子全是洞没工作没户口老外省四处漂没车没房街上的小混混都比你强还想找我女儿门都没有……不打任何标点一口气骂了这串话,拖把门边一站,擒起秋叶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长毛学着丈母娘的腔调和动作讲述着。

    “我被从头骂到尾??!连一个逗号都没说,更别说叫一声感应丈母娘的机会,吃了秋家的闭门羹”长毛苦笑道。

    “你仗母娘何兰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不打标点说出一大串”看长毛演讲告一段落,我追问着。

    “再说一遍是何美兰不是何兰,据说是家喻户晓的居委会主任”他再解释道。

    “怪不得,那么厉害,那你什么时候进了秋叶家门的?”

    “门你个头呢,别说进门,就是我想念的秋叶都见不着,还进门呢?自从吃了闭门羹后,我好好反思了一下把头发理了,耳环拿了,衣服也不也随便穿了,这不你来了,想让你陪我去壮壮胆”长毛难过地说。

    听了长毛这一番话,我心里亮堂多了,乐的是那个秋叶应该不是岛主,忧的是要怎样让何美兰接受长毛呢?

    突然长毛的机手响了:“长毛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妈妈同意你来我家了!”

    看长毛那表情一定是秋叶的电话还是好消息,乐得合不拢嘴,拉起我提起那些礼包往秋叶家赶。

    长毛气喘息息地来到秋家大门前:“兄弟看看我哪里不合适?”

    “哪都合适就是你那心跳声小点,不要吓着美兰同志”我故意戏弄他。

    长毛一本正经地敲了门,那敲门声只有他自己听得见,我真想敲他两脑门:“敲大点,这门又不是豆腐做的”。

    我拉起他的手就用力地敲了一下二下三下有人来开门了。第一次发现长毛如此紧张,看来是秋家大美女太有魅力了。长毛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又被我拉了回来,可怜巴巴地问:“兄弟,啊万一是丈母娘咋办?”

    “能咋办,叫呗”

    门咯的一声开了,你们猜谁来开门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