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十八)人鬼缘
    mon nov 17 12:44:45 cst 2014

    看见一间屋子里亮着灯,从屋里飘出一股特别的香味,香得诱人,是谁在制造美味?很想尝一尝!

    轻轻推开那扇木门,只见屋里挂满了黄色的大南瓜灯,地上也躺睡着几个,四周有木台和木制桌椅,古朴而美丽,木台上的花瓶里插着淡雅的鲜花,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各式的蜡台上点燃着高矮不一的蜡烛,照得满屋暖暖的,非常温馨,屋子的正前方摆着一个别致的炉台,炉台上支着一个蓝翠色的陶瓷锅,以其说是锅还不如说是盘,因为那个锅很大的广口,高度只有叠起的二只盘子那么高,下面有四个卷脚支撑着,看不见火苗,但能看见汤的热气,锅的左边摆放着各式的瓶子和香料。锅的右边蹲着一只竖着双耳的黑猫,眼睛放射着绿光死死盯着锅里的汤,像汤的守护神似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鹅黄的柔光下,炉台前面站着一位戴着女巫黑帽,帽尖是扭曲的黑发束成的,弯弯扭扭的歪朝左边,帽子中间围着黑丝银花和枝叶,黑帽檐下面压着披散着的金色卷发,头发的边沿透着柔光闪闪发亮美极了,没有化任何鬼怪的妆,小脸儿翘鼻子小嘴巴,眉清目秀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下有一种温柔祈祷的表情,像一个漂亮的洋娃娃,金色的卷发下露出卡其色的蕾丝花边的领边,紧接领边下面正中间有一颗好大的水滴白水晶钮扣和两颗大小一样的水滴白水晶钮扣钉成小字形,水晶钮扣下面那层是白色的蕾丝花边,看这上半身的款式是公主裙,披着黑色的披风,在胸前打着黑色的蝴蝶结,戴着黑色安伦手套,手套上绣着黑丝银色花藤叶,看上去很华丽,左手提着一根垂吊的银链不停地摆动着(银链中间系着一颗饱满的泰银制成的桃心,桃心中间镂空成菱形图案),右手握着一把大约长45厘米左右的黑长柄汤勺,勺柄上挂着一颗用黑铁丝折成的空心桃心,心形中间挂着一个海轮,那个海轮不停地摇晃着,桃心两端各有一只蝙蝠,黑桃心也不停的晃动着,女巫聚精会神地,甜美地弄着那锅不知名的汤。

    我看得出神,一不小心弄倒了烛台,急忙伸手去扶,心想:坏了,一定惊动了女巫,她会不会露出獠牙般的面目?抬起黑柄汤勺命令那只黑猫飞过来撕咬我?还是用会飞的扫把将我抓???还是……

    想象中的一切都未发生,仍然很静很静,就连那只黑猫也没听见似的仍然保持刚才的姿态。

    我像做贼似地,猫腰着身子,轻手轻脚地移向炉台,像鹰一样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其实此时哪有鹰的雄姿,和黑猫躲猫猫还差不多,如有什么情况我会迅速蹲下,“咦”猫腰了几步,一切安好,继续向炉台靠近,来到炉台前长约一米五左右宽四十厘米左右的木凳前,微微直起身,一边还要歪着脑袋斜着眼看着炉台上的动静,抬起右脚还用右手帮忙像抱一只受伤的腿一样跨进长凳里方,轻轻放下,然后又双手抱着左腿提了进来,小心翼翼,安稳地坐下,那个狂奔的心才稍稍舒缓过来。

    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女巫,女巫果然是一位非凡的美女,没有施一点胭粉,就有如此美丽的面容,在柔光下像一幅动人的油画栩栩如生,如果她没装扮成女巫样我还真舍不得称她女巫呢,就称她美女女巫吧!她仍然没有睁开双睛,还是专注地搅着汤,那汤汁变换着颜色好神奇,香得溢出了锅边,但又看不见粘在锅边,简直就像童话里的魔法汤,难怪这样香?不知她在里面施了什么咒,想让这魔法汤达成怎样的心愿?

    美女女巫那表情是一种境界,一种不是一眼能看到的境界,而是只有她内心世界才能抵达的美好境界!我好奇地看着她右手上提的银链在锅的上方来回摆动,我心里念念有词,魔法汤啊魔法汤快到嘴里来,越这样念,魔法汤越来越香,感觉自己已经喝到一样香甜醉人,汤的香气流淌到心里的每一个位置,内心世界一下子非常的平静,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没有一丝杂念,没有一丝痛苦,没有一丝疲惫,从未有过的轻松,渐渐地我也闭上了双眼……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间阁楼上,躺在一张木制的雕刻大床上,粉蓝色的被褥轻巧得像没盖一样但又非常的暖和,枕头也软得将我的整个脑袋陷了下去,舒服得我都不想起来,将双手枕在后脑上,看看周围布置得清秀美丽温馨而舒适的房间,像公主住的一样,突然看见木板墙上挂着一个白色的椭圆形相框,相框的周围用蓝色的玫瑰花装点着,里面有一位漂亮的公主,我下床走近照片一看,那公主披着一头金色的卷发,穿着华丽的公主裙,那三颗水滴水晶钮扣,感觉在哪里见过,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越想越头疼,我到底是在哪?

    “完了,紫玲呢?我得赶紧去找她”我感觉口有点渴,随手抬起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只银杯,看也没看里面是什么,抬起就喝,喝着好清甜,但又有一种心口撕裂的疼,突然想起紫玲来,放下杯子往楼下走去。

    “紫玲,紫玲你在哪?别玩了,快出来”我边走边喊。

    突然,楼下的一扇木门开了,出来一位身穿白骑士服,披着紫披风,戴着紫色银边的骑士面具(怎么和我的一模一样?)像王子一样走了出来,他双手还抱着一个,披着卷发的女人,我仿佛看见那女的头发上闪动着红色的发式,穿着黑裙,然后又看见红色的鞋跟,那不是紫玲吗?

    我急步冲了过去“紫玲,紫玲”。

    那男的绅士地向我微微笑,轻轻摇了下头嘴里吹着“嘘”表示安静,我着急地想:奇怪了紫玲怎么不睁开双眼?怎么听不见我叫她?她到底怎么了?那个男的到底是谁?那男的看出我的不安和猜疑,靠近我的耳边耳语到:“现在暂时不能叫醒她,再过……”

    我也搞不清什么状况只好点点看,跟着他们的身后,来到木屋的地下室,这里并不阴森,非常干净,还生着炉火,室内暖暖的,那男的将紫玲抱到一张和我刚才那屋里一样的床上,轻轻地将紫玲的鞋子脱下整齐地放在床边,轻轻盖上浅棕略带点淡紫颜色的被褥,这床品一看就是男士的床,我和那男的坐在火炉旁静静地听着钟摆的声音,那钟摆声听得让人纠心,那男的看看挂钟十一点半,钟声敲响了,“铛”一下,“铛”二下,“铛”三下,只见那男的端着一个水晶玻璃杯走向紫玲,将水放在床头柜上,扶起紫玲坐着,拿着水晶杯准备给紫玲喝什么,我以为那人有什么恶意,我冲过去夺过水晶杯:“你到底想对紫玲做什么?”那男的绅士地说:“我对紫玲并没有什么恶意,你放心好了,你赶紧给我杯子,再过一会紫玲可能真的就醒不过来了”,才听说紫玲会醒不过来,我只好半信半疑地将水晶杯递给了那个男,他给紫玲喝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然后又把紫玲放下让她继续躺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