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十一)心爱的玉坠
    wed nov 21 10:20:36 cst 2012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自从当上本地孤家岛掌门后,生活总算有了一个盼头,心里期盼着心爱的人能在新的孤家岛邂逅我这位掌门,携手今生。

    我把孤家岛经营得像模像样,从开业以来生意一直不错,但我心里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人海茫茫,店里来过不计其数的人,对这块玉产生了无数的好奇,但没有谁能买走这块玉,只能欣赏欣赏而已,因为她 根本没有标价,看上去只是主人家的爱物罢了,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我的镇店之宝、我的未来、我的最爱,每天去店里收账,进店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销售额,而是关心玉坠的情况,店员也习惯了我这独特的管理模式。

    店门口摆放着几盆和原来孤家岛门前一样的花,那花儿有个好听的芳名叫—仙来草,这些花我从不让店员帮打理,都是我亲自照顾,在我精心养护下,这些花儿终于开放了,开得那样灿烂无比,看着这些绽放着笑容的花儿我期待着心爱的人早点出现。

    突然有一天心爱的玉坠被店员给卖了。

    才听到玉坠被卖的消息,我心里在滴血,一股无名之火直烧脑门,连那平稳的呼吸都发怒了,不知是该恨买走玉坠的人,还是站在我面前自以为做了一笔大买卖的女店员:“有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到店里逛了逛了,一句话也没说,然后站在水晶盒前发呆,当时我还以为那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她终于开口了‘这玉坠怎么卖?’,我知道这玉坠是非卖品,但看她没钱买不起的样子就随口开了个1999元的价,谁知道她二话没说往她朴素的钱夹里和厚厚的书里,四处翻找,数了1990元,还差9元,她说明早送来,我想才差9元钱就卖给她了,真是一个大傻,这样一个小坠子真值那么多钱?也出高价买,还装有钱不还价,老板您说是不是?”

    “你进店第一天起我没告诉过你这块玉坠是非卖品吗?出再高的价也不能卖……从今天起你不用来这里上班了”听着她数落着买玉的人,我暴跳如雷地怒吼着,不知那股鬼火从哪里窜出来的,如果她不是女的我早就拳如雨下把她狠狠揍一顿。

    “你是不是有毛病,那玉坠值多少钱???干嘛卖了好价你还生气”她边收拾东西边骂。

    “你给我滚,立刻马上消失在我面前,最好永远别让我见到你……”我把抬起的五指扇变成横指的手式,狠狠骂了一顿后把女工辞了。

    女工在我的愤怒声中消失了,我平生第一次用右手食指无礼地指着一个女性发火,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心爱的玉坠不知道被什么人买走了?是她吗?还是别人?如果真是她我心里还有一丝安慰,如果是别人我无法原谅自己。心里再一次被掏空,连最后一线希望都破灭了,我上哪去找岛主?上哪去找她心爱的玉坠???

    虔心祈求玉逢有缘人!

    在那极度消沉的夜晚,又梦到一位女孩拿到玉坠高兴的样子,没发现迎面驶来的摩托车……

    被这个可怕的梦吓出一身冷汗来,我好怕这梦是真的,起床开车赶到店里,现在已是夜里四点多??醋趴湛盏乃Ш蟹⒋?,抽烟等天亮,满地都是烟缔,满地都是我撕裂的心,痛苦的夜晚过得总是这样漫长,漫长得感觉处在无比黑暗的世界里,那种黑暗让人感觉透心凉的害怕。

    总算熬到天亮了,卷帘门外有人在敲门,这么早有谁会来,我第一个念头想到的是她,她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所以一定是她,我顾不上想那多么,一把扔下半截烟小跑过去打开门,门开了,心里灰常失望,眼前的人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岛主,而是一位陌生的高如大虾的男士,清瘦的脸庞,看上去很无力的样子,黑黑的眼睫毛下有一双桂圆子般大小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看上去比较斯文的小青年。

    我礼貌地问:“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还是需要什么礼物?”

    只听他解释到:“对不起,老板,我是受一位病友之托,前来还她欠本店的九元钱,她真是一个老实人,在病得昏迷时还能记起还钱的事,我被她的善良感动,所以特意来帮她还钱的?!?br />
    “谢谢您,请问她人呢?”我边穿衣服边问。

    “她就在您这里买东西出去时发生了车祸,正在医院”

    我飞快地开车赶到小青年说的那家“友情医院”,当我正在慌忙中寻找她住的病房,刚好与一位医生撞了一个满怀。

    “你这人怎么这样冒冒失失的,这是医院闯倒病人怎么办?”那医生严厉地批评我。

    “对不起,我找人,她昨天下午车祸住到您们医院里?!蔽乙槐叩狼敢槐呓馐?。

    “噢!是不是一个外地女孩,名字叫……”医生看着我。

    “对对对,就是这个女孩”我高兴地点头回答着。才听到外地的,我连人都没见着就确认了。

    她很无奈的说:“昨天是我帮她做的手术,伤得很严重,在做手术时发现她手里紧紧攥着这块玉坠,因失血过多,她一直处在昏迷,她急需输血,医院备用的血刚用完,就在这个时候有位男士赶来给她输了血,因她没钱继续支付住院费,病情已脱离危险,所以被那位男士接走了?!?br />
    心想:什么样的男人为她输血?是老公还是朋友?为什么连她的医药费都没有能力支付?

    “医生这玉坠是我的”我指指她手中的玉坠。

    “你的,你是她什么人?玉坠是病人的我有权交还病人”医生很严肃地说。

    “医生的确是我的,我是她男朋友,这是我送她的信物,您看看上面还写着‘馨玉’两个字呢”我比手划脚指着玉坠说。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左手拿着玉坠微微抬到光线比较好的地方仔细地翻看着。这医生很讲原则,偏要我写收据,为了拿回她用生命换来的玉坠,我只能冒充病人的男友,并且在收据上签了我的大名。

    刚签完名,心头的大石头滚落了,心里一下子舒服多了,心里乐得情不自禁地吹起小调来,正准备随手去取心爱的玉坠,结果发现玉坠不见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