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二十二)无声的痛
    fri nov 21 14:00:00 cst 2014

    走近阁楼,刚想推开那扇门,发现屋里有人,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借着门缝往里看,一个身着黑纱裙的,盘着贵妇头的女人,用珍珠将盘起的发髻围起,能用昂贵金色的大圆珍珠当发饰的想必是一位有钱的妇人,她坐在书桌前背对着门,好像手里捧着什么,这到底是谁?她在这里做什么?我竖起耳朵听着屋里的动静。

    “月儿,是妈妈没有?;ず媚?,今天是你爸爸和你们兄妹俩的生日,妈妈特意赶回来和你们一起过生日,想弥补一下自己的 一走了之,可是不曾想到,三年后的万圣节会成为晨家的死期,妈妈真的不应该抛下你们独自一人去过安全的日子,妈妈现在好后悔好后悔,月儿你能听见妈妈在说话吗?妈妈刚才去看过你了,还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草莓蛋糕,你爸爸爱吃的云南老婆饼,我去医院找过你哥哥了,但医生说你哥哥已经出院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爸爸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妈妈虽然在国外过得很舒适,但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你们,现在你们都走了,妈妈好孤单……”

    原来是晨月的妈妈,她在里面哭得好伤心,但我一个陌生人又能做什么呢?只好呆在门外,突然屋里没有了哭声,死一般静,我将眼睛都要挤掉似地贴在门缝里,只见晨月的妈妈喝了什么,上床躺下,盖上那床我盖过的被子,我推门冲了进去,我这突然闯入的动作,把晨月的妈妈吓得半死。半坐起身子左手抓着被子捂在胸口前,用右手食指(指甲上涂着金属色的指甲油)狠狠地指着我惊叫到:“你…你…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嘛?”

    “我…我…我”我,我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通顺的话。

    “阿姨…阿姨,我不是坏人,我是好人……”我有些慌张,说不是坏人就得了还要解释什么好人。

    “你…你…你不是坏人大半夜闯进我屋里干嘛?哪个坏人会说自己是好人的?”晨月的妈妈一边大声地吼着一边指着我。

    “阿姨,我真不是好人,啊、啊、啊,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是好人,天哪我真的不是坏人”我都快被自己绕疯了,一步一步往后退,我真是进退两难啊,走进又怕吓到她,退后吧感觉自己承认了自己是坏人。

    “站住”晨月的妈妈突然命令道。

    “阿姨”我立马站住。

    “好了,你不用怕,好好说你到底是谁”晨月的妈妈看出我不是坏人。真是反了,当初怕的是她,现在反过来叫我别怕,今天真是撞鬼了。

    “阿姨,您好,对不起刚才惊吓到您了,我刚才看您喝了什么就去躺下,我以为您想不通呢?想进来救您”我清了清了嗓子眼,终于顺溜多了。

    “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我也误会您了,我刚才吃的是安神素片”晨月的妈妈温和地解释道,然后接着问:“那您到这里来干嘛?”

    “阿姨,说来话长估计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我还是讲重点吧,我是晨星的朋友,晨星现在就在地下室里?!蔽艺娴囊幌伦咏馐筒磺宄依凑饫锔陕?,真要说清还真得不吃不喝说上三天。

    “快快快,我要去见我儿子”慌忙地跳下床,出门之前还对着梳装镜理了理那几丝稍有点不听话的头发。真是注重仪容仪表的妇人,我跟在后面,也回转头对镜子来个帅气的理发动作。

    那妇人真是见子心切,可怜天下父母心,“喀噔喀噔喀噔”像一匹香港马场上的黑马一号,直奔地下室,我都喘了几口气,她老人家可能一口气也没喘。

    小青有事先回去了,就紫玲一个人在那里陪着晨星,晨星的妈妈直冲冲地冲到晨星的床前,几乎都没发现紫玲那个大活人似的。

    “星儿,妈妈回来晚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好不好?妈妈错了,妈妈对不起你们,快睁开眼看看妈妈?”晨星的妈妈几近疯狂地叫喊着晨星,可是晨星哪里听得到???

    “阿姨,您别太伤心难过了,晨星哥哥只是暂时睡着了,过几天就会醒的”紫玲心疼地安慰着晨星的妈妈。

    哪有这么简单啊,他的醒简直是个未知数。

    “姑娘,你是?”晨星的妈妈回过神来盯着紫玲问。

    “阿姨,您好,我是晨星的好朋友,今天是他的生日我过来陪他的”紫玲温顺地回答着。

    “真谢谢您,如何称呼?”晨星的妈妈看着紫玲的眼睛。

    “阿姨,我叫紫玲”

    “学什么专业的?”

    “护理专业”

    “在哪工作?有男朋友了吗”晨星的妈妈不停地追问着。

    “在一家店里打工,还没交男朋友”紫玲有点害羞自己没交男朋友,小声地回答着。

    晨星的妈妈哪里知道,其实躺在她面前的儿子就是紫玲今生认定的男朋友。

    “紫玲小姐,您好,要不这样吧,您今晚回去和您家里人好好商量商量,随我一起出国,我供您上学继续深造,每月开您双倍的工资,只要您能好好照顾我儿子,只要我儿子好了以后,您留去自由,怎么样?”晨星妈妈说出这通话我都感到惊讶,惊讶的不是供她上学开她工资,而是最后那句‘留去自由’这明摆的只是把紫玲当个护工,真是情何以堪?

    “那我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紫玲忍住眼眶中的泪水。紫玲此刻的心情只有我能理解。

    “时候不早了,你们一起来的吧,那早点回去吧,别让家里人当心,这里有我呢”晨星的妈妈客气地说。这是在下逐客令呢,她知不知道这些日日夜夜是谁守护你儿子的?

    我很想上前告诉那女人真相,但紫玲拉住了我。

    “阿姨,您辛苦了,我们先回去了”紫玲礼貌地告辞了那女人。

    我真的只能叫她那女人了,无故地伤害了一位善良的女孩。

    才从木屋出来,紫玲咬着嘴唇,忍着哭声,我一把拉过她心疼地搂在怀里:“紫玲,想哭就哭大声地哭出来吧……”

    紫玲第一次扑到我怀里失声痛哭,不知紫玲有多伤心,泪水都湿透了我的衣服直流到胸口:“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