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八)草根盛宴
    thu nov 15 13:16:06 cst 2012

    走出秋家一下子轻松多了,看得出长毛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

    心里嘀咕着:她俩一天耳语什么?她们的亲密勾起了我对岛主奢望……

    “兄弟,还好把长毛剪了,不然,今天要怎么死都不知道”长毛庆幸地说。

    “这话怎讲?”我疑惑地问。

    “秋叶,她想来个先斩后奏太悬了,这几天她妈妈请公休天天陪着她上下班,生怕我把她的乖女儿拐了似的?!背っ【厮底?。

    “看来你这心仪的女孩一点不笨呐,知道这时她父母都不在,反正门都进了不可能下逐客令?”我分析着。

    “秋叶说他父母以为我们是他弟弟的朋友呢”长毛再一次的庆幸。

    “那你到底怎样才能正二八经地去见你岳父岳母大人呢?”我托着腮问。

    “秋叶说,今晚就会有好消息,叫我准备准备”长毛略有激动。

    终于到了晚饭时间了,长毛一点动静也没有,在翻箱倒柜地忙活着,我开着嗓门喊:“长毛你有爱情做美餐,可以不吃不喝,我可没你那福气”。

    “接着,当地特产”嗖地飞过来一块大面包。

    长毛把我拉坐在电视机前,我故意生气地、使劲地啃着那块当地特产的面包。

    “你少吃点,今晚有夜宵呢!”长毛挑了一下眉。

    “快快看小城专访”长毛一手夺过面包。

    “长毛,那不是你吗?”我含着那口来不及吞下的面包说。

    “你够可以??!”我羡慕地说。

    银屏上闪烁着他的杰作和成功,最后还对着银屏激动地向秋叶表白……

    瞬间,长毛成了这个小城的风云人物,也就是这一专访成了长毛敲开秋家大门最好的一块砖。

    今天刚好是端午节,这个宁静的小城沸腾着,长毛背上了他兄弟一样的大背包,打理得精精神神邀我前往秋家。

    来到秋家,长毛一点也不胆怯了,欢快地敲着门,轻松得像回自己家,门很快地开了,以为会是秋叶来开门。

    可是眼前这人怎么肿得像猪头似的,这到底是谁???差点把我吓晕过去。

    “您好,请问秋叶在家吗?”长毛礼貌地问。

    “噢,进来坐吧,我姐她们出去了,一会就回来”那肿着脸的人回答到。

    落坐后第一次被接待了。

    “您就是秋根吧?”长毛小心地问道。

    “是啊,您怎么知道的?”秋根奇怪地问。

    “您姐经常提起您呢,您怎么了?”长毛看着秋根肿胀的脸。

    “噢昨天被马蜂给蜇了,今天还算好多了,刚蜇到时我肿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呢!……”秋根讲述被蜇一事。

    心里暗笑原来是被马蜂蜇了,我以为天生就是这副猪脸,尤其是那双招风耳肿得像两个汽球一样立着??蠢凑庹媸且桓鲇腥さ募彝?。

    “爸、妈这就是长毛”秋叶幸福地拉着已经没有长毛的长毛介绍着。

    “今天这个长毛怎么变短刀了这个不是昨天来看你弟弟的朋友?”何美兰打量着长毛不解地问。秋伯伯拉了拉她的手说:“您这坏习惯就是改不了?!?br />
    “先坐下,边喝茶边聊”秋爽让我们大家都坐下。

    秋叶拿过长毛的大背包拿出他所有的证件和杰作,何美兰相信这长毛不是人贩子,赞赞地笑了!长毛终于被秋家接受了。

    长毛和我这两个老外省,头一次跟着地道的小城市民逛这端午节的街。

    “哇,这是什么街???全是根根草草的?” 我惊讶地问,看到整条街,不是不是是整条交通要道全摆着地摊。

    “我们这里过端午节家家户户都要买这些药根回家吃,这是天冬、红参、鸡翅根、牛膀子根、金刚吊葫芦……”何美兰一一介绍着。

    心想:这么多草根挖出来要盘出多少个地洞???太神奇了!

    看着2公里长的一条公路,路的两边穿着各式服饰的小商贩,用塑料布铺在地上摆上这些我从来没听说过的草根,除了药根就是一捆一捆的绿叶,其他的商品几乎都没有,热腾腾的草根市场,连公交车都无法通行,不得不绕道而行,可想这个节日多有意思,如果我也能和岛主在这个城市生活该有多好!

    回到秋叶家,我们分工合作,秋爸爸杀鸡,伙妈妈做饭外加草根顾问,长毛、秋叶和我洗草根,只有秋根一个人在他屋里。

    有人敲门,秋叶使了一个眼色给长毛去开门。接过蛋糕兴奋地问:“秋叶,今天谁过生日啊”。长毛今天的嗓音吃了亮嗓一样清脆。

    “今天是秋根的生日啊,生秋根那天爸爸带着我像今天一样逛草根市场回来弟弟就出世了,又是秋家的根又是草根节所以就叫秋根了”秋叶高兴地说着。

    听到她父母也说笑着,房间里传来秋根偷偷乐的声音。

    包粽子了,看着秋妈妈秋爸爸,一个包一个剪,觉得太简单了,把叶子卷成一个小锥杯,放上米扎上线不就行了,我和长毛开始了实战,反手别脚地舞弄着那片叶子,好不容易包出个形状来,还没来得及给她定形就崩溃了,原来看似简单做起来还真复杂??!惹得大家哈哈大知,结果忙坏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终于包扎出两个奇形怪状粽子。

    此刻心里多么希望长毛是陪着我来岛主家过节的,我们也这样一起开心逛草根市场,围坐在一起洗草根、包粽子,岛主此时也一定在和她的家人在忙活着这个节日,只是他不知道我也和她同在一个城市过端午节……

    开饭了,满桌全是草根,黑糊糊的一片,就连鸡肉都面目全非,只有那草根汤还闪着淡紫色的油光,我傻了眼,难道这就是秋家的鸿门宴?

    长毛和我抬着一碗白饭,捏着筷子不知要从哪下手,你看看我看看你。

    “放心吃吧,我们都吃了半辈子都没事,吃了这些换肠肚……”何美兰看出了我们的窘态。

    听到“换肠肚”突然胃里翻江倒海,难不成吃了会上吐下泻?简直不敢往下想,强忍着扒了一口白饭镇压一下翻滚的胃。

    “小伙子,吃得,没事的”秋爽安抚着,挟了一个红红的果放进嘴里嚼。

    长毛和我小心翼翼地瞄准秋爸吃的那种东东下筷,嚼了嚼,味道微苦,但感觉特好。

    激动地问:“秋伯这是什么根???味道挺好的”

    “小红参”还是何美兰眼疾手快抢答了。

    吃了第一口开味根,我们也放大了胆子甩开膀子地吃起牛膀子根、鸡翅根……只要上桌的根我们统统将其吃下,从小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多草根,今天一股脑儿吃了上百种草根,真是一桌难忘的草根盛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